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啟稟陛下,夫人裝慫 > 第113章 火坑
    啟稟陛下,夫人裝慫正文卷第113章火坑整個春日里,安寧一直在吃喜酒。

    從阿姐到阿兄,之后便是鄒彬和宜芳,鄒彤和殷陸離,再來是戚安逸和蘇錦繡。這些熱鬧都趕在一塊,倒是把去年顧家在中秋接連嫁女的事給沖淡了。

    只是喜宴上常相逢,便總有人打聽顧家公子是否相看了人家,何時成婚。

    顧夫人笑得臉都僵了,她真是有苦說不出,趙太醫明明說人能好,可是勉強撐過去年秋日,顧齊歡便連床都下不了了。早知如此就該定下與鄒家的婚事,把鄒彤快快娶進府,萬一人有個好歹也能說是她克夫。

    她若能幫著顧家擔下罪名,顧家私下也定會對她好的。

    這么想著,再看向如今的殷家二少奶奶時,顧夫人臉上便滿滿都是哀怨神色。

    安寧與宜芳坐在一邊,用手肘捅了捅正在吃飯的小婦人,然后指了指顧夫人的方向。宜芳心領神會,擦了擦嘴想說什么,卻忽然覺得胃里一陣惡心。

    起身快步走到廊下干嘔起來,差點兒吐了顧夫人一腳。

    “怎么了,吃壞了肚子么?”安寧跟在她后面替她撫背,逸王府是新建成的,那些丫鬟仆子也都是從各處剛剛調來的,安寧指著其中一個姓名的招呼道,“府上可有大夫,叫他來瞧瞧。”

    “還有,來個人帶我們去屋子里歇歇,這兒太吵了。”

    棠梨和春櫻也趕快來幫忙,宜芳身邊的婢子則跑去給鄒彬報信。

    “你這是,看見顧夫人惡心,還是想起我二王兄惡心?那些菜我也吃了,沒有事兒啊。”安寧疑惑不解,從小丫鬟手里接了盞茶遞給她,卻見對方一個勁兒擺手,依舊用帕子遮著嘴。

    良久宜芳才緩過勁兒來,有氣無力地道,“肯定是吃膩著了,那碟子羊肉也太膻了。”

    “你不是愛吃羊肉么?”

    “那就是逸王府的廚子不好,快叫蘇錦繡換一個吧,喜宴都能把人吃吐了。”

    安寧拿她這蠻不講理的樣子沒轍,見鄒彬心急火燎地趕過來,干脆讓開叫他坐。只是對方不敢,站在一邊小心翼翼地問到,“這是怎么了,哪兒不舒服?”

    “哪兒都不舒服!”橫了他一眼,好像都是他的錯。

    鄒彬撓了撓頭,辯解道,“早上的時候你胃口不是還好得很么,吃完自己的包子還分了我盤子里的幾個,怕不是吃多了?”

    聞言,安寧和春櫻棠梨相視一笑,卻沒好意思樂出聲。

    逸王府的大夫是跟著鄒夫人還有睿王妃一起來的,鄒夫人臉上關切,但眼神出賣了她,覺得宜芳就是沒事找事,存心不叫她吃好飯。

    “你這是吃了什么了,現在好些了么,莫不是方才沖了風?”睿王妃看著女兒煞白的小臉兒,可心疼壞了,總覺得她是在鄒家過得不順心,所以才這樣的。

    “這天兒哪有什么風,晨起剛下了雨,現在天還轉晴呢,倒是縣主嫁進來那日,風大著呢。”

    民間有言,說娶媳婦兒下雨克婆母,娶媳婦兒刮風媳婦兇。

    鄒夫人無外是覺得宜芳太剽悍,安寧想著從前蘇錦繡與阿兄是沒有辦婚事的,可她入東宮那日也是風雨大作,像是妖怪要來了。

    睿王妃正想與她爭執幾句,卻見那大夫收起了放在宜芳腕子上的布。

    “大夫,我女兒這是怎么了?”

    捋了捋胡子,中年男人笑笑道,“恭喜睿王妃,恭喜鄒公子,縣主這是有喜了。”

    鄒彬聽完都傻了,宜芳也是驚得說不出話,倒是睿王妃和鄒夫人難得一致起來,笑著連聲道好。

    “宜芳,快,跟娘回家,娘叫廚房給你做點好吃的補一補,別在這兒湊熱鬧了。”拉著女兒的手,睿王妃腦子里飛速地擬出了一張菜譜。

    “那怎么行,要回也是回我們家,去娘家算怎么回事,”鄒夫人馬上跳出來制止,繼而笑著對宜芳道,“想吃什么就跟娘說,鮑參翅肚,咱們家也不是吃不起。”

    睿王妃冷笑,宜芳則嘴角抽搐。

    “彬兒,你快去叫人備車,咱們帶縣主回去。”

    一旁的少年面露難色,宜芳不開口,他可不敢安排她。

    “阿娘,婆母,我想先在這兒歇會兒,你們去外面用飯吧,吃完再來找我好了。”

    鄒夫人還想要說些什么,卻被睿王妃打斷了,“對對對,咱們先出去,免得外面的人胡亂猜疑,這頭三個月最重要,可是要保密的。還有,有孕之人不能赴喜宴,斷不能叫貴妃娘娘知道。”

    “沒錯沒錯!”應和了一句,又囑咐鄒彬好生照料,鄒夫人這才和睿王妃一道離開了。

    “那我也走了,你們慢慢聊。”安寧識趣,也想走,卻被宜芳叫住了。

    她對著鄒彬道,“你走吧,這兒有安寧陪我就行。”

    遲疑了下,雖是怕她生氣,可還是說了一句,“我也留下吧。”

    不知是不是安寧的錯覺,她恍惚看見宜芳在聽見這句話時笑了下,像是在說這還差不多。

    “你還難受么,我叫人拿些蜜餞給你,再放在車上點兒,萬一路上不舒服也能壓一壓。”見她點了點頭,鄒彬這才出去。

    既化解了尷尬,又表示了關心,叫安寧不禁刮目相看。

    “他待你很不錯啊。”

    “哼,這都是我馴夫有道,幸虧我爹是個王爺,若是尋常女兒嫁到他們家,怕要被他娘吃得骨頭渣子都不剩,你不知道他娘有多偏心,什么都不叫他做,恨不得讓我天天伺候她的寶貝兒子,吃飯遞筷,上茅廁遞紙才好。”

    安寧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半天才忍住,“那你怎么馴服的他?”

    “我叫我阿爺給他尋了個好差事,上下打點花的都是我的嫁妝錢,鄒彬這點倒好,知道感恩,也不怕人在背后嚼舌根說他吃軟飯,踏踏實實當值,這才服了眾。且我也從不用這點拿捏他。”

    安寧心里佩服,欲要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她不是不懂,可從前她幫了荀域的事兒總要掛在嘴邊,想叫他知自己的情。

    “一個男人,成家立業,那就不是娘親的心肝兒了,而是另一個家的頂梁柱,他母親那點讓他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小恩小惠有什么用。”

    “還總把兒子往火坑推。”

    </div>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