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六百二十四章 花枝
    回到洞府之內,韓立先是去看了一眼魔光,見其仍在閉關修煉,并沒有什么出現什么異常后,便回到了內室,來到桌案之前,取出紙筆開始描畫起來。

    隨著筆端輕移,一根根纖細線條浮現而出,漸漸構成了一個八角形的方盒圖紙,看起來頗為玄奧繁復。

    畫好了一張正面圖后,韓立略一打量后便放在一旁,又取出了一張白紙,繼續繪畫起來。

    不多時,七八張從不同角度刻畫出來的方盒圖紙,就全都平攤在了桌面之上。

    韓立目光掃過這些圖紙,滿意地點點頭,抬起兩指揉捏了一下有些酸痛的眉心。

    不多時,他又拿出了一張白紙,繼續繪制起之前景陽上人銘刻在地面上的那座符陣。

    “咦,這莫非是‘八元解陣’……”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忽然從身后響起。

    “蟹道友,你認識這些圖紙?”韓立手中刻畫不停,口中問道。

    他不用回頭,也知道來人是蟹道人。

    蟹道人的眼睛中也閃過一絲迷惑之色,就仿佛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叫出這個名字?

    “不知為何,好像一看到這些圖樣,自然而然就記起來了。”遲疑片刻后,他才開口說道。

    “哦,會不會是你原先主人封存給你的記憶,突然覺醒了一部分?”韓立聞言,又問道。

    “不知道。”蟹道人搖了搖頭。

    他走上前來,拿起之前的幾張圖紙仔細端詳了片刻,忽然開口說道“這里有些不對,陣紋的交錯點扭曲了一分,會影響到實際功用。”

    “你知道這東西怎么造嗎?”韓立心中一喜,連忙問道。

    “只要有材料,就能造。”蟹道人沒有絲毫遲疑,點頭說道。

    說罷,他接過韓立手中的筆,開始在白紙上一筆一劃地書寫起來。

    片刻之后,他將一個長長的名目單子遞給了韓立,說道“這上面這些材料備齊了,我就能造出這八元鑰。”

    “八元鑰……”

    韓立喃喃一聲,目光掃視了一眼上面寫的各種材料,心道怪不得景陽上人不擔心自己學去了這八元解陣,若不知道材料配比,就連這八元鑰他也造不出來。

    可也正是由此,韓立就越發覺得奇怪,為何蟹道人會知曉這些?

    不過,看蟹道人此前的神情便知道,他自己似乎有著同樣的困惑。

    “這八元解陣似乎只在一些特殊的洞天之寶上有用處,不知韓道友是要解開何物?”蟹道人忽然開口問道。

    韓立聞言,略一思量,手掌一翻,取出了那截從巨鼠身上得到的尾骨。

    將尾骨遞給蟹道人時,他的目光一直盯著其眼神和臉色,想要從中看出些細微變化。

    結果,蟹道人只是眉頭微微一蹙,面露一絲疑惑之色,接了過去。

    “蟹道友,可識得這東西?”韓立直接問道。

    “你若沒有提前說,我是看不出此物乃是洞天之寶的。”蟹道人看了片刻,遞還了回來,搖頭說道。

    “若不是在拍賣會上見到了一個與它氣息一模一樣的東西,我也不會發現它是個洞天法寶。等我備好這些材料,還要勞煩道友你幫忙煉制一下。”韓立聞言,點了點頭,說道。

    “無妨。”蟹道人說道。

    之后,韓立又詢問了一些關于八元鑰的材料信息,就匆匆出了洞府,再去了一趟聚琨城。

    ……

    兩個多月后。

    韓立洞府內的地面之上,一座小型符陣早已經刻畫完畢。

    蟹道人手捧著一只八角方盒,“啪”的一聲,將其打了開來,倒扣在了符陣中央。

    “韓道友,將那件洞天之寶放上來吧……”蟹道人回頭看了一眼韓立,說道。

    韓立手腕一轉,取出那截尾骨,放在了倒扣的方盒上。

    “解陣的口訣……”

    韓立話還沒說完,就聽蟹道人說道“只知道口訣沒有太大意義,要配合體內法力運轉。”

    “蟹道友能這么說,想來是知道如何運轉法訣的吧?”韓立笑著說道。

    “交給我吧。”蟹道人點了點頭,說道。

    說罷,蟹道人雙手掐動法訣,嘴唇不斷開合,開始默默吟誦起來,那口訣內容和景陽上人念誦的完全一致。

    片刻之后,但見其雙手一指,一道白光飛入獸骨。

    那截尾骨表面先是翡翠色光芒一閃,隨即綻放出一層耀眼銀光,如流水一般在骨骼表面漫延開來,使整塊尾骨都化作了雪白通透之色。

    在尾骨末端處,一枚銅錢大小的花朵紋路隨即浮現而出。

    韓立見狀,心中微微一動。

    這截巨鼠尾骨果然如他所料,就是那百造山第三代山主煉制的四件洞天之寶“花鳥魚蟲”其中之一的“花枝”。

    “此物已經解封,韓道友只需稍加煉化之后,就能打開了。”蟹道人將尾骨撿起,遞還給韓立,說道。

    “有勞了。”韓立點頭說道。

    他接過“花枝”之后,打量了片刻后,隨即盤膝坐了下來,雙手上下一合,將那截玉骨扣在掌心,煉化起來。

    約莫兩個時辰之后,韓立雙目霍然睜開,抬手拭去額角流下的汗水,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的眼中難掩欣喜之色,看了蟹道人一眼后,單手在“花枝”上輕輕一劃。

    只見那截玉骨光芒一顫,開始變得虛無透明起來,其上綻放出的燦爛銀光,化作了一道丈許來高的光門。

    “蟹道友,就同我一起看看這洞天法寶之內,有何乾坤吧?”韓立笑著說道。

    說罷,他便當下一步,邁入了銀色光門之內。

    蟹道人站在光門前正要跨步進去,身形忽然略微一滯,隨即又恢復正常,一步踏入光門之內,身影隨即消失不見。

    進得光門之內,韓立的身影便出現在了一片寬敞的草地上。

    其目光掃過,只見正前方草地盡頭處有一片茂密樹林,里面升騰著淡淡煙氣,看起來朦朦朧朧的,有些看不真切。

    韓立沒有急于進入那片樹林,而是先沿著洞天內沿飛掠了一遍。

    洞天之內的天際不高,不過萬丈而已,在往上就會有一層厚實的空間壁障阻隔,令人無法繼續上掠飛行,而四周的邊際也是如此,將整個洞天的空間限制在了一定的范圍內。

    一圈巡視下來后,韓立發覺與景陽上人的“魚枝”相比,這“花枝”內的面積大了不少,不過內里天地靈氣的濃度卻基本一致。

    巡查完畢,他帶著蟹道人飛落在了那片樹林中。

    一入樹林之內,韓立就明顯感到有一股淡淡的煞氣縈繞其中。

    在他身前的地面上有一條白色小徑,上面鋪設出了各種古怪圖案,蜿蜒著通往了樹林深處,而那些煞氣的來源,似乎就正是來源于此。

    韓立眉頭不禁微微一蹙,俯下身仔細查看了起來。

    看了片刻之后,他就發現這地面上的白色小徑,并非是以白色石板或是美玉之類鋪就,而是以一個個大小不一、形狀不同人骨和獸骨鋪就的。

    “怪不得那巨鼠尸身之上的煞氣如此濃重,其竟然還有如此癖好……”韓立不禁嘆道。

    沿著白骨小徑一路向內,林間的煞氣開始減輕了不少,道路兩旁出現了許許多多的靈花異草,其中既有韓立認識的,也有許多他未曾見過的,看起來藥齡都已經不短了。

    韓立沒有急于甄別和采集,順著小徑一路向內,就來到了一片方圓不過數百丈的紫竹林。

    林內紫煙升騰,靈氣氤氳,隱約能夠看到一座兩層閣樓樣式的建筑,周圍再無半點煞氣存留,看起來仙氣裊裊,頗有幾分仙人居所的模樣。

    韓立雙目之中藍光閃動,仔細查看了一下紫竹林,見其內并無禁制后,邁步走了進去。

    兩人進入竹林之后,走了數百步,就看到前方出現了一道籬笆院落,推開院門則看到院中還有一個小型池塘,里面紫煙翻騰滾動,中心還種著一株株紫金色的蓮花。

    “看來這洞天之寶內的核心就是這方池塘,和里面的這些紫金蓮花了。”韓立站在池塘邊緣,若有所思的開口說道。

    “不錯,這座洞天的根基就在這里了。”蟹道人也點點頭,贊同道。

    說罷,兩人沿著池塘上方架著的一座紫竹拱橋走了過去,來到了池塘對岸的那座兩層閣樓前。

    只見閣樓整體也是以紫竹構建,底部根基仿佛種在地面之上,隱約還能看到一些淡紫色的根系,樓體之外紫光濛濛,一看就知道上面附有禁制。

    “這紫竹樓修得倒是頗有幾分意思,借了池塘紫金蓮花的力量,與之根系相融合了一部分。一旦強行破開禁制,樓門或許能夠打開,但一定會損壞這處洞天的根基。”韓立眼中藍色光芒收起,轉頭對蟹道人說道。

    “這倒無妨,只要對九靈攝真術稍稍變通一下,就能在保證不傷紫金蓮花的前提下,打開閣樓禁制了。”蟹道人如此說道。

    “蟹道友說得如此輕松,想來是有十足把握,那就再有勞你一次?”韓立笑著說道。

    蟹道人倒也沒有推辭,只是默然無語的點了點頭,就開始催動法決,破解禁制起來。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