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民國敗類 > 第四百一十八章姓張的沒好人
    ”張軍長現在你多大了!睆堹椡蝗婚_口向張學良眾樣歸騾六這句話問的很是沒頭沒腦,剛剛還在一本正經的擺著一副嚴肅的表情狠臭張學良他家的東北軍,現在又突然關心起張學良的個人事情來了。這句話讓張學良和郭松嶺兩人詫異的對看了一眼,他們摸不著張鷹的意思是什么,他現在問這個話題想干什么?張鷹的事前工作顯然沒有做好,以至于他搞不清楚張學良的確切歲數是多大,不過張學良的歲數再大也大不過自己的,這點張鷹可以很肯定的確定。

    “我已經二十五了!”對于張鷹這句沒頭沒腦的提問,張學良還是很誠懇的、老實的回答他的提問。不管張鷹在打什么主意、張學良現在得老實的回答一些基本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根本就不算是問題,事后在北平城里隨便找個人問一下東北的張作霜家的小六子多大了基本上都知道,所以這介,問題可以回答他。

    “哦!有二十五了。你有個弟弟叫張學思對吧,過去的大總統曹銀將軍把他家的小女兒曹士英許配給你的弟弟結成娃娃親有這么一回事吧?。張鷹突然開始和張學良拉起家常來了,這突然的轉變讓張學良很不適應、他只能隨著張鷹的話題麻木的點點頭以示有這么一回事。弟弟張學思因為自己老子在政治上的考慮,而和過去的大總統曹錠家的小女兒曹士英結成娃娃親,現在的曹鋌曹大胡子已經被從萬人之上的位置上趕下臺、風光不在了,這么親事也就隨著曹大胡子的權力消逝而不再被人提起,自己在名義上還是有這么一個還不知道在那里的、受欺負時抹眼淚擦鼻涕的小弟妹。

    “哦!看來是有這么一回事了,曹將軍的三女兒曹士熙現在是我的女朋友,你的弟弟張學思現在看來確實是我的小連襟,你的弟弟現在還撒尿和爛泥玩嗎?”張鷹自嘲的說了這句。這句話的殺傷力很大。讓在場的除了張學良之外的每一個人都憋紅了臉,張學良感到了一陣尷尬,他想笑是笑不出來,玩笑已經開到了他的弟弟頭上,自己這個,當哥哥的在道義上是不能嘲笑自己的弟弟,雖然這個玩笑善意的成分很大。

    “我弟弟張學思現在十歲了、早在六歲時就上學堂念書了、早已經不玩撒尿和爛泥那些游戲了!”張學良無力的替自己的弟弟辯解到。關于小時候的這項游戲、大多數人在年幼時基本上都玩過這個、現在看來是很匪夷所思的、可是當年玩的時候還是很有感覺的。大家都是從這個年齡段里走過來的,真的不好說什么了!張學良現在所做的也只能是無力而又蒼白的嘰咕一下,因為他也干過和泥蓋房子過家家的游戲。

    “嗯!我的小連襟已經不玩撒尿和爛泥了,我知道了。我是你弟弟張學思的連襟,而張學思又是你年幼的弟弟,你的歲數又比我

    所以現在你應該喊我一聲(大哥!”張鷹到現在終于說出了他的盤算。拐彎抹角、繞來繞去的就是要討張學良的便宜,收了張學良做自己的小弟、讓他認自己這個來歷不明的大哥。張鷹最后的一句話讓張學良聽的是暈乎乎的、讓郭松嶺聽的是目瞪口呆、張鷹身邊的人是莫名其妙,所有人都不明白張鷹想干什么!

    “嗯。享!小弟、你對我有意見嗎?還是認為我張鷹沒資格做你的大哥?。張鷹看到現場人是一臉的驚訝后。繼續步步緊逼的對張學良說道。管你小子愿不愿意今天都要認了我做你的大哥,張鷹很是厚皮的在自己的心里嘰咕到。認了吧!認了自己這個大哥會有許多好處的,糖糖是大大的有、張鷹就差用這樣的語氣去引誘張學良。

    郭松嶺此時已經反應了過來。張鷹此時突然提出來讓自己的少帥、去認他這個大哥肯定是沒好事,他搞不清楚張鷹到底是在打什么算盤,但是到底是什么樣的壞事他是說不出來的。不過認了張鷹做大哥又能怎么樣?他還能把少帥給吃了然后再打東北軍的主意?不會吧!按照張鷹自己所說的要對東北軍動手、他是有這個實力的、不至于使用這種拐彎抹角的、后遺癥很嚴重的、偷天換日的方法。既然他不是打少帥家的東北軍主意,那么現在可以去認這斤。便宜的大哥。認了他做少帥的大哥之后雙方之間的關系將會融洽與增進許多,到時候讓少帥厚著臉皮給東北軍討些便宜都是可能的事情。有好處那么就得上,快點上!想到了這里郭松嶺搗了搗張學良的后背、再對一臉茫然與石化表情的點了點頭、以示他可以認這個突入其來的大哥。凹曰混姍旬書曬)www.ikdzs.com小說齊傘

    大哥!,在得到了輔佐自只的郭松嶺的示意后,張暈比牲小習慣的、用結結巴巴口音喊了張鷹一聲大哥,他到現在還沒弄明白為什么張鷹會認他這個小弟。為什么是自己?自己有那點被張鷹給看上了。

    “嗯!好、總算開口了!今天是個不錯的日子,逮住了想謀害我的胡景翼、又認了一咋。弟弟。李副官、去把馮玉祥將軍與段棋瑞大總統都喊來,讓他們也分享一下我的喜悅,再讓列車上的廚師準備一些下酒菜我要他們好好的喝上一頓口”張鷹笑瞇瞇的對自己的副官說道。張學良還是認了自己做他的大哥,雖然他不清楚今天為什么會發生這樣莫名其妙的事情,憑空給自己找了一個大哥,隨著實踐的流逝和一些總歸要發生的事情,他會發現今天認得大哥張鷹是個老謀深算的無恥混蛋。東北軍現在看起來混的還不錯,不過這都是在張作霜張大胡子沒死之前的景象,到了張學良接管東北軍之后、以前在張大胡子手里積攢下來的榮譽將一去不復返。張學良是個標準的敗家子,他適合并只能去當太平盛世的富家公子哥,吃喝玩樂才是他的專長,F在有了張學良大哥的名義,以后接管東北軍時可以少費很多力氣,一切都是在為了張作霜死后做提前打算。

    馮玉祥馮胖子被請來了、段棋瑞也被請來了、來的還有許多混在京城里的政界名流士仲們、這些人都是不請自來的。經過一夜的激戰和早上就出現在北平城里、帶著黑色飯鍋式頭盔并全副武裝進行巡邏的國防軍士兵,所有人都明白現在這個城市的主人已經換個了。馮玉祥已經是昨日黃花小段棋瑞也只是一個聽支配的橡皮圖章,所以現在該是結交這坐城市的新主人的最佳時機。投機份子們開始聞風而動,利用各種關系搭訕馮玉祥和段棋瑞等能和張鷹靠近并說上話的人,為的就是今后能在新一屆政府里混上一個一官半職。張鷹對于這些不請自到的人也是來著不拒,想要在最短時間內穩定京畿地區的安全局勢,還得靠所有人一起共同努力才行。國防軍可以使用武力手段暫時安定局面,但是一個國家內部的長久安定不能靠軍人長時間的使用武力去維持,這樣的國家也是一個不正常的國家。還得需要各種不同人士的配合才行,軍人的職務是以對外維護國家安全為主,內部還是耍有一個平民政府去主政。所以這些帶有投機性質的京城政界和經濟界的名流士伸們、是張鷹團結拉攏的對象!當然了還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不是國民黨那邊的人或同情并支持國民黨的人士才能得到張鷹準許。在今后的新政府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本來是一場準備在列車車廂里舉行的私人性質的宴會、隨著越來越多特地來拜訪張鷹的人士相繼到來、不得不改在段棋瑞的民國大總統,府內舉行,一場發起于昨晚的軍事政變。最后以喜劇的方式在民國大總統府內畫上句號!失敗者受到了宴會里所有參與人士的一致強烈譴責和唾棄!以失敗者的身體為奠基石的張鷹以強勢的勝利者姿態、在宴會上宣告了民國的心臟北平城正式屬于國防軍控制。

    馮玉祥的國民軍被正式宣告收編到國防軍的隊伍行列中。國民軍的旗幟今后只陳列于軍事博物館內,想緬懷的可以去那里點蠟燭、燒紙”張鷹還同時推出了他新收的同姓小弟張學良為他的干弟弟!這樣的舉動讓所有參與宴會的人士開始浮想聯翩,兩個姓張的大軍閥合在一起產生了這個國家里最大的武裝團伙,有這樣的武裝團伙存在,這個國家今后肯定是由姓張的說了算。

    當身在福建的國民黨高層人士于第一時間內得到了這樣的消息之后。光頭佬蔣介石頓時是淚流滿面、革命的道路總是那么的坎柯、一咋小張鷹已經夠讓自己頭疼的了,再加上一個擁有幾十萬精兵的東北王張作霜的摻和,這仗還怎么打!光頭佬蔣介石不由得仰天長嘯姓張的沒一個好人”這句話原本是馮玉祥先說的,這個年代沒有版權費一說。要不然馮胖子完全可以找蔣介石索要版權費。

    “張鷹這咋,混蛋不是好人!”暴怒的張作霜對身邊的人吼到。

    二更到了!有書友說看到張學友的名字出現了很糾結,不想看了,我不知道你糾結什么?張學友唱歌還是很不錯的,至少比現在的所謂歌星們要唱的好很多,你既然很糾結那就安靜的離開吧!筆趣閣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