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全能機甲王 > 正文 179來點簡單的(來中)
    山林深處有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溪畔的兩塊石頭上架著一個簡易的烤架,烤架上面有幾只細枝,正烤著幾條小魚。已經把麒麟葬好的張勇,取下了一條烤好的小魚,馬上就塞到了嘴里。

    在烤架的不遠處,還躺著一堆死魚,雙眼突起。這些魚看上去還很新鮮,剛死不久,不過身體上沒有任何傷痕,就是不知道張勇是怎么殺得它們。

    清風吹拂,無數野花飄起飄落,落在了張勇的頭頂和肩上。張勇笑了笑,等清風過后的寒風呼嘯而起,枯樹搖擺時,張勇無風而動,整個人凌空浮起,瞬息到了百米之外。風波波及到近處的溪水,水里倒影大亂,水底無數野草擺動,魚群散落。

    一個人已經站在了張勇剛才站的地方,他看看自己的手,又看著張勇“人類,你是怎么發現我的?”

    “你是活的嗎?”

    “廢話。”

    “那你有心跳嗎?”

    “人類,你究竟想說什么?”

    “你的潛行功夫確實不錯,但只要你有心跳,你就偷襲不到我。”張勇吃掉了最后一口魚,將枯枝瀟灑地拋入溪中。

    “人類,膽子不小,見識卻太少,你不知道可以化為人形的獸族代表什么嗎?”

    “代表什么?”

    “代表我是宗師!你年紀雖小,總知道宗師代表什么吧?代表我強大無比,代表你死定了!乖乖成為我的口糧吧!”

    “等等!”張勇一臉玩味,“你們獸族五官靈敏,單憑味道就能判定我們人類的大概級別,難道你不知道我的級別?”

    “呼呼。”這個獸族宗師還是很認真的用眼睛打量了一下張勇,再用鼻子努力地聞了幾下,然后說道,“很普通嘛……你多少歲?”

    “16。”

    “的,你唬我!”本來就探測不出張勇的級別,再聽上年齡,獸族宗師火冒三丈,整個人化成一道白風,一手抓向了張勇的腦袋。

    “卡。”

    獸族宗師的手腕被張勇一把抓住了。

    “不好意思,我沒唬你,你是一星宗師,我也是一星宗師。”

    “不可能!”獸族宗師眼睛都要驚得突出來了,“人類16歲怎么可能是一星宗師?”

    “砰!”張勇已經一腳把獸族宗師踹了出去。

    “事實勝于眼前,我這個一星宗師,還比你強!”張勇雙手一攤,“好了,廢話不說了,今天特殊情況,我只給你一次機會,要么你馬上滾,要么,死!”

    獸族宗師眼珠子滴溜溜地轉了幾圈,終于轉身離開了。

    張勇看懂了獸族宗師的表情,苦笑著搖了搖頭,轉身看著烤架上那已經烤焦了的小魚,自言自語道“麒麟前輩,這條路,真心不好走呀。”

    張勇轉身就走,那個獸族宗師,一定會帶著幫手過來,他不想賭怪獸的獸品。

    可是走了不到半個小時,張勇很是無奈地站住了腳步,看著空無一人的前方,說道“出來吧,別藏了。”

    張勇語音剛落,一陣狂風刮起,風卷草飛,黃綠相間的枯草飄舞著在空中組成了一把劍,這把野草之劍,順著一個平和的角度,向著張勇呼的一聲斬了下去。

    這一劍帶著五行之力,那破壞力十足的劍勢仿佛要將這片區域直接斬開一樣。

    張勇的眼瞳驟縮,感覺到了強烈的緊迫感。這個對手,不是一星宗師!

    對方蓄勢在前,張勇應對在后,所以一時之間,他只能退。同時,無數的思緒在他的大腦里以難以想象的速度,不停計算著這一劍的最終落點和力竭的時候。

    可是這一劍來得如此之快,張勇根本來不及算好時間反擊,只得厲嘯一聲,手中出現了宋成送他的那把長刀,直接對著野草之劍拍了下去。

    已經精通火行之力的張勇,這一劍,化成千百劍,每一劍,都帶著一道火焰,集其所有,就是一片火海!那片火海無窮的嫣紅,全無生意,只有毀滅。

    實力相當的對手,五行的相生相克很是明顯。那出手對付張勇的獸族以為吃定了張勇,卻沒想到火克木。那道火之劍海,在遇到草劍時,瞬間狂暴地燃燒起來,不僅將草劍化為虛有,還把整個區域映得無比通紅,周圍的樹木仿佛都要開始燃燒了。

    “不可能,你不是一星宗師嗎?你……”

    這個獸族的話根本沒來得及說完,就不得不反過來防御張勇的火劍。因為此時,劍借火勢,招搖而起,變成一把長約三米的火劍,向著他散發出了強大的氣息,必將他斬之!遇神殺神,遇佛誅佛。

    “轟!”

    火劍斬破了獸族掀起起千百道木行之力組成的草木狂瀾,帶著無數道亂飛的火星,面斬獸族的面門。

    獸族一臉的驚駭,帶著惶恐的尖叫,猛然后退。他身后的無數樹木被劍氣斬得七零八落,還呼呼作燃。

    “你這個騙子!你根本不是一星宗師,你是二星,還是三星?”那獸族是個白臉的中年人,此是失態地尖聲說著話。

    “我真的是一星宗師。”張勇收刀,笑道。

    “哪有一星宗師如此精煉五行之力的?哪有一星宗師可以一刀擊敗我這個二星宗師的?”白臉中年人臉色變得更白了。

    “不是擊敗,是重傷。”

    “噗!”隨著張勇的話,這個中年人噴出了一口鮮血。

    “還不走?”

    “噗!”中年人再次吐出一口血,帶著怨恨和疑惑的眼神看了張勇一眼,疾退。他弄不明白,這個人類有神經病嗎?怎么不殺獸族的?

    張勇看了看灰暗的天空,嘆了一口氣“如果真要一路殺回江陽區,我遲早完蛋,還不知道那三個最強王者在哪個方位呢……唉,終究還是太弱呀。”

    (*)

    湖面上的風千絲萬縷,吹到湖邊的空地,將濃濃的霧氣拂淡,將氣溫變低,不過瞬息,濃霧又再次籠罩空地,這猶如空地上兩個人的心情,對于困境,遲遲作不出決擇。

    “班德爾城這一戰怎么打成了這樣?比武,比武,我們怎么比?”年長的一位焦慮地走來走去。

    “要不,向族長匯報一下?”稍微年輕的一位建議。

    “我們兩個是主政南方的,如果這點事都做不了決定,明年就會被換屆,你想回族地不問世事?”

    “可是,班德爾城的局怎么解?”年輕地說道,“輸,就要輸掉兩顆五行珠和三陽珠子鏈,還有增長壽命的藥材,我們一樣沒有好下場;贏,怎么贏?在這個時候暴露實力,年末的星球排名又怎么整?這關系到我們的十年布局。”

    “麻煩,麻煩,真是麻煩。”年長的停下腳步,揉著頭,“怎么這么多大事擠到了一堆……小珠在班德爾城主持大局,他最了解情況,他說什么沒有?”

    “沒有,他說這個決定還是要我們來做。”年輕的搖頭。

    “那總知道是不是族地不出手,這一戰就贏不了?”

    “是的。”年輕地說道,“根據班德爾城光腦分析,火種星、東方星這次基本上算是精銳盡出,加上我們本星的獸族,每個年齡段都有獨當一面的大才,單憑我們表面的力量,是沒有辦法十戰六勝的。”

    “那我們的族人有沒有在外游歷,改名換姓的高手?”

    “有,但不多。您知道的,在外游歷的效果,根本比不上在族地的……那個地方歷練。”年輕的回答。

    “這不行,那也不行,可是不行也得行呀。”年老的很是冒火,“族里將水藍星所有資源都……所有才會出現這樣的局面……”

    “三叔,噤聲。”年輕一點的人慌張地阻止了年老的說下去。

    “唉……”

    年老的嘆了一口氣,揮揮手,望向遠方被霧氣籠罩的小湖,因為湖面風大,所以湖面的碧藍隱約可見,整個風景非常漂亮。

    呆呆地看了兩三分鐘,年老的終于下了決定“動用我們這一房族內的力量,贏下一個年齡段。”

    “哪個年齡段?”

    “16-20歲。”

    “為什么?”年輕的問。

    “年輕雖然代表未來,但也可以代表以后一事無成,這是能引起轟動最小的年齡段,而且年底星球排名大戰,是區分級別的大戰,從宗師以上劃分,沒16-20歲什么事。”年老的說道。

    “派多少人參戰?”

    “嗯……比武開始,可以換人嗎?”

    “沒有說不能換人,而且我們的名單也不會拿給獸族看,真要換人也是可以的。”

    “那就派10個,搭配其他選手吧,穿插著來,保證勝利的情況下,盡量不要引人注意。”

    “好的,三叔。”年輕的想了想,還是說道,“不一口氣拿下,這樣做,萬一發生什么意外,我們可是就全盤皆輸了!”

    “天時、地利、人和,還有光腦幫著分析,機甲輔助作戰,真要出什么意外,也活該我們換屆了。”

    “知道了,三叔。”

    “對了,比武什么時候開始?”

    “還有五天。”年輕的回答道,“我們要過去嗎?”

    “外星使團要來多少?”

    “因為這個時期正是星塵暴最頻發、最密集的時候,要來的人不多,不過我們的競爭對手,一個不少的都發來外交函,派了外交使團過來。”

    “我們就不過去了,讓小珠好好接待就是。話說小珠這個晚輩確實不錯,能力出眾,辦事果斷,我們這一房,也算出了一個好苗子。”

    “這次班德爾事件,也是給他的考驗,同時也是給他在其它房露面的機會,希望他辦得妥當。”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