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啟稟陛下,夫人裝慫 > 第158章 談錢傷感情
    添福苦笑,繼續勸道,“北國陛下想要什么,您又不是不知道,何必為難裴公子。”

    回頭瞪了他一眼,戚長安自顧自往前走,步速之快叫添福不得不小跑才能跟上。

    主仆二人一路往前走,男人登上了宮墻,望著外面染著星點火光的京都長嘆了口氣,良久才開口,“從前的南國,何曾這般。”

    從前街市上的燭光就猶如浩瀚星河的投影,因為太亮了,以至于年幼的安寧總跟他抱怨,南國的天沒有星星。

    “北國山河莽莽,倒是有星星,阿寧要嫁去北國么?”

    “那要看他能不能和阿爺一樣待我好,要星星也給摘。”刁蠻的小姑娘給阿爺出了個難題,笑起來的時候,眸光晶亮,似有點點揉碎了的星光。

    想起那時跟安寧的玩笑,戚長安搖著頭笑笑,語氣苦澀,“早知那混蛋給朕出這么大一個難題,當初就不該收留他。”

    “可當初要是不收留,現在的事兒一樣會發生,到時候咱們連個援手都尋不到,找蜀國么?”添福也很難受,他雖然陪在主子身邊的時間不長,卻深得照顧,因而能做到處處為其著想。

    既然是沒辦法的事兒,不如叫陛下舒服點兒。

    “所以那時就該叫安康嫁過去,換了安樂,自然是指望不上。”

    “陛下偏心太過”

    拍了拍城墻邊兒,戚長安把心一橫,“也罷,裴祐若能力挽狂瀾,那安寧交給他朕也放心,若是不能,被人逼得只能把未婚妻讓出去,這樣的人,不嫁就不嫁了。”

    “北國陛下會待咱們殿下好的,”添福邁著小步跟在他后面,好生安慰,“您說什么他都照做,唯獨叫他離三殿下遠點這件事他就是不聽,比裴公子執拗多了,裴太傅從前也提過,但看殿下沒意思后面就不說了”

    又哼了一聲,戚長安打斷他,“對,他還說了,有什么火兒朝他撒,權當孝敬朕,不然日后他把安寧娶走了,朕就見不到了。”

    忽然就哭了出來,中看男人老淚縱橫,嚇得添福都蒙了。

    “朕舍不得阿寧去那么遠的地方,可朕是南國的陛下,朕要負責的,不止自己女兒一個,還有千千萬萬的南國百姓”

    哭到最后,添福的衣袖都被戚長安用來擦臉了,一把鼻涕一把淚,他有點兒嫌棄,又不好收回去,只能這么由著。

    “他日后若是對阿寧不好,朕便把江山提早交給安定,御駕親征也要把我女兒帶回來。”

    裴家父子一路神色嚴峻,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可心里想得卻全然不同。

    裴太傅想得是此行無論如何要把錢拿到,把利息壓到最低,等修好了水利自然揚眉吐氣。

    而裴祐考慮得則是安寧,他絕不會把安寧交出去。

    到達北國的時候正是黃昏,他們的馬車沒有入都城,只停在了郊外圍場,偌大的獵場看上去足足比南國的大了三倍不止。遠處的天空像是染了顏料的水,一層一層顯出不同的顏色來,離他們最近的一處紅霞的顏色最淺,然后依次加深,最終的一處已是星垂平野。

    不知是不是裴祐的錯覺,他總覺北國的天很低,低到伸手就能夠著那些星星。

    年輕的帝王剛剛打獵回來,荀域下了馬,接過凌風遞來的帕子擦了擦汗,又喝了口茶,裴家父子走過去給他行禮,不過一年多未見,曾經的少年已經是北國的陛下了,舉手投足都帶著強大的氣勢,眉宇間卻對他們展露出一絲笑意。

    “太傅,裴公子,好久不見。”

    擔不起他這樣的稱呼,二人忙又低頭行禮,比起拒人千里,這樣的態度貌似好些。

    “你們先坐,朕去換件衣裳。”

    裴祐和父親面對一群身穿勁裝的北國人著實有些不自在,偏偏荀域去得還特別久,看著那些人拿著匕首割著爐架上的烤肉,又端起大碗喝酒,只覺他們兇神惡煞的。

    “一定不能讓阿寧嫁到這種地方來。”

    “裴公子說什么呢?”凌風站在一邊,挽了挽袖子,正好看見韓昭朝他招手,“來了。”

    不茍言笑的男人皺眉,對著荀域這個少根筋的護衛道,“這是那個公主的未婚夫?陛下就是跟這么一個書呆子搶女人?”

    凌風點了點頭,“是不是挺差勁?”

    看了他一眼,韓昭冷聲開口,“你是說你家主子還是說南國使者,又或是說那個公主?”

    聞言嚇得面如死灰,凌風覺得小公爺的話像是刀子貼著他的臉劃過來劃過去,冰涼瘆人,“小的錯了,小的錯了。”

    哼了一下,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能改掉這個碎嘴的毛病。

    “三殿下很好看,跟大夫人的妹妹有的一比。”

    韓昭剛想放他走,忽然聽見他提起了康卿妧,抬腳使勁踹了他一下。

    荀域走出來的時候正看見這一幕,不過他視若無睹,徑直走了。捂著肚子的凌風后退幾步,正好落進秦王的“懷抱”,荀境一雙桃花眼帶笑,攬著凌風的肩道,“我都懷疑當初是不是你替本王挨了一刀,不然好端端的,阿兄怎么留了個傻子在身邊呢。”

    換了身干凈衣衫的荀域像是個富貴公子,一身靛藍長衫襯得他愈發俊美,雪白的鳥兒立在肩頭,帶了幾分散漫,似乎并不像裴家父子那般嚴肅。

    “飄絮!”裴祐一眼就認出了這是自己留給安寧的鳥,只是才一出聲就被荀域打斷了。

    “它叫雪花,不是飄絮。”

    “我不會認錯,這就是我送給阿寧的鳥。”

    荀域聞言露出一個玩味的眼神,勾了勾雪花的下巴,淡淡道,“寧兒把它轉送給我了。”

    裴祐還想再說些什么,卻被父親扯了扯,不情愿地閉了嘴。

    “裴太傅遠道而來,是為了什么事么?”笑了笑,荀域揣著明白裝糊涂,好整以暇地看著父子二人。

    拱手行了個禮,中年男人緩緩道,“希望陛下慷慨解囊,幫我們南國度過難關,我們陛下說了,今日向貴國借的,他日必加倍奉還”

    擺了擺手,荀域打斷了他,“裴太傅不必如此,談錢傷感情。朕在南國時多得大家照顧,心中很是感激。”

    裴太傅只道完了,談錢傷感情,這要是談感情,可是傷錢吶。

    啟稟陛下,夫人裝慫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