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二零二章 撞上了高手
    兩人面面相覷,自然不會輕易相信,因為見到過有人,而且入內看過,打掃的干干凈凈,明顯是有人住過的。

    當即按老頭說的,兩人又找到山腳附近的人家打聽了一下。

    結果真如老頭所言,那還真是一處廢棄的宅子,曾經的主人他們來此后還聽說過,曹路平,之前不闕城臺面下的老大,就死在不闕城前面發生的兇殺案中,連同手下幾十號人全部被殺的悄無聲息,聽說外面的路上還有城衛被殺。

    曹路平為何被殺,勾結周氏、潘氏和秦氏作對的下場,他們來此多少也聽說過,也因此,潘凌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似乎也不意外。

    宅院里的人已經不見了,沒辦法,兩人繼續奔已知的線索而去。

    兩人又來到街頭,找到了那家鋪子,一起走了進去。

    掌柜的熱情招呼,“二位貴客,要買點什么東西?”

    閻浮負手道“聽朋友介紹,說你這里的東西不錯,特來看看。”之后又補了句,“我朋友是你這里的熟客。”

    掌柜的愣了下,問“不知尊駕的朋友是?”

    閻浮笑道“掌柜的還真健忘,這么快就忘記了?我一個時辰前還陪他來過,我在外面沒進來而已,他瘦小個頭,你跟他有說有笑的,還領了他去里面呆了好一陣呢。”

    掌柜的連忙哦哦幾聲,“原來是徐掌柜的朋友啊,失敬失敬。”

    徐掌柜?閻浮默了默,又繼續道“我剛剛等的不耐煩,就先走了,現在溜達了回來,怎么,他也走了嗎?”

    掌柜的“走了,已經走了好一陣,不過他要貨的量比較大,我這里貨一時間沒備齊,跟他約好了下午申時再過來拿。”

    閻浮與項德成碰了個眼色,又道“把他的貨給我吧,我買了!”

    掌柜的啊了聲,“這,這怎么行?”

    閻浮露出詭笑道“不瞞掌柜的,我說是他的朋友,實際上是生意上的競爭對手,他的貨我先要了,我給雙倍的價錢!”

    “這個…”掌柜的有些猶豫。

    閻浮“怎么,難道是除了你這里沒地買的東西嗎?我就不信離了你,我花錢買不到。”

    掌柜的往外瞅了瞅,放低了聲,“朋友既然誠心要,我也沒什么好說的,只是這事,還望不要讓徐掌柜知道。”

    一旁的項德成聞言面露微笑,看向閻浮的目光中還是有敬佩的,覺得這一手高明,不但打聽到了消息,還能讓這位掌柜幫著隱瞞來打探過消息。

    閻浮“這是自然,我也不會讓他知道。”

    掌柜的“貨還沒齊,你再等半個時辰再來,貨肯定就能齊,一定讓你趕在徐掌柜之前拿到貨。不過定金嘛…”

    閻浮懂,直接問要多少定金,二話不說先交了五千珠的定金。

    趁這機會也多打聽了一下,一問才知,這位掌柜的也是昨天才剛認識那位徐掌柜,雙方并不熟悉。

    待兩位客人一走,掌柜的笑了,拿出電話撥了出去,讓人多備貨,他不但要把貨賣給閻浮,徐掌柜那邊的貨也不會失信用,準時照給不誤。

    說白了,他要兩邊通吃!

    其實貨不貨的,閻浮壓根不在乎,他要的是消息,要的是那位掌柜的幫忙隱瞞他來打聽過。

    等到約好的時間到了,還遲遲不見閻浮來取貨,那位掌柜的才拿手機聯系閻浮留下的號碼,結果撥打幾次都打錯了,還被接通方給罵了通,鬧了他一個莫名其妙,以為是不是記錯了號碼。

    直到申時,那位徐掌柜倒是如期出現了,拿了貨就走人,掌柜的想打聽一下閻浮,然而終究是沒好說出口,強笑著送了徐掌柜出門。

    躲在暗中觀察的閻浮和項德成確認目標后,立刻第一時間跟上了。

    走出熱鬧地,又進偏僻山林地帶,行至山中深處,徐掌柜突然停步轉身,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

    緊急藏身的閻浮和項德成面面相覷,發現對方警惕性好高,兩人已經小心再小心,難道被察覺到了不成?

    徐掌柜冷笑“還想藏到什么時候?”

    雙袖一翻,閻浮和項德成立刻警惕四周,只見四周草木搖擺,片片樹葉脫離了樹枝,如片片刀刃般浮空對準了他們。

    這是真正被發現了,沒了再藏的必要,二人不得不閃身而出,摧毀了一方漂浮的樹葉落地,雙雙拔劍在手,與對方對峙在了一塊。

    “想大打出手把城衛給惹來嗎?”閻浮提醒了一聲。

    徐掌柜大袖一揮,剩下的浮空樹葉落地,質問道“二位為何要跟著我?”

    閻浮“潘凌月,把她交出來,我們就不為難你。”

    徐掌柜“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閻浮“潘氏垮了,潘家也家毀人亡了,你要她還有何用?不如交出省去一段麻煩。”

    徐掌柜“別說我手上沒有人,就算有,我憑什么白白交給你們?那個潘凌月長的還算不錯,我留著玩玩不行嗎?”

    此話無異于確認了人的確在對方手中,閻浮沉聲道“你就不怕我們向城衛舉報嗎?”

    徐掌柜“笑話,舉報誰?你知道我是誰嗎?就算知道,我也能保證在城衛來到之前讓潘凌月徹底消失,死無對證,就憑你們空口白牙的就想定我的罪不成?我勸你們還是趕緊滾,別自找麻煩!”

    閻浮“那就都別走了,讓城衛來給個公斷好了!”手中劍揮指。

    徐掌柜大袖翻飛一甩,一身法力澎湃而出,四周樹木頓如犁地般挪動,瞬間圍成一圈,如天生長成了一圈似的,把三人圍在了中間。

    閻浮和項德成頓時目露驚駭,撞上了高手!

    徐掌柜衣袂飄飄,冷哼“城衛?你們確定城衛來到之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留下我?”

    閻浮和項德成陷入了巨大的驚恐中,對方稍顯身手,兩人便知對方實力遠超他們,要殺他們怕是易如反掌。

    兩人真的沒想到,隨便跟蹤個人居然便是這般實力的高手,難怪在這寂靜山中跟蹤躲不過對方的察覺。

    正怕在劫難逃時,徐掌柜突然咦了聲,“你們兩個怎么看起來有點面熟,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們?”

    見過?閻、項二人面面相覷,有見過嗎?

    徐掌柜哦了聲,“好像是哪個商鋪里賣衣服的,我想起來了,好像還是賣女裝的,兩個大男人賣女裝,我當時還奇怪,還特意多打量了一下你們,所以有印象的,沒錯,就是你們!”

    兩人頓時無語,兩個男人賣女裝本就是不想好好做生意,本就是想光顧的顧客少一點,好方便自己辦事,誰也沒想到自己隨便搞搞的事居然比女人賣的還好。

    聽對方這么一說,顯然是真的見過他們,然而這位什么時候進過他們商鋪,他們也著實沒了什么印象,商鋪里來來往往的客人那么多,陪著家眷來的男客也不少,他們哪能都記得。

    正無言以對之際,高度警惕的兩人突然發現對方收斂了那澎湃而出的強大法力,不知何意。

    徐掌柜問道“居然還有人為潘凌月出手,你們是她什么人?”

    閻浮“打抱不平的人!人家已經落魄至此,你又何苦為難她。”

    徐掌柜呵呵道“打抱不平,你覺得我信嗎?潘氏垮了,潘家沒了,按理說我留著那個潘凌月的確沒了什么用,給你們也不是不行。可是呢,潘氏那個攜款潛逃的女婿徐潛還在,而且是卷走了潘氏的一大筆錢。

    事情明擺著的,只要潘凌月還活著一天,徐潛就肯定會怕這女人報仇,只要價錢合適,我想徐潛肯定是愿意出錢了結掉她的,所以這個女人還是挺值錢的,你們說我憑什么把她白白交給你們?”

    閻浮和項德成再次相視一眼,這個倒是他們之前沒想到的,這么聽來,這個潘凌月的確是還很值錢。

    難怪了,他們之前還奇怪對方為什么要抓個落魄的潘凌月,此時算是明白了。

    “當然了,若是條件合適,也沒什么是不能交易的,不知你們能給我什么?”徐掌柜反問。

    項德成插了一嘴,“你想要什么?”

    徐掌柜負手看天,哎呀道“兩個賣女裝的又能給我點什么呢?我可得好好想想了,這樣吧,你們先回去等著,我想好了再聯系你們。”說罷轉身,幾個閃身,飄然消失在了山林深處。

    巨大的危機解除,閻、項二人才如釋重負般地松了口氣。

    此地不敢久留,兩人心驚肉跳而去,匆匆返回了成衣鋪內。

    沒有再繼續開張,進門便關門,回到樓上各自喝了杯茶安神后,才面對面坐下了。

    兩人沉默了好一陣,項德成忽開口道“老大,這事還要繼續下去嗎?”

    閻浮不吭聲,他是真不想再繼續下去了,對方的實力太強大了,他想立刻跑人離開不闕城,然而他曾經滿口的仁義道德已經在仰慕他的兄弟面前說出口了。

    項德成又道“他真的還會再找我們嗎?若還敢登門,我們不妨聯系城衛提前設下圈套,讓她自己說出真話來。”

    閻浮“你覺得他還會給我們這個機會嗎?想聯系我們太簡單了,我們打開門做買賣的,弄到我們的聯系電話還不容易嗎?人家根本不需要冒險露面。”

    “唉!”項德成輕嘆了聲,低頭坐那。

    一流館內,陸紅嫣也回來了,也坐下了,翹個二郎腿坐在監控光幕前,看著畫面中的兩人,一臉玩趣的聽著兩人的談話。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