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白雀
    韓立身形一滯,連忙轉回身望去。

    只見紅字后方,影影綽綽地浮現出了一行淡金色的小字,上面以金篆文寫著六個字

    “白雀谷,現真輪。”

    那六個字都像是都籠在一層模糊金光中,讓人無法看真切。

    只是看了片刻,韓立只覺雙目干澀,忙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時,卻發現紅字后方干干凈凈,竟是空無一字。

    他心中一動,連忙朝身旁望去,就見周圍眾人正聚精會神地盯著石壁之上,不時低聲交頭接耳幾句,所有人皆是面色如常,顯然沒有看到剛才那奇異的一幕。

    “白雀谷……這是什么地方?”

    韓立腦海中一直回響著這三個字,卻始終想不起來燭龍道中有這么個地方。

    韓立心中念頭轉動,又嘗試了不同角度和方式,想要再次從這石壁上的紅色大字中看出一些端倪,結果卻沒有發現任何異樣。

    似乎方才那六個淡金色的小字是其憑空臆想出來,根本不存在的一般。

    但他卻心知,雖然猶如驚鴻一瞥,但以自己的目力,絕無看錯的可能。

    只是如此一來,他心中自然升起了一絲僥幸心理。

    不管怎么說,自己也得到那所謂的“白雀谷”中一探究竟才行,否則是絕不會甘心的。

    只是這地方到底在哪里呢?

    韓立在原地呆立半晌后,自顧自的走到一處角落,翻手取出了入門時得到的那張鐘鳴山脈的區域地圖,將神識投入其中,一點一點的仔細搜尋起來。

    結果這一站就是整整一個多時辰。

    韓立睜開眼睛,手腕一抖將地圖收了起來,臉上疑惑之色卻愈加濃重起來。

    他來來回回將地圖上所有的地名幾乎都掃視了數遍,確認沒有遺留,但卻仍舊沒有找到什么地方被喚作“白雀谷”。

    “難道是宗門內的某處不為人知的秘境?”韓立目光閃動,口中喃喃自語道。

    他心中如此想著,又踱步來到了石壁前,盯著又看了半晌后,這才轉身走出了太玄殿。

    片刻后,他身形懸浮于太玄殿外的虛空中,雙手倒背,青衫獵獵,臉上帶著一絲若有所思之色,接著身上遁光一起,朝著某個方向疾馳而去。

    ……

    是夜。赤霞峰峰頂洞府,一間密室之內。

    一張朱紅沁色的八仙方桌上點著一盞青色古燈,燈盞里不知燃燒著什么油脂,沒有半點煙氣,反而生著縷縷幽香。

    燈芯處的火苗異常穩定,沒有絲毫搖晃,看似只有拇指大小,卻將整間屋子都映照得亮若白晝。

    方桌之上,數本厚厚的青皮古冊堆疊著放在一角,三四枚玉簡就擺放在其一旁,另有一張七尺來長的黃色畫軸搭在桌沿上,一半卷著,一半拖在了地上。

    畫卷之上,丹青筆墨描繪著一座座栩栩如生的青色山峰,上面標注著一些個方塊小字,書寫著這些峰巒的名字,卻是一副精美的山河形勢圖。

    韓立此刻正坐在方桌后方,手里捧著一本有些殘損的泛黃古籍,聚精會神地翻閱著。

    這些玉簡書籍和畫卷,皆是鐘鳴山脈的山水紀略,乃是他今日方從御龍峰“內典閣”中借閱回來的。

    除了那幾枚玉簡之外,這些書籍和畫卷皆是孤本,本來是可以復制購買的,但他為了查閱最原始的地圖記錄,便花了比購買還要更貴的功績點,將這些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歲的原本古籍借閱了出來。

    韓立每一處細節都沒有放過,仔細查看了包括文字記錄和圖畫繪制的所有內容,然而直至現在,都沒能發現一處名為白雀的山谷。

    雖然有幾處名字與其相近,但大多都是些一看就不可能是什么宗門要地的地方。

    他查閱的重點,還是集中在當年從墨靈山河圖中看到的那些黑色區域上,這些地方大多都是宗門的一些禁地,大多數地圖上都沒有標注,但是一些文字記錄中卻多有提及。

    經過交叉比對之后,他遺憾的發現,當中仍沒有提及到白雀谷。

    此刻,他手中捧著的那本《古云經略》,已經是所有典籍中的最后一本了。

    事實上,這本書根本算不上是地理圖志,而是一本記載古云大陸風貌的山水游記,而撰寫它的人似乎也只是一個修行不暢的失意修士。

    不過,此書似乎成書年代極早,甚至可與燭龍道存在的時間相提并論,是以書冊之上都附著一層禁制法陣。

    一旦法陣撤去,書頁便會立即朽化成煙。

    韓立輕捻起一張書頁,向后翻去,目光順著上面記載的文字,上下掃動著。

    忽然,他眉頭微蹙,將古書拉近了幾分,盯著其中一段文字,仔細查看了起來。

    “西山有谷,白雀群生,嘗有牧子追雀而往,入谷不見谷,唯見氤氳霧繞中宮闕玉閣,高臺隱立,姮娥起舞,仙人對飲,惶惶不知所處……”

    韓立看著這則簡短至極的游記,沉吟不語,故事的后半段是這個牧童被金甲神人持鞭擊打,恍然醒悟后,才發現自己仍舊站在山谷之中,猶如夢游一般。

    這游記中所述的場景,在世俗間的志怪中頗為常見,往往被稱為海市蜃樓,算不得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唯獨這當中所說的白雀群生,惹得他頗為在意。

    先前翻閱查找過程中,也見過什么白鶯、雪雉、素鳶等等稱謂,唯獨沒見過白雀,這里才是第一次得見。

    之后,他又繼續將這本游記仔細翻閱完,最終才確定下來,所有書籍之中,唯有這一處,明確記載了白雀二字。

    “這西山又是何處呢……”韓立一手捧著古籍,一手在桌面上輕輕敲擊著,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他忽然停下敲擊的動作,將桌邊基本青皮古冊全都拿了過來,一一翻閱到某一頁,攤放在桌面上。

    韓立指著其中一頁,喃喃念道“酉西山,山高七千兩百五十七丈,山勢狹長,由南向北,陽坡生盧陽草、浣日花,產經磷石……”

    “西泉山,山高八千九百三十一丈……”

    “澤西峰,山高六……”

    ……

    月影西沉,很快就到了后半夜。

    一直坐在方桌后方的韓立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輕輕將桌上的古籍一本本合上,整理齊當之后,整整齊齊地碼放在桌子一角。

    桌上唯一還攤開著的,就只有那卷山河形勢圖了。

    不過,此圖也只攤開了不到尺許,上面露出的畫面乃是一座名為西林峰的山峰。

    此峰位于鐘鳴山脈西部,乃是一座靈氣不顯的普通山峰,因其上并無特別珍稀的靈產,故而一直荒廢著,并無長老弟子選居其上。

    其西部與蒲靈谷相近,東部與一條鐘鳴山脈的旁支山脈遙遙相對,中間就夾著的一條十分寬廣的半月形山谷。

    此山,便是韓立經過多方比對,挑選出來的那座西山。

    他相信,那個名為半闕谷的山半月形山谷,很有可能就是他要找的白雀谷。

    韓立手掌輕撫過去,八仙桌上的那盞古燈火苗微微一晃,熄滅了。

    燈芯之上,一縷白煙裊裊升騰,散發著幽香,經久不散。

    韓立出了屋子,掩上房門,徑直朝前院走去,可還沒走出廳堂,就看到夢淺淺正從游廊那邊快步跑了過來。

    “厲長老,要出來了,要出來了……”她還沒走到近前,就看到了韓立的身影,連忙開口叫道。

    韓立聞聽此言,先是眉頭微微一蹙,緊接著又眉頭一挑,臉上露出一抹喜色來。

    “走,去看看。”

    他口中如此說著,便一步迎了上去,手掌一挽夢淺淺的手臂,兩個人具是化作一道青光,眨眼間便從原地消失不見。

    片刻后,兩人的身影就出現在了洞府的一間石室之內。

    石室當中,那個小型的聚靈法陣還在運轉著,當中不斷有青色靈光閃動。

    一枚白色巨蛋立在法陣中央,不斷汲取著法陣匯集而來的天地靈氣,輕微地搖晃著。

    結果韓立二人望著巨蛋整整一刻鐘,卻沒見其有絲毫破殼而出的跡象。

    “方才搖晃的很厲害,蛋殼里面還不時有敲擊聲想起,我以為是它要孵化了,所以才急匆匆地跑去通知長老……”夢淺淺看著眼前這一幕,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韓立雙目盯著巨蛋,細查之下,發現蛋殼底部,竟然有一圈十分細微的裂紋,若不仔細觀察,根本看不出來。

    “它已經孵化了,只是出世之后沒有見到母鳥,有些畏懼,又重新躲了回去。”半晌,韓立搖了搖頭說道。

    說罷,他想了想,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多出來一根流光閃爍的長長羽毛,遞給了夢淺淺。

    夢淺淺有些不明所以地接過羽毛,直愣愣地看著韓立。

    “去叫那小家伙出來吧。”韓立笑著說道。

    夢淺淺點了點頭,長長睫毛眨了幾下,將信將疑地走上去,伸手輕輕地在巨蛋上敲了敲。

    巨蛋仍舊沒有絲毫反應。

    夢淺淺略一遲疑后,用手中的羽毛,輕輕在蛋殼表面輕撫了幾下。

    結果這一次,巨蛋似乎感應到了什么,先是一頓,接著又輕輕晃動起來,只是幅度比之前小了不少。

    夢淺淺美眸一亮,一邊用手中羽毛輕輕撫動著蛋殼表面,同時伸出一只手掌,也同樣輕輕撫摸了上去。

    巨蛋忽然漸漸停下了晃動,就這么安靜的一動不動起來。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