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神話版三國 > 第三千三百零一章 突破極限
    陳曦在聽到趙少卿說是差不多五六百年后就該成功的時候,莫名的有些懵,該說是這些家族的節奏實在是詭異,還是該說這些人的時間觀念太過詭異,亦或者該說這群人實在是太能堅持?

    可不管怎么說,你們這些家伙根本就是有毒吧!

    “算了,散了,散了,該教書的教書,該干活的去干活,會稽王氏的跟我來一趟。”陳曦無語的看著這群世家,最后還是決定算了,就算是花費個五六百年的時間,漢室這邊穩穩應該是最快的。

    之前王氏和鄒氏動手完全就是在氣頭上,現在被陳曦打了個茬已經消氣了,又能坐下談了,更何況陳曦還將最年輕氣盛王利弄走,這場子算是能再一次安靜下來。

    “陳侯,您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們嗎?”將陳曦送出私塾,王利跟著走出來之后,莫名的有些忐忑,相比于之前收拾鄒鼎時的氣勢,以及之前一群人和陳曦交流時的狀態,現在在單獨面對陳曦的時候,王利莫名的有些小心翼翼。

    畢竟這等隨意一言一行就能決定一個家族命運的人物,王利單獨面對的時候莫名就會有些心慌。

    陳曦掃了一眼亦步亦趨跟在自己身后的王利,對方年歲甚至比自己還大一些,但這個時候明顯有些木訥,陳曦不由得嘆息一二,他也明白這是非常正常的情況,隨后笑了笑招呼道,“王兄,帶我去王氏的駐地可好,我打算和王氏談點東西。”

    “不敢當,不敢當,陳侯還請上車,我送陳侯前往即可。”王利略有慌張的說道,陳曦無奈,先行登車,而后王利親自趕車一路往北,順著平直寬闊的道路,在大約二十分鐘之后抵達了自家的居住地。

    會稽王氏并沒有居住在城內,實際上并不是所有的世家都喜歡住在新城內,有不少的世家都居住在城外,反正道路只要修通了,用不了多久就能進城,對于曾經這個時代的普通百姓而言五十里外可謂另一個世界,可對于世家而言從來都不是如此。

    “陳侯已經抵達了。”王利駐車之后對著車廂內部招呼道,而這個時候會稽王家也組織了一部分的人手出來迎接,在王利為陳曦趕車的時候,已經有快馬前來通知會稽王家了。

    不過就算是如此會稽王氏也就組織了十來個人來迎接,至于其他人,組織不起來,這個家族屬于那種理工科的硬核家族,家主其實是從兩級分化的另一極,也就是欺男霸女,胡來的那一極找來撐場子的。

    畢竟你不能要求搞理工的那些人接人待物和專業人士一樣,好歹需要一些撐面子的人物。

    當然沒有送上雷亟臺劈死說明這人并沒有壞到需要干掉的程度。

    因而家主就由這位繼承了,同樣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就是給家里那些大爺們和外面來交流的大爺們服務的,自然在聽說陳曦親自來了之后,自是組織人手親來迎接。

    當然家里那些真正研究雷電的大爺,他也不敢叫出來,萬一不小心過去被電了,怕是這把連組織人員都沒有了。

    “這是?”陳曦看了看王家青磚建造的近乎堡壘一樣的宅院,沒說什么,他當初給世家的好處之一就是去北邊的話,眼不見心不煩,你們的宅院只要不建成皇宮我都不管,結果這還真建成了鄔堡加碉堡的造型了,該說是這群人也真是缺乏安全感。

    “在下會稽王氏家主,王良,陳侯稱我為伯子即可。”王良小快步走了過來,帶著幾分崇敬說道。

    “你家該不會在占人家瑯琊王氏的便宜吧,我記得他家也有一個這名字的,叫仲子?”陳曦笑道,會稽王家什么情況,他也知道,這個家主真的是用來給其他的解決衣食住行的。

    “哈哈哈,其實是我們家輩分高一些,沒辦法祖上底子薄,分家的時候人窮,娶妻娶的晚,所以輩分高一些。”王良伸手扶了一把陳曦,笑的有些無良,但這等笑言一出,雙方明顯拉近了很多。

    “陳侯請了。”馬車被馬夫從另一處門送入馬圈,而之后王良親自邀請陳曦從正門過天井,進入正廳,這時席宴也已經擺好。

    陳曦也沒有拒絕,在王良的引導下進入了側席,而王良移動了幾案之后取消了主席坐到了另一側,而后各種菜色迅速由侍女上齊,從這一點說的話,各家各姓到現在依舊是大戶。

    實際上陳曦也確實是沒有直接動世家,和陳曦做交易的世家,基本都是賺了,只是陳曦背靠漢室賺的比世家多的太多,才顯得時間變窮了,可真要說,各大世家現在依舊是大戶。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這邊也才真正進入了正題,雖說直接談正事也行,但面子該給就要給,更重要的是中國這個地方,談正事的時候其實很難繞過餐桌的。

    “陳侯,此次巡查天下可有所得?”王良放下筷子,神色溫和的說道,相比于普通王家人對于陳曦的敬畏,王良更多是崇敬之色。

    “整個漢室在整體變好,但社會的向好并沒有徹底解決一些問題,加之還存在一些我當時規劃時的疏漏,需要進行一些調整,這山河親眼看看才能看到美好與丑惡。”陳曦放下酒樽帶著嘆息說道。

    整個漢室確實是在向好,但陳曦親自下去見到的惡事也不少,哪怕各大世家遷走之后,本地已經沒有了束縛各地官員行使自身權利的力量,可同樣也相當于沒有了壓制,有些官員已經開始朝著其他方向轉變了,他們開始在本地重新構建勢力。

    這種事情并不算是壞事,壞的地方在于,這樣被構建出來的勢力,有著陰暗的觸手,有著已經發黑的心,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監管和舉報確實是很給力,可架不住有些時候真的是鞭長莫及。

    “人性如此,為之奈何?”王良平淡的說道,反正他們各大世家已經跳出了這個圈子,你們中原內部的官員玩什么,也不會波及自家,自然可以站在一旁以第三者的角度嘲諷。

    “是啊,人性如此。”陳曦點了點頭,“實際上現在的監管已經很不錯了,算了,不說這個了,我巡視完北方,恐怕也沒時間去南方了,到時候讓崔季珪南下去巡查吧,果然應該在漢長安的九卿之外組建一個特殊的巡查組。”

    “這個消息我要是賣給南方應該價值不少。”王良笑道,陳曦聞言也是大笑,若是其他人他不會如此直言,可會稽王氏算了,會稽王氏跟南方那些人鬧不到一起去,否則的話,何必要選擇北遷,畢竟他們真要說的話,其實是南方世家。

    至于和會稽王氏關系還行的南方勢力,大多數外遷了不說,剩下的徐氏和姬氏,算了吧,別說這倆家族的消息本身就極其靈通,可能陳曦這邊剛組建,那倆家族就收到消息。

    就算是真因為一些事情被波及了,除非李優親自過去,其他人的話,好歹會考慮一下影響,不會一刀砍死,因而王氏這邊注定了是作壁上觀的節奏,看南方雞飛狗跳,這些人其實也挺開心的。

    “此來想找會稽王氏幫忙做一件事。”陳曦笑完,神色一整,看著王良神色鄭重的說道。

    “請講,若是力所能及,必全力以赴。”王良聞言挺直了腰身坐直了看著陳曦說道。

    “我打算在各地修建引雷的東西,我希望你家幫忙修建,外圍的建筑我可以找專業人員,但引雷的東西需要你們家幫忙。”陳曦非常誠懇的說道,以前還沒覺得,在這次反應過來之后,陳曦突然發現會稽王家的技術要完成轉換,簡直就是農業神器!

    不管是什么農業都是需要肥料的,而化肥怎么制作陳曦是沒學會,合成氨技術是真搞不定,但這不還有雷電制造二氧化氮,然后溶于雨水,落地和土壤發生反應變成氮肥的技術嗎?

    這個過程中,降雨本身就屬于陳曦的能力范圍,精神天賦覆蓋半個歐亞大陸,氣候調解功能極其完整。

    至于制造雷電,引雷電擊穿大氣,靠大氣之中的氧氣和氮氣制造二氧化氮這個直接是自然效果,所需要的只是王家讓雷擊變得更為頻繁,以及在農業區定點落雷。

    兩項技術漢室可都是有的,而兩者加在一起不就是天然制造氮肥的技術嗎?

    要知道后世人類工業制造化肥的巔峰產量,每年也就25億噸,而每年雷電制造的氮肥,因為每年雷電的次數不同,大致在一億噸到四億噸,這個技術掌握之后,陳曦覺得自己可以朝著后世努力兩下了。

    現在畝產五石到極限的原因其實不光是種子的問題,良種的話,曲奇其實還有更好的,但實際上現在制約畝產的其實已經是地力的問題了,而用這招解決掉肥料問題,漢王朝的人口,陳曦能在一百年之內堆到十億。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