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元尊 > 《元尊》正文 第八百四十章 法域出手
    咻!

    天空之上,三道光影疾掠而過,帶起尖銳的破風之聲。

    周元將速度催動到極致,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是感覺到后方兩道身影在迅速的接近,他面沉如水,眼下的他,不需要擺脫這兩位天陽境強者,他要做的,是拖延一些時間。

    事到如今,他如何猜測不到,這里的截殺,必然與火閣甚至天靈宗有關系,此前的他,可沒想到對方會如此的喪心柴,這可是要引起眾怒的啊,就算是天靈宗也頂不住的吧?

    周元心中掠過這些心思,而下一瞬,他面色忽然的劇變,因為他感覺到四周的空間在此時變得粘稠起來,而他的速度陡然減緩,猶如是被困入琥珀之中的蚊蟲一般,難以掙扎。

    “虛空凝固?源嬰境強者?!”周元眼中掠過一絲駭然。

    為了對付他一個神府境,竟然出動了源嬰境強者?這他娘的還要不要臉了?

    在周元的前方,虛空波蕩,一道銀袍身影閃現而出,恐怖的威壓鋪天蓋地的散發出來,壓迫得周元渾身的骨骼都是嘎吱作響,猶如將要爆碎。

    “小閣主,竟敢污蔑我天靈宗,今日誰都保不足!”

    銀袍身影眼神陰冷,手掌拍出,看似輕飄飄的一掌,卻是蘊含著死亡的氣息,直接對著周元頭顱拍去,這若是被拍中,恐怕連神魂都得被當償滅。

    天地間不少目光都是看見了這一幕,當即爆發出驚呼。

    “那是天靈宗銀光府府主錫光!”

    “發生什么事了?這位錫光府主竟然在這里對風閣閣主出手?”

    “難道天靈宗真是造反了?”

    “怎么可能”

    “”

    遠處,有著諸多氣勢兇悍的光影暴掠而來,那些是天淵洞天的執法護衛,他們遠遠看著這一幕,皆是怒喝出聲“字!”

    雖說都知道這錫光府主在天淵域耍橫是出了名的,但在天淵洞天出手,那就是壞了規矩!

    可面對著那些執法護衛的暴喝聲,錫光目光一閃,猶如未聞,掌風更為凌厲的拍下,今日之事,做都已經做了,那就只有將周元抹殺,這才能夠將事情最攜,不然周元一旦活下來,瘋狂撕咬,反而更為的麻煩。

    縈繞著死亡氣息的掌于眼瞳中急速的放大,那股濃郁的死亡味道,讓得周身渾身都是緊繃起來。

    “嗡!”

    不過,就在那死亡之掌距離周元不過尺許距離時,天地間忽有一道難以言明的波動蕩漾而過,再然后,周元便是發現那面前錫光的身影,似乎也是如同他一般的凝固了。

    而且,錫光掌上凝聚的恐怖源氣,也是在這一刻不受他控制的散逸開來,他體內那磅礴無盡的源氣,似乎在此時被君的封閉,再也無法運轉絲毫。

    “法域?!”

    錫光臉龐上掠過一抹駭色,此時的他,猶如毫無源氣的廢物,而能夠讓得他這種源嬰境強者變成這般涅,也唯有那無所不能宛如神邸般的法域了!

    天淵洞天的法域強者出手了?

    他那原本凝聚著恐怖源氣的手掌落在了周元天靈蓋上,不過卻只是帶來一道輕輕的聲響,那種感覺,宛如輕拍了一下周元的腦袋。

    感受著腦袋上宛如撫摸般的掌印,周元也是愣了愣,那點力量連他的頭皮都破不了。

    什么情況?

    心中驚疑,但身形恢復的周元手腳卻是不慢,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直接抬腿一腳踹在了面前身形凝固的錫光臉龐上。

    一個黑黑的腳印出現在了錫光臉上。

    而他也是被周元這一腳直接踹飛了出去。

    錫光穩住身形,卻是氣得險些發瘋,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堂堂銀光府的府主,竟然被一個神府境一腳踹在了臉上?!

    不過,就在他氣急敗壞要沖向周元時,一道清澈的淡淡聲音,忽的在這天地間響起。

    “什么時候連天靈宗的一個府主,都能夠在天淵洞天肆意妄為了?這是將我矢蒼淵大尊親自所定下的規矩視為無物嗎?”

    聽到那清淡的聲音,錫光面色頓時一變,渾身一個激靈,猛的抬頭,只見得虛空上,一道修長的身影顯露出來,那鮮明的酒紅色發絲以及英姿颯爽的容顏氣質,直接是表明了她的身份。

    “拜見郗菁元老!”

    在那下方的楔島上,無數人影皆是躬身行禮,面露敬畏。

    “郗菁大人。”錫光也是連忙抱拳行禮,他怎么都沒想到這位元老竟然會如此快的就現身了,而且這種事情,怎么會引得元老出現?!

    來一些執法護衛不就夠了嗎?

    郗菁冷徹的眼眸盯著錫光,眼神深蔥著一協意,周元與她都修煉過混沌神磨觀想法,所以兩人間的神魂有著一種特殊的聯系,先前她便是察覺到了周元神魂劇烈的波動,這才能夠第一時間趕來。

    若是周元沒有修煉過混沌神磨觀想法,恐怕今日還真是被這錫光得手了。

    “錫光府主要解釋一下你在做什么嗎?如果壞了規矩,就算你是天靈宗府主,今日也得遭受懲處。”郗菁冷聲道。

    錫光聞言,急忙就要說話。

    不過周元卻是先聲奪人,大喝道“稟郗菁大人,前些時日我外出任務,遭遇風閣副閣主方鰲率人襲殺,但卻被我識破反殺,這錫光府主在此暗殺于我,意圖謀殺,視蒼淵大尊所定規矩于無物,此心乃是等同于謀逆,我懷疑這銀光府有心想要給天靈宗抹黑,背叛天淵域,還望大人明察!”

    周元今日也是被這錫光驚出一身冷汗,心中驚怒,眼下直接就一個巨大的屎盆子先扣過去。

    而這天地間,無數人聽到此話,皆是嘩然出聲。

    那錫光則是被氣得面色鐵青,怒喝道“滿嘴胡言,郗菁大人,這周元殘害同僚,我弟子方鰲便是被他所害,我此次出手只是想要將他擒獲,問明緣由!”

    郗菁平靜的道“你二人各有說辭,此事我暫且不理,但你在天淵洞天違規出手,卻是眾人親眼所見,不得不罰。”

    她那纖細白皙的手指伸出,對著錫光一點。

    錫光身軀外,有著源氣鎖鏈凝煉成形,直接是將其攬,而在那源氣鎖鏈下,錫光堂堂源嬰境強者竟是半點反抗都做不到,便是束手就擒。

    周元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的有些驚嘆,先前那錫光對他出手,僅僅只是氣勢就幾乎將他生生碾碎,可如今錫光在郗菁師姐面前,卻是宛如嬰兒一般,隨意就被制裁。

    法域強者,恐怖如斯。

    錫光見到郗菁直接將他制住,心中也是有些惱怒,但卻不敢怒斥,只能忍著氣道“郗菁大人,此事我不服,我要求見玄鯤宗主!”

    郗菁淡淡的道“放心,我已經派人去通知了,我也想要聽聽玄鯤宗主對于在天淵洞天違犯蒼淵大尊所定規矩的人如何懲處。”

    錫光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不明白以往面對比較平和的郗菁,為什么這一次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一個小的風閣閣主,至于真要和他們天靈宗鬧僵嗎?

    他摸不準郗菁的心思,也不敢再多說,只能安靜下來。

    隨著他們的沉默,這天地間的氣氛變得壓抑了起來,很多敏感的人已經隱隱的察覺到,今日的事情,恐怕是會引起不小的動靜。

    而這般沉默,持續了半晌,此處的虛空便是波蕩起來,再然后無數道敬畏目光見到一名瘦弱的老者緩緩出現,而隨著這位的出現,天地間的源氣也是變得愈發的沉重了。

    天淵域五大元老之一的玄鯤宗主,也在此時,真身降臨。

    筆趣閣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