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狂神刑天 > 第三千九百六十第章節 親情
    第三千九百六十章節親情

    血脈可以斬斷,靈魂可以洗滌,可是親情不是那么容易斬斷的,刑天還清楚地記得自己這一世的母親為了養活自己所付出的辛苦,這份親情不是刑天想斬斷就能夠斬斷的,只要這份親情尚在,刑天就無法擺脫界域戰場世界的這場惡局。若是自己將這份親情也斷了,那自己就真得成了無情之人,自己修的可不是無情之道。

    親情是一個人最寶貴的財富,若是刑天連這親情也舍棄了,那也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也就不會有那么多人誓死跟隨他,那怕是這份親情對自身有影響,可刑天依然不會舍棄!

    人皇之道是什么?刑天要比莫羅更清楚,不會踏進這灘混水之中,沾染上因果,雖然自己沒有見到過人皇,但從其行事中,刑天能夠明白這是一個霸道的皇者,一個霸道的皇者成為人皇,走得絕對不是寬容的人皇之道,而是真正的霸者皇道,這樣的人是很難有朋友的。在他的是非觀念之中沒有中立者,只有敵人和屬下。

    “道友,你還是再想想,多考慮一段時間,不要這么急著做出選擇,你就算是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家人著想吧,那些敵人殺不了你,卻可以為難你的家人,我雖然是北方之王,可是你清楚,我無法完全掌握北方之地,很多事情是我所無法做到的!”莫羅還是有些不死心,繼續勸說著刑天,希望能夠讓刑天改變主意,只可惜他的想法注定會成空!

    刑天若是那么容易被說服,也就不會走到今天,也就不會選擇那瘋狂無比的逆天之道,更不會一次又一次地做那瘋狂的極限之舉,一次次挑戰自己的極限,一次次由死而生!

    “有因必有果,我不管那些隱藏在暗中的敵人心中怎么想,也不管明面上的敵人怎么看,他們只要敢打破底線,那我也沒有什么好保留的,看他們能夠將我逼到絕路,還是我一人一劍能殺得他們一個天翻地覆!”刑天的這番話說得雖然很平淡,可是在莫羅的心中卻掀起了濤天巨浪,他能夠感受到來自于刑天身上那龐大的殺意,那赤、裸、裸的殺意,僅僅只是殺意臨身,莫羅就感受到了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感受到了那精純到極至的殺戮劍意!

    感受到刑天這可怕的劍意時,莫羅的心中不由地暗嘆道“好霸道,好暴虐,好可怕的殺戮劍意,看來刑天在秘境世界之中得到的好處比想象的還要恐怖,難怪那些世家豪門會如此大動干戈,僅僅只是這可怕的殺戮劍意就足以讓任何一大勢力動心!”

    世家豪門,諸多大勢力有沒有頂極的傳承?有,而且都不少,可是如同刑天這樣可怕的殺戮劍意,卻依然能夠讓他們動心,原因很簡單,因為殺戮劍道是真正培養鐵血戰士的最強傳承之一,而且也是最容易修行的傳承之一,當然也是反噬最可怕的傳承!

    沒有足夠強大的意志,修行殺戮劍道,絕對會被殺戮之意侵蝕自身,漸漸化為一尊只知道殺戮的傀儡,對于真正的修行者來說,這的確很兇險,千萬人中也不見得有幾人修行,可是對于世家豪門,還有各大勢力則不同,他們不害怕,相反他們渴望得到這樣的傳承,有了這樣的傳承,他們就可以組建起屬于自己家族的鐵血之師,殺戮傀儡沒有什么不好的,世家豪門之中有得是秘術可以將這些殺戮傀儡煉成死士!

    “或許那些世家豪門并不是在打刑天身上本源至寶的主意,而是在打刑天這一身殺戮大道的主意,或許他們已經知道了刑天轉世之前的身份!”一瞬間,莫羅的心中不由地有了這樣的想法,把一切向更深的層次上想,把問題往最壞的方向上想,因為他的眼界很小,他所知道的,所看到的一切都很渺小,根本不清楚那諸多大勢力的底蘊!

    在這世界之中,那個世家豪門,宗派會沒有自己的殺手锏,會沒有自己的道兵,他們都有,只是他們不會隨意顯露出來,因為那都是底蘊,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出動的,刑天身上的殺戮大道雖然強大,但并不會讓那些世家豪門太過于動心,最重要的還是雷罰之城,只可惜沒有人知道雷罰之城已經不存在了,任是那些貪婪之輩再怎么推算,也都找不到雷罰之城的存在,仿佛這件至寶從來都沒有出現在這世界之中!

    原本刑天以為可以在莫羅這里得到幫助,卻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這不得不讓刑天重新審視自身,這究竟是為什么?是什么力量在影響自己,或者是影響莫羅,影響整個世界?是天地意志,還是那些隱藏在暗中的老家伙!若是前者還好說,自己的存在本身對天地意志就是一大威脅,對方要算計自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可是若是后者,那問題就大了!

    “唉!還是實力不足,若是自身有足夠強大的戰力何必受這份氣,力量,我還需要加快速度,增強自身戰力,只有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才能夠讓自己在這場大劫之中活下來,才能夠庇護那些跟隨我的人,才能夠站在世界的巔峰之上!”輕嘆了一口氣后,刑天搖了搖頭說道“既然莫大將軍沒有辦法,那我就此告辭,家母的事情還需要你多費心神,我相信沒有人愿意與一個沒有了任何顧及的冷血殺手為敵!”

    當刑天的這番話一落下,莫羅的神色大變,這是赤、裸、裸的威脅,也是警告,可是沒有任何一方勢力敢無視這份威脅與警告,之前的一切足以說明刑天有多可怕,自家若是招惹了這么一個可怕的敵人,那絕對是天大的壞事,稍微有點理智之人都不會這么做!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可是天地大劫,在大劫之中天機晦暗,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理智的人或許有,但更多的是那無頭腦的瘋子,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跳出不個瘋子來挑釁刑天的底莼,一但這樣的事情發生,后果真得不堪設想!

    “該死,刑天這也是在警告我,看來他真得沒有把帝國運朝放在眼里,沒有把我這大將軍當成一回事,看來他真得是一尊遠古強者轉世,而且已經拿回了自己上一世的記憶與傳承,甚至是殺手锏,或許那秘境世界之行就是刑天蛻變的開始!”

    “咝!”當想到了這里時,莫羅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氣,秘境世界之行,難道說刑天這個瘋子是那一個時期的強者轉世輪回,他之所以來北方之地,之所以會進入秘境世界就是為了拿回自己上一世的一切寶物,若真是如此,這就太可怕了。

    “刑天道友請放心,我莫羅自會盡心盡力!”心中雖然有著無盡的震駭,可莫羅臉上卻依然平靜無波,仿佛是沒有聽懂刑天言語中的威脅之意,又或者是絲毫沒有放在心上一樣。

    看了莫羅一眼,刑天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轉身直接離開了,走得是那么平靜,平靜的讓人感到可怕,感到恐懼不安,在這一刻,莫羅在刑天身上仿佛看到了殺戮神魔的影子,刑天的這尊幻身就是一尊從遠古中跳出來的殺戮神魔是那么的可怕!

    “好可怕的刑天,僅僅只是這么短暫的時間就拿回了上一世的力量,那怕現在他的境辦不高,可是這一身殺戮氣息足以震懾一切敵人,看來這北方之地真得不平靜了,人族領域也將掀起一場血雨腥風,希望通天河水神沒有身死魂消,要不然麻煩大了!”說到這里時,莫羅又長嘆了一口氣,自己雖然是北方之王,可是整個北方自己真得可以控制住嗎?那些世家豪門沒有把我的命令當成一回事,陰奉陽違,而如今連刑天都可以無視我的存在,更不用說那些正要蠢蠢欲動的野蠻人鐵騎,這北方之王真是一個火坑啊!

    感嘆歸感嘆!可是若讓莫羅放棄北方之王,放棄這片自己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地盤,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僅僅是莫羅放不下這份富貴,最重要的是他不是一個人,他身后有著跟隨自己的無數將士,他可以不為自己考慮,卻不能不為背后的將士考慮,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當踏進這個圈子時,再想要脫身,只有身死魂消!

    北方之王,看起來很威風,可是內在的苦處只有莫羅自己清楚,可是再苦也得堅持,這就是他的追求,這就是他的生活,他沒有辦法擺脫自身的諸多因果,只能沉入其中,若說他有野心,那是一定有的,但他卻沒有想要自立為帝,要掀翻帝國的統治。

    刑天漸漸遠去,莫羅的心情也是逐漸沉重,他心中十分清楚,這一次與刑天見面之后,下一次見面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也不知是什么形態,是敵還是友都很難說,畢竟自己如今是身不由己,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只是一個牽線的木偶。

    “何許有些事情真得需要攤開來說,無論母親有什么隱情,但局勢到了這一步,我已經沒有退路了,不把自己的出身弄清楚,不弄清這一身因果為何而來,自己的修行必會受到影響,時間不等人,留給我的時間真得不多了!”在離開軍營,在與莫羅分別之后,刑天心頭之上的陰影是越來越重,仿佛是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警告著自己危險即將到來。

    片刻之后,刑天搖了搖頭嘆道“人性啊,人心啊!真是有意思,沒想到手狠手辣的我也有今天這樣猶豫的情況,也會為了這一份親情而顧及這么多,這就是人性,這就是人心,那怕是洗滌了靈魂,重塑真身也擺脫不了這份情感,這究竟是修行的倒退,還是進步!”

    對此,刑天也弄不清楚,或許整個世界也沒有人能夠弄明白,不知道為何,自從進入到這界域戰場世界之中,刑天心境一直都在發生變化,一直都受這人性復蘇的影響,變得有些多愁善感起來,不再如之前那樣冷酷無情,仿佛是自己一切都在改變!

    是環境改變了自己,還是修行改變了自己,又或者是自己原本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刑天又搖了搖頭,很快放棄了這份無聊的思考,或許這問題對自己的心境修行很有幫助,但刑天現在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可以浪費,本尊那邊隨時都會有所變化,自己不能再把時間浪費在這些事情之上,只有快點弄清自身因果,借助這尊幻身破除因果,自己才能夠安心!

    不知不覺之間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而站在門前,刑天卻停下了腳步,與普通人一樣稍微猶豫了片刻方才進門,雖然自己不在,但這里依然如常,一切都打理得很好,這讓刑天心中不免又暗嘆了一口氣,心中更是雜念浮生,這就是親情的力量,這就是命運的力量!

    看著自己的母親,刑天話到嘴邊卻收了回去,雖然自己很想詢問,可是卻不知道如何開口,只能默默地注視著自己的母親,感受著彼此之間的那一份親情的喜悅。

    看到刑天那欲言又止的樣子,刑天的母親輕嘆一聲說道“回來了就去休息吧,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也知道你很想要了解自己的身世,也明白這與你自身修行有聯系,等你休息好,我會一一告訴你的,我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是一尊遠古強者轉世,這一世的牽掛對你的修行來說有著一定的影響,無論如何,你都想知道一切!”

    刑天點了點頭,事情的確如此,而從自己的母親口中說出來,刑天有一種莫名的悲傷感,可這就是事實,無法改變的事實,自己的確是轉世輪回之人,擁有著上一世的記憶,無法如同那些正常的小孩子一樣偎依在自己母親的身邊,跟隨在自己母親的身后!

    著筆中文網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