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仙侶情俠傳 > 非人過是非(20)
    柳燕沒有詢問,示意斥候令當眾念誦。斥候令即念道“霜至眾家事,師尊可安好,師哥可安好,阿妹可安好,眾家可安好,他可好?”短短六句話,斥候令念到最后亦忍不住潸然淚下,這是女主人離開大半年來第一次來信。門外弟子聽得第五句眾家安好皆哭泣不已。姬靈霜在縱橫派的威信極高,嫁給男主人過后對待下屬也溫和了許多,這點改變讓縱橫派上下充滿了人情味兒,如此一個完美的女主人方值得眾人推崇。姬靈霜被殺手欺辱之事當時便被嚴密封鎖,眾人只知女主人是因翠屏峰之事吃了男主醋導致夫妻不和。事后眾人均知此乃霸皇挑撥之計,女主人陷入情愛之中一時失了方寸,其這番回信還提及了男主人,足見情意仍在,這是好兆頭。柳燕亦潸然淚下,數載的朝夕相伴她早已將阿姐當做最親的人,時至今日她也忘不了阿姐打自己時那心疼的眼神。只不過連番事故將兩人之間的推得越來越遠,縱是有心亦精疲力盡,不愿再次面對。姬靈霜早年便跟著姬沄走南闖北,上至北海,下至麻逸,右至東瀛,左至天竺數十年間踏足過九州方圓,閱歷極為豐富,有時候離開數年都不曾有音信,想尋都無處下手。在姬靈霜來信下面夾了一盒秘書,這是橫網的規矩,六司無權干預橫網的一切。柳燕拆開瞧來卻是姬靈霜自南洋商船從泉州予橫網送往大幕司,大幕司再稍來的,其心中不由甚是安慰。看來阿姐是在南洋的島礁上散心了,以她的性子住上個幾年也不稀奇。

    柳燕瞧過便將秘書燒了,隨后下令封鎖消息。其雖未用心領悟,但以縱橫派當前的局勢,阿姐的一點訊息都能引得縱橫派軍心不穩,竟而危及縱橫派當前的謀劃。雖然她并不知當前縱橫派的所作所為,但直覺告訴她該當如此。柳燕尚未收回思緒,橫網再有秘報傳來。秘報上所書,卯時一刻花易玄所部七十八人在十八里外的半月谷遇襲,生死不明。這是橫網第一波訊息,必有第二波,柳燕一眼瞧過便遞給了鄺佐。鄺佐瞧過之后,應道“敢在少林寺地界動手是為出其不意,花易玄非庸俗之輩,豈能這般容易受埋伏。”這一刻柳燕思緒突然清明起來,其緩緩搖頭,幽幽說道“以當前的局勢殺他只會激起武道的凝聚力,得不償失。”鄺佐暗嘆好厲害的心思,問道“你覺得這是圈套?”柳燕道“他帶的人只有兩隊縱橫衛,三隊八角衛,余下之人雖皆乃諸宗翹首,但缺乏聯合陣法堪驗確實容易受伏。不過你該明白他是陳坦秋調教的人,這便是他的手段。所不同的是當今天下除了黑榜,沒有人有這個動機。”柳燕一語且閉,橫網訊息再度傳來,伏擊之人戾氣暴虐,正是黑榜殺手無疑,鄺佐瞧得女主人深邃的變化以及不假思索的心思已看出三分女主人的神韻。

    柳燕瞧過訊息,冷冷一笑,冷聲道“算計到我頭上了,來而不往不非禮也!秘匣拿來。”秘匣乃縱橫派大幕司副使專職建制,縱橫派所有的機密訊息都匯聚在此,除了副使無人可調閱,屬于隨身職權。柳燕的念頭很簡單,瞧瞧周邊可有利用的情報。在正斥候伍令去取秘匣的同時,符昭肅穆問道“這是入局嗎?”柳燕不假思索應道“你的評價呢?”符昭應道“干練有余,肅氣有缺。”柳燕幽幽應道“你見過我殺人的樣子嗎?”符昭道“昔年你在邊關所為卷宗上一清二楚。”柳燕問道“差別在何處?”符昭應道“信念。”柳燕問道“理由呢?”符昭道“以男主人論,此生對其最具影響之人莫過于七殺,然后是慕秋白,而后才是陳坦秋,最后是你,再然后便是女主人。終其遇事以來,初心未改,尚能適應各種變化,并能下的狠心。你不同,此生對你影響至深之人乃楚掌門,其后方是陳坦秋,俠義公道在你心中刻骨銘心。入縱橫派以來,你不掌權一為避嫌,二為眼不見為凈,但內心深處始終排斥縱橫派唯利是圖,暗行暴虐之舉。你一旦入局,我等將榮辱共存。所謂士為知己者死,你若是個有能力的二主人,我等無不衷心推崇,反之則萬般擔憂。”柳燕幽幽說道“我早已入局,你覺得呢?”符昭神色一緊,說實話,他不太敢相信,這完全是女主人的路子。

    說話間,正斥候伍令取來了秘匣,屋中除了三會居盈桑,莜然,其余諸眾皆出門回避。柳燕在房中翻閱了半個時辰便將眾人喚了進來。桌上赫然已寫好了一份行頭,鄺佐瞧過之后霎時對柳燕有了翻天覆地的認識。這份行頭的來源關鍵在于事務判斷,第一步即通過附近的四方門直接去救援,兩方暗中早有盟約,憑四方門的盟書印版四方門將全權配合。同時柳燕以縱橫派大幕司副使的身份向在附近行事的明門左三部擎天部長鶴亭飛雪下令,全殲花易玄。同時縱橫派調集三百雙衛隨柳燕一路南行,目的地尚在五十六里外的雁行城。所謂擒賊先擒王,柳燕若想解圍必先找出幕后主使。花易玄作為武林盟名譽第一人物其護衛建制甚至超過皇宮大內,雖說其部下傷亡慘重,但花易玄若死將是山崩地裂,得不償失。無論是朝武,還是黑榜,異端勢力都保持和氣生財的最大忍耐,人力的消滅并不能徹底解決事情。

    柳燕判斷五十六里外的雁行城看似輕描淡寫,卻是作為指使人才有的頭腦。一切均依賴縱橫派對宋境山川地理多年的詳細圖書立冊,以及朝廷建制行人出行習慣和謀劃的心境。花易玄與柳燕走的雖是兩條路,幾乎并肩而行。宋庭的地圖山川鄺佐均一一記在腦海中,雁行城聚眾一萬三千余戶是個處在平緩處,為南北交際之要道,向南數十里便是桐柏,僻處行事可進可退,若所料不差,以花易玄的腳力超不過半日便會到得此地。柳燕言行所爆發出的英氣讓符昭等皆刮目相看,聰慧的人確實更容易吸收也更能隱忍,諸眾小瞧這個二主人了。但凡事皆非表面所成,女主人所做的這一切亦非表面如此簡單,幕僚司一行人亦開始期待了。

    子時深夜,雁行城。

    新任四方門東門招討使唐玉站在一小農屋中盯著眼前的沿河默默入神。南門自當年朝武一戰后名存實亡,留下的只有泱泱大義的美譽。郭曉身形雖胖,卻暗中制定了親武保朝的方略,盡管皇帝陛下知曉其沒有阻止,畢竟大宋皇土上的壞法之徒實在太多。親武的策略他并不反對,保持適當即可,四方門重組后,勢力雖大有提升,但監察司的職權太大干擾了四方門的運作,如此下去四方門尚能堅持多久?唐玉終究只是皇帝陛下的親信,無力改變四方門當前的困境,像這種殺人的勾當反而能宣泄一些心中的郁悶之氣。身后美婢夏荷瞧得男主人的消沉頗為擔憂,四美婢如今只剩她一人,唐玉便是她全部的精神支柱。

    這時斥候司長前來稟報,明門左三部擎天部部長鶴亭飛雪領著擎天部四十余人正在向同福驛站潛行靠攏。唐玉微微一笑亦是膽寒,這便是縱橫派,用具的運用在縱橫派手里早已爐火純青。有了盟網的訊息匯聚,無論是黑榜還是異端勢力任何一點點的暴露都將帶來滅頂之災。伏擊花易玄看似輕易,其身后卻是武林盟諸宗,江湖門派,朝廷官家,黑暗,四方門聯合所成,亦是花易玄在外停留一年之久的根本原因,總有魚會上鉤的。便在這雁行城中,天下有勢力的組織絕對不會放過這種南北交通要道的滲透。這些殺手之所以會暴露,只因一個殺手殲殺良家女子沒有一刀砍死,從而畫出一個身形異樣的男子。

    同福驛站棧外,鶴亭飛雪與兩個部下喬裝打扮站在客棧外細細打量,這一次他接到的不是張少英的命令而是來自柳燕。這個在明門無甚職權的女子竟然通過盟網向他們傳遞了命令,可惜這個命令張少英早在月前便下達了。殺手圍攻花易玄若只是刺殺便太愚蠢,這是與異端勢力的再次較量。大局在眼,適所當為,當殺手都開始有了大局觀念,這是一種很可怕的覺悟。殺手知道自己為甚麼而活,明門之間的親情日漸濃厚,整個門派凝聚力空前高漲,這一切歸功于張少英的謀劃。雖然不知客棧中是誰,但巨網收縮了將近七百里,今日其在劫難逃。

    不等鶴亭飛雪下令,圍在驛站外的殺手火箭齊射,驛站頃刻間火苗高竄,大火淋漓。抬手間便燒了朝廷驛站,這份死罪在殺手眼里并不值得一提,因為他們原本的身份便是殺手,刺殺目標為花易玄。無論對方出不出手,殺手伏擊花易玄都將成為事實,只不過對方出手了。驛站火苗一起,驛站內的人無法堅持,此時此刻唯有殺出一條血路,他們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如何暴露的。

    鶴亭飛雪的擎天部在明門左三部為最強,外哨,暗哨,內遞,外圍,中軍,前鋒,探子等建制齊全,人員能力極高,他們早已布好局。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