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啟稟陛下,夫人裝慫 > 第6章 一妻一妾
    走到半路到時候,安寧拿出帕子替兄長擦著額頭上的汗,戚安定不捉弄她了,便開始跟安康說學堂上的事情。

    “北國送來了一個質子,和咱們差不多大,現下正住在驛館,昨兒個我瞧見了,生得倒是眉清目秀,就是人有些傲。”

    呼吸一滯,安寧知道他說的是誰,手心兒滲出汗來,把那條帕子胡亂攥成了一團。

    “北國如今竟到了這般田地么,要把皇子送來受人挾制才能保國境平安?”安康嘆了口氣,或許是同命相連吧,她有些替這個素未謀面的少年郎惋惜,“既已是質子,還有什么可傲的呢,只能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吧。”

    “阿姐可別小瞧了這位質子,我聽阿爺贊他,說是”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寒霜十四州。

    記憶里的情景和兄長的話語重疊,漸漸在安寧腦海里勾勒出一個俊俏的少年,鳳眼,挺鼻,薄唇。一張棱角分明的臉,帶著天生的涼薄,卻絲毫不影響他的好看,甚至還會因此讓人愈發得想要靠近。

    荀域面皮兒白,平日里看著斯斯文文的,可其實根本不那么好拿捏,安寧的另一個兄長戚安逸在他身上碰了好幾次釘子,陰差陽錯的倒叫他做了安寧自己的騎奴。

    戚安樂后來譏諷她撿了個大便宜,只是她哪里知道,占便宜就是吃虧,自己為了這個便宜搭上了整整一生,付出的代價太大太大,如今重來一次,她是再不會去招惹他了。

    “你發什么呆呢?”一句話將她拉回到現在,安寧一臉迷茫,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莫不是聽見我說那北國質子生得好看,你又生了旁的心思吧,誒,可憐阿祐還以為自己心愿達成了,原來是鏡花水月,一場空啊。”安定在旁邊不停揶揄,氣得安寧使勁擰了他脖子上的肉。

    “胡說,我才沒有想什么旁的人呢,除了阿祐,我誰都不要。”冷著一張臉,氣哼哼得扭扭屁股道,“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安定不懂她今日怎么如此反常,方才自己用蟲子嚇她她沒生氣,而今不過提一句質子竟翻臉了。

    “你這丫頭真是過河拆橋,眼瞧著快到祖母宮里了,便不用我了是不是?”

    “好了,你少說兩句吧,什么質子不質子的,質子怎么配得上我們阿寧呢。”安康在一旁勸著,她以為妹妹還在為自己將要和親的事憂心,忙拉著安寧道,“你也別氣了,一會兒叫祖母看見該以為你又跟人吵架了,她一不高興,那可什么好吃的都沒有了。”

    轉頭對著戚安定做了個鬼臉,安寧這才跟著姐姐入了萬壽宮。

    “阿寧來啦。”迎面走來一個拄著拐杖的老婦人,雖然一頭白發,但精神卻很好,太后一把將這個乖孫攬在懷里,捧著她的臉看了許久,“好好的,怎么就病了呢,你身邊那些伺候的人啊該罰!”

    春櫻和棠梨聞言俱不敢吱聲,只低下頭斜眼互相看了看對方。

    “祖母可別罰她們了,要不是她們及時喊了太醫來,孫女兒就見不到您了。”膩在老人懷里撒嬌,安寧吸吸鼻子,可憐極了,“祖母”

    “哎喲喲,哀家的心肝兒,你阿爺已經張榜懸賞了,總會有大夫能根治這個病的,你呢就該吃吃該樂樂,別跟下面的人動氣,若是有人惹你,不管是誰,你盡管告訴祖母,祖母啊扒了他的皮。”

    輕輕點了點她的鼻尖兒,祖孫兩個對著都笑了起來。

    “祖母,阿兄方才欺負我,您快去剝了他的皮。”

    “你這丫頭”安定作勢要打他,老太后攔著,殿里的人幾乎笑作了一團。

    “還好三公主來了,不然啊我們這萬壽宮可要冷清壞了。”一旁的老嬤嬤面容慈祥,端了一盤子點心遞到安寧面前,“三公主快趁熱吃,剛做好的千層酥,您若不來啊我就要給您送去了。”

    “嬤嬤真好,謝謝嬤嬤。”安寧雖然刁蠻任性,可也是出了名的嘴甜,用盧氏的話就是,她高興時能把死的哄活了,要是犯起脾氣來,活人也能氣死了。

    “你病著這幾日,棲鸞殿的那個有沒有去看你啊?”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太后收斂了笑容,握著安寧的手問到。

    棲鸞殿是喬貴妃的居所,當今圣上只得一妻一妾,皇后盧氏生了兩女一子,而喬氏生得則是一對兒龍鳳胎。

    兒子叫戚安逸,女兒叫戚安樂。

    按照排行來算,安康為長,之后便是安定,再來是安逸安樂,而安寧則是最小的那個。

    喬氏是當今圣上酒醉之后臨幸的,為此盧氏足足一年沒跟自己的夫婿說過話,即使后來又有了安寧,夫妻倆的關系還是不復從前了。

    所以上輩子安寧恨透了棲鸞殿,事事都與那兩兄妹作對,可直到她去了北國,看著荀域左一個美人右一個良娣地納進宮里,才知道阿爺對阿娘的感情有多深。只不過他犯了大部分男人都會犯的錯誤,而阿娘眼里又不揉沙子,兩個有情人相互折磨,直至臨死前才看清彼此的真心。

    有些遲,有些憾。

    “阿爺怕阿娘生氣,沒讓她來,但是貴妃送了吃食和藥材來。”

    “哼,那個妖精,慣會討你父皇歡心,男人啊”太后不喜喬氏,每每提到她總是連自己的親兒子一起罵,所以安寧知道她既是天下最后的祖母,又是天下最好的婆母。

    “阿寧,你這個病可不比尋常,要好好養著,也不知你阿娘家里誰有這個毛病,竟傳到了你身上。”嘆了口氣,老太后越想越覺得心疼,她的阿寧是天下最好的孩子,怎么就這么可憐。

    “這病還會一代一代傳?那不是沒人肯娶我做媳婦了?”本想開個玩笑,誰知卻嚇得太后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誰說的,你是皇帝的女兒,皇帝的女兒啊不愁嫁。”

    安寧當然知道她嫁得出去,有裴祐在,別說是哮癥,哪怕她明日就要死了,今日想跟他拜堂也是行的。

    “祖母說的是,只是祖母,我年歲小,還想多陪您兩年,倒是阿姐,她都十五了,您可得趕快給她尋門親事才行。”

    </div>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