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背后主使?
    此刻的韓立全身上下焦黑如碳,沒有絲毫生氣,也根本提不起半點法力。

    他想要控制自己的身軀,竟發現連動一動手指竟也無法做到,只能任憑軀體朝著那處漆黑裂隙飄蕩而去。

    “這只是幻境,不是真的,絕對不是真的……”

    韓立在心中不斷告訴自己,識海之中掀起狂風巨浪,想要清醒過來。

    可就在這時,高空中的裂隙前方,突然虛空波動,蕩漾起一片肉眼可見的漣漪,緊接著,三道淡黑色虛影從中一穿而過,朝他游蕩而來。

    速度似緩實疾,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拉近著距離。

    他身體雖不能動彈,雙目卻看得分明。這三道虛影身體皆是虛化,如同靈體一般縹緲無依,只有一顆頭顱看起來如同實質,那面容竟然與自己一模一樣。

    “這是……心魔?不,這是域外天魔……”韓立心中頓時一凜。

    然而下一刻,一道天魔虛影就已出現在身前咫尺處,并二話不說的撞擊在了他身上。

    “嘭”的一聲響。

    韓立周身猩紅裂紋光芒大作,整個軀體沿著裂紋四散崩裂開來,整個人就如同一件古舊瓷器砸在了地上,摔裂成了無數片。

    驚駭之際,韓立赫然發現,自己的軀體雖然崩碎,神魂卻外溢而出,化成了一道青蒙蒙的青光虛影。

    然而卻是同樣無法動彈分毫!

    周圍那三道天魔虛影一見此景,頓時如同饑餓了數日的海鯊看到海魚一般,立即從四周游弋而至,張開大口朝著他的虛影撕咬了上去。

    只聽“噗”的一聲輕響。

    韓立身上的青光頓時被其撕咬下一大塊,吞入了腹中。

    一股無法言喻的疼痛之感傳來,他自問淬煉體魄從無懈怠,對于疼痛一事的忍耐度也遠超常人,此時卻也不由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那種疼痛不似噬骨剝皮,卻更猶勝之,根本感受不到疼痛起于何處,只能清楚的發現自己的神魂正在一點點被撕碎,意識也逐漸變得衰弱起來。

    他能看到那三道虛影正在地不斷蠶食他的青光軀體,每吞食下一口,其虛幻的軀體就會變得凝實一分,其臉上露出的貪婪笑意也就更加濃重幾分。

    這……還是幻境嗎?

    韓立此時根本無力反抗,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絲疑惑。

    難道我真的并未渡劫成功,之前什么靈寰界,什么柳樂兒,什么黑風海,什么甘九真……都不過是域外天魔作祟下的一場虛無夢幻?

    我自持神通廣大,被譽為靈界第一大乘,看來終究還是沒能抵擋這域外天魔……

    俱往矣……

    韓立的意識變得越來越模糊,周身青光也變得越來越淡薄,幾乎已經快要變得透明消失了一般。

    “韓道友,切莫沉溺幻境,我域外天魔可并非如此啊……”

    突然,一道有些冰冷的聲音在周圍虛空中驟然響起,如同一盆冷水突然澆在了韓立身上。

    他已經變得模糊的視線,重新清晰起來,神識之中驟然響起一聲冰冷低喝,其耳中立即有一道尖鳴響起,仿佛數把尖錐在腦中使勁一鉆,一股撕裂神魂的劇痛油然而生。

    與此同時,那些正在撕咬他身軀的天魔虛影,口中發出聲聲凄厲尖嘯,紛紛急速倒退而去,卷入虛空中消失不見。

    韓立眼前驟然一亮,清醒了過來。

    此刻,他還站立在原地,手中正捧著陣盤,保持著按指下去的姿勢。

    在其正前方,一襲黑衣的方磐正保持著前奔的姿勢凝固在了原地,其手中長刀刀尖直指著韓立的眉心,相隔不過尺許。

    四周的高大石柱上流光溢彩,正不斷閃動著攝人的光芒,不過卻再無法對韓立造成影響了。

    “魔光道友,多謝了……”韓立心有余悸,以心神聯系傳音道。

    “這等幻陣實在厲害,若非我天外魔族本就擅長此道,而你神識之力本就非一般真仙境修士可比,反哺于我這重傷之軀,恐怕后果不堪設想啊……”魔光也嘆息一聲回道。

    韓立沉吟片刻,不再多言,抬手又在陣盤上一陣虛按,口中也響起吟誦之聲。

    伴隨著大陣五彩華光一亮,韓立頓時發覺周圍光影變幻,他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了一間光線暗淡的大殿之中。

    在他的視線之中,方磐正雙膝跪地,滿臉都是驚恐之色,不斷向著前方叩首討饒,口里不斷叫著“師尊饒命,師尊饒命……”,似乎完全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韓立幾步走上前去,就見方磐身前的模糊光影中,正有一個渾身纏滿鎖鏈狀如僵尸一般的中年男子,大馬金刀地坐在一張漆黑大椅上。

    “大膽孽徒,妄用隔元法鏈,你可知罪?”僵尸男子正在沉聲呵斥道。

    跪在地上的方磐渾身顫抖,如遭雷擊,連忙答道

    “啟稟師尊,弟子動用此寶實屬無奈,只因弟子對付之人實在太過厲害,當年我們三人同往,拼的一人折損,二人元氣大傷,最終若非弟子動用法鏈,根本無法鎮殺那人。”

    韓立聞此,心中微微一動。

    深吸了一口氣后,他緩緩抬步走到僵尸男子身前,一轉身就朝著那張漆黑大椅坐了下去,身影竟一點點與之相重合,最終完全融入進去。

    “哦,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你等又為何要與之生死相搏?”他沉吟片刻后,以那僵尸男子的姿態,開口問道。

    “此人名為韓立,乃是一名下界飛升仙人。此人有一種特殊晶粒,內含時間法則之力,我等三人便是為了此物,才追殺于他的。”方磐連忙解釋道。

    韓立聞言,心中嘆息一聲,竟然是為了此物。

    “哦?竟然還有這等珍稀之物,你可弄清楚他是從何處得來的?”韓立繼續問道。

    “這個……當年雖然與之殊死相搏,卻并未能真正擒獲他,故而無法對其施以搜魂之術,所以弟子并不知道。”方磐開口答道。

    “你當真不知?”韓立幻化的僵尸男子眉頭一挑,冷聲問道。

    “弟子是真的不知,絕不敢哄騙師尊。就因此事未能辦妥,弟子與另外一人還都受到了不小的懲戒。”方磐顫聲答道。

    韓立聞言,心中微異,沉吟片刻后,開口問道

    “受何人懲戒?難不成你們三人也是受命于人,才做的此事?”

    “這個……啟稟師尊,這位大人身份之高背景之深非比尋常,弟子實在不敢妄言,還望師尊見諒……”

    方磐話還沒說完,胸口處就遭到一記重擊,整個人翻滾著倒飛了出去,“嘭”的一聲砸在了殿內的石柱上。

    只見僵尸男子雪白大袖一揮,一道青黑鎖鏈立即如同靈蛇一般急速射向方磐。

    “噗”的一聲輕響。

    一道血光在殿內迸射而起,那青黑鎖鏈竟是如長矛一般,直接貫穿了方磐的胸膛。

    方磐面色慘白無比,單膝跪地,半撐著身子,猛地嘔出一口猩紅的鮮血來。

    “師尊饒命啊……”其開口哀求,卻仍是不敢透露那人名諱。

    “事到如今還敢欺瞞本座。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本座今日就清理門戶,滅了你這孽徒。”僵尸男子面色一冷,整個大殿中便同時響起了“玱啷”之聲。

    只見滿地青黑鎖鏈紛紛飄蕩而起,懸浮在了半空中。

    方磐只覺得如同山岳般的磅礴壓力,從四面八方滾滾襲來,令他有一種近乎面對死亡般的窒息之感。

    “師尊饒命……弟子說,弟子說……”他連忙大聲叫道。

    韓立見狀,大手一揮,大殿之內所有鎖鏈重新安然落下,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他化身的僵尸男子目光沉寂望向方磐,靜等他繼續說下去。

    “當年驅使我們三人的便是……”就在其將要報出那人名諱的瞬間,他的面頰突然一陣扭曲,雙手抱頭哀嚎起來。

    一股明顯不屬于方磐的奇異神魂氣息,從其頭顱之上傳蕩開來,竟直接將周圍的幻境沖擊得一陣蕩漾,眼看著就要渙散開來。

    韓立暗道一聲不好,身形驟然前沖,徑直從幻境中脫離了出來。

    在他身前的方磐雖然還保持著原來的姿勢,可眼皮之下的眼珠卻是飛快轉動著,眼看就要清醒過來。

    韓立當機立斷,一步跨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下顎將其嘴巴捏開,翻手取出一枚龍眼大小的黑色圓珠,扔了進去。

    而后,其身形一轉,頭也不回地沖天而去。

    這時,陷入幻境良久的方磐終于清醒了過來,然而卻也為時已晚。

    他的雙目剛一睜開,唇齒之間就有一道青紫雷電迸射而出。

    “轟隆隆”一聲震徹天地的巨大聲響驟然傳來!

    一輪巨大的黑色驕陽隨即亮起,天地之間開始劇烈震蕩起來,久久不能平息。

    韓立懸立于萬丈高空,看著下方不斷坍塌的山峰和不斷升起的煙塵,神色有些陰晴不定。

    經過一番波折,他雖然終于將方磐擊殺了,心情卻并不輕松。

    他萬萬沒想到,在方磐那三人之后,竟似乎還有一名大有身份之人指使。

    而那人竟然還在方磐的神魂之上做了印記,方才就是這印記差點助他從幻陣中轉醒過來,也不知那人是否會因此已經知道方磐這里出了事,日后只怕要更加謹慎小心了。

    等到下方余波逐漸平息,韓立身形一動,飛落了下去。

    此刻,山峰上的法陣已經完全損毀,方磐的肉身也已經粉碎,就連半點神魂氣息也再無法感知到。

    韓立從廢墟之中尋回了方磐的儲物鐲后,又從一塊巨石之下,發現了那柄烏黑長刀,將之全都收起之后,身形一動,化作一道長虹直掠而去,消失在了天邊。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