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熔金煉劍
    “蛟十五道友,不必驚訝,今日主動聯訊于你,是有一件特殊任務,想邀請道友一起參加。”青光人影淡然說道。

    “在下若沒有記錯話,先前并未與麟九道友有過太多交集,道友又為何要特地來邀請我?”韓立眉頭一挑,問道。

    “蛟十五道友的名頭,近年來在盟中成員之間可是傳得十分響亮。先前僅有的一次合作中,道友你也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我知道你并非是浪得虛名之輩,故而才特來邀請你參與此次任務。”麟九雖然口中對韓立贊賞有加,但語氣平淡,只像是敘述事實,倒也沒有任何恭維之意。

    “要說名頭響亮,在下哪里及得上麟九道友?既然是能被麟九道友瞧得上的任務,想來多半也就不是什么容易達成之事了吧。”韓立笑著試探問道。

    “抱歉,此次任務的確有些特殊,初級成員根本無權參與,其他參與之人也必須精通法陣遁術才行。道友若尚未決定接下任務,那么便恕我不能告知具體內容了。”麟九緩緩說道。

    “任務內容無法告知,那任務地點總歸可以透露吧?”韓立聞言,想了想后道。

    “冥寒大陸。”麟九直接答道。

    “若此次任務是在那冥寒大陸上,就恕在下不能接取了。近日正好有些瑣事纏身,不宜遠行,還望閣下見諒。”韓立眉頭微微一蹙,婉拒說道。

    古云大陸以北,是一片遼闊無垠的封凍之海,海洋彼岸有一塊終年被堅冰凍土覆蓋,籠罩著漫天飛雪的冰原大陸,便是冥寒大陸。

    渡過封凍之海雖沒有雷暴海洋那般困難,據說還有傳送陣,但一來一回,也起碼要數年以上了。

    “道友不必急著拒絕,可先聽聽此次任務的獎勵,再決定要不要接取。”麟九對于韓立的拒絕似乎并不意外,又說道。

    “愿聞其詳。”韓立聞言,點了點頭說道。

    “除了三百仙元石之外,再多加一塊瑯銑云石。”麟九緩緩說道,似乎對自己給出的價碼相當自信。

    “看來道友為了請動在下,也是花了一番功夫,知道我正需要瑯銑云石,便來投我所好。”韓立心中一動,面具下的臉上沒有絲毫喜意,冷漠說道。

    “道友尋求瑯銑云石的任務,已經發布七八年了吧。至今仍掛在盟內無人接取,想來道友不會放過此次機會吧?”麟九意味深長的說道。

    韓立聽罷,低頭沉思起來。

    七八年前,他在一次外出執行無常盟任務途中,無意間翻出當年在玄冰山脈,從襲擊白素媛的清癯老者手上奪來的那本獸皮書冊,從中見到了一種十分古怪的熔金煉劍術。

    此術能夠通過熔煉特殊的精金和材料,來大幅提升飛劍的威力。

    若是同時熔煉成套的多柄飛劍話,還能使這些飛劍在戰斗之時融合為一柄,從而發揮出遠超原本飛劍的巨大威力。

    最重要的是,熔煉之后的飛劍,不僅外形與原先迥異,就連劍身釋放出的氣息,也會因添加了幾種輔材的緣故而發生改變。

    韓立幾乎當時就決定,要通過此法將自己的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劍,重新熔煉一次。

    不過,要以此法熔煉飛劍,所需要的靈材也是十分難得,其中最為重要的主材是斛紋精金,而最為重要的輔材便是瑯銑云石。

    說來湊巧,斛紋精金韓立自己就有,正是他之前在蜃元獸宮殿中,所得的那種暗金色金屬,后來玄冰山脈一役,他又從清癯老者那里得來了不少。

    至于其他材料,韓立在燭龍道內花了些仙元石倒也都湊齊了,如今唯獨就只剩下這個瑯銑云石一直沒能找到,無論是無常盟內,還是宗門內外的坊市,都是毫無音訊。

    “不知這塊瑯銑云石有多大?”韓立沉默良久后,開口問道。

    “此物之珍貴,道友應該也知道,報酬的也只有拳頭大小而已。不過即使如此,作為主材來煉制一柄飛劍,也是綽綽有余了。”麟九如此說道。

    “這個任務我接下了。”韓立沒有過多猶豫,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雖然這瑯銑云石只有拳頭大小,但作為輔材,將七十二柄飛劍煉制一番倒也足夠了。

    “好!有了蛟十五道友的加盟,此次任務定能順利完成。”直到這時,麟九的聲音里,才終于透露出幾分笑意。

    “既然我已經接下了任務,現在可以說說具體的任務內容了吧?”韓立問道。

    “此事不急。目前執行此任務的人員尚未集齊。道友大可做好準備,三年后,我們齊聚古云大陸北端的長弧島,屆時自會言明此次任務的具體內容。”麟九擺手道。

    “既是如此,那便到時再見。”韓立點了點,說道。

    而后,麟九也告辭一聲,身影一陣模糊,逐漸虛化消失。

    韓立收起牛頭面具,轉身出了密室。

    ……

    時間一晃,便是三年。

    古云大陸最北端,有一座凸出于陸地的半島,通體狹長,略帶彎曲地延伸向一片白茫茫的無垠海域。

    此島通體黝黑,上面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凍土冰晶,光禿禿的沒有半點植被。

    在長島盡頭的一塊巨大的黑色巖石上,正盤膝坐著一個高大身影,其身上穿著一件寬大的斗篷樣式黑袍,頭上則戴著一張青色的鹿首面具,卻正是麟九。

    在其身下的黑色巖石邊,還靠著一個身著赭黃衣袍,上繡梅花圖案的高瘦男子,其面頰之上則覆著一張鼠首面具,同樣是青色。

    透過面具眼眶處的兩只空洞可以看到,此人瞳孔極小,稱得上白多黑少,看起來恰如老鼠的眼睛,閃爍著賊兮兮的精光。

    “怎么已經等了七日了,那人竟還不來,架子可真夠大的。”頭戴鼠首面具的男子,嗓音尖細,瞄了一眼古云大陸的方向,有些不滿的說道。

    “麟十七道友,本來就是你我來早了些,既然約定之日未到,繼續等著便是。”麟九淡淡說道。

    頭戴鼠首面具的男子聞言,習慣性地扭動了一下脖子,低聲冷笑幾聲,沒有再說什么。

    過了約莫一刻鐘的時間,極遠處的天空中有一道青光飛閃而至,降落在了黑色巨石前。

    青光落處,現出一名頭戴青色牛頭面具的青袍男子,正是韓立。

    “麟九道友。”韓立目光從麟九兩人身上掃過,沖其拱了拱手,算是打了個招呼。

    “蛟十五道友,這位是麟十七道友。”麟九見狀,從巖石上站起身來,向著韓立點了點頭,介紹道。

    “久仰了。”韓立點頭說道。

    “久候了……”麟十七則是瞪著一雙小眼睛,上下打量著韓立,毫不客氣地說道。

    韓立聽出了對話言語中的不滿,只是笑了笑,并沒有多說什么。

    “既然人已經到齊了,現在我便說一下,此次任務的具體內容吧。”麟九從巖石上跳落了下來,來到兩人身邊,開口說道。

    韓立隨即向其望去,麟十七也收回目光,將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

    “據任務情報所說,冥寒大陸南部的暴雪森林區域內有一座合手谷,谷外布置有一座等階級高的禁制陣法。我等的任務便是,在不觸動陣法的情況下,悄悄潛入谷內,將在其中修煉的一名真仙境中期修士殺死。”麟九看了兩人一眼,繼續說道。

    “可知那座禁制陣法為何名目,有何特點?”韓立想了想,問道。

    “任務情報就只有我所說的那些內容,至于具體情況,也只有我們到達那里之后,方能知曉了。”麟九如此說道。

    “看樣子似乎沒什么難度,話說盟里的特殊任務怎么都是這副德性?每次都是藏藏掖掖的沒個準信兒……”麟十七撇了撇嘴,抱怨道。

    “好了,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吧。”麟九沒有理會麟十七,宣布道。

    說罷,其手腕一揮,一片燦爛金光如星辰垂野一般灑落而下,從中顯出一艘通體金黃的三層閣樓寶船來。

    此船長約三十丈,高也足有五丈,船舷兩側均刻有輕靈船身和加速飛行的密集符文,船身上的三層閣樓也是雕梁畫棟,鑲珠嵌玉,極盡奢華。

    “要前往冥寒大陸,可從煙陵島乘坐傳送陣。在到達煙陵島之前,就先乘坐我的金紋靈舟吧。”麟九說了一句,當先飛身而起,朝著寶船甲板上落了下去。

    韓立兩人見狀,也飛掠而起,一前一后落在了靈舟左舷的欄桿上。

    踏上靈舟之后,韓立目光掃過,就看到三層閣樓的廊柱和門窗上,也都鐫刻著紋路繁復的各式符紋,從中傳出陣陣靈力波動。

    每層閣樓之外,還都分別站立著幾個腰肢纖細,容貌極美的妙齡女子,她們身上全都穿著或純金或七彩的絲質羽衣,一個個看起來氣質出塵,恍若神仙妃子。

    不過,韓立很快就發現,這些看似美艷動人的女子,事實上全都是些精巧傀儡罷了。

    “兩位道友各自選一層閣樓暫住,若是有什么瑣碎之事,吩咐這些傀儡去做便是了。”麟九說了一聲后,便當先飛上最高處的一層閣樓,走了進去。

    麟十七看了韓立一眼,什么都沒說,飛身而起,落在了二層閣樓門前空地,探出手掌在門口的女子傀儡臉頰上摸了一把,嘖嘖稱贊道“喲,這手感還真不錯……”

    說罷,其“嘿嘿”笑著,推開閣樓房門,自顧自的走了進去。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