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去而復返
    石穿空與狐三聽聞韓立此言,相互對視了一眼,誰都沒有說話。

    “既是如此,我也就不強求了。山高水長,他日再會之時,再來報償道友相救之恩。”熱火仙尊見狀,便知道韓立心意已決,遂開口說道。

    “野鶴谷緣分一場,客氣話無需多說什么,咱們后會有期。”韓立抱拳說道。

    “后會有期。”熱火仙尊抱拳還禮道。

    隨后,韓立朝石穿空兩人點頭示意一下,身上遁光一閃,化作一道青光掠出茶館窗外,瞬間遠遁消失。

    “宗門遺跡就在黑土仙域,這個你們應該已經知道了吧?咱們何時啟程?”熱火仙尊看著窗外天幕片刻,轉身問道。

    “不急,還有一個幫手沒到。”狐三嘴角勾起,笑著說道。

    “不管怎么樣,先離開這里吧,之前我們布下的疑陣,未必能夠騙過那些監察使,說不定他們現在已經聞著味兒追過來了。”石穿空開口說道。

    說罷,他雙手一掐法訣,身前一片銀光亮起,虛空之中立即傳來陣陣強烈的空間波動,很快將三人同時吞沒進去,消失在了茶館二樓。

    ……

    時間輾轉,過去三年有余。

    黑山仙域一片連綿起伏的黑色山脈中,有一座毫不起眼的低矮山峰,夾在兩座高山之間,有如山坳谷壑一般。

    在此山峰之上的密林中,有一條已經淹沒在荒草叢中的青石小路,蜿蜒扭曲著通向了一座門前種有兩棵古槐的破舊道觀。

    觀內山門已經徹底倒塌,為數不多的幾間靈官殿也已經頹圮不堪,只剩下一座屋頂長滿青苔雜草的三清殿,還頑強的佇立著。

    時值深夜,三清殿內亮著一片朦朧白光,從大殿殘破的窗棱之間透射出來,在外面的廊柱和石階上投下片片斑駁影跡。

    一名青袍男子正盤膝坐在一個破舊蒲團之上,在其身前的地面上則擺著一個墨綠小瓶,瓶身四周籠罩著密密麻麻的無數白色光點,看起來頗為奇特。

    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韓立。

    當日與熱火仙尊三人分開之后,剛一離開青林鎮,他便直接以傳送雷陣連續幾次跨越,徹底與他們拉開了距離,之后才駕馭著碧玉飛車一路向南疾馳。

    他白天不停趕路,夜里便找些距離普通城鎮不遠的荒山野嶺休息,這樣既能避開其他修士,也能不被妖獸騷擾,還可以一邊用小瓶凝聚綠液,一邊修煉那幾部時間功法。

    之前服用過肅煞丹,祛除了不少煞氣,一路上倒也算是平安無事,只是那些有修士出沒的高城大鎮,暫時不能進去。

    過了約莫半刻鐘后,小瓶四周白光盡數被瓶子吸納,綠液已經凝成。

    韓立屈指一彈,將身側不遠處的一堆木柴引燃,點起了篝火,而后探身過去將小瓶拾了起來,舉在了眼前。

    借著火光,他透過小瓶翡翠般的瓶壁,看到里面有一滴液體,正在緩緩滾動著。

    就在他想著要不要進入“花枝”洞天,給道兵催熟一番時,臉上覆蓋著的“龍五”面具突然光芒一閃,卻是自行顯現而出。

    韓立心中微異,抬手一掐法訣,暗自催動起來。

    只見面具眉心處一道紅光投射而出,在他身前虛空之中映照凝聚出一道人形虛影來。

    那虛影身高足有兩丈,幾乎已經與大殿等高,身上穿著一件寬大黑袍,臉上則帶著一張雙眼如鈴,鼻如鷹鉤,嘴生獠牙的暗紅色惡鬼面具。

    韓立不禁眉頭一皺,面露驚訝之色,因為他發現這副裝扮,正是他曾在陸仁岬記憶中見到過的輪回使形象。

    “你就是龍五吧?自打成為輪回之子,至今已經將近千年,第一個任務期過去。新的千年的任務你還尚未完成,需要你去執行。”輪回使語氣漠然,開口道。

    “已經有一千年了嗎?時間過得還真是快啊……”韓立不禁感嘆道。

    “此次任務你是選擇接受,還是用仙元石抵償?”輪回使問道。

    “還是勞煩尊使先告知我此次任務的內容。”韓立想了想,說道。

    “此次任務,需要你在圍鵲山與狐三會面,協助他完成一次遺跡探險,具體情況等你們見面之后,會由他詳細告知。任務獎勵除了遺跡探索中自己所得之外,狐三額外也會拿出兩萬仙元石,或一件不入品的仙器作為獎勵。”輪回使說道。

    “尊使,容我冒昧問一下,這位狐三道友,可是殿中頗有名氣的怪盜‘銀狐’?”韓立聞言心中一驚,忍不住問道。

    “這個……等你見到了以后,可以自行去問他。”輪回使漠然答道。

    對方雖然沒有正面回答,但韓立卻也已經知道了答案。

    “若是選擇以仙元石抵償,需要支付多少?”韓立猶豫了片刻之后,問道。

    “五萬。”輪回使冷冷說道。

    韓立聽罷,陷入了沉思。

    五萬仙元石雖然數目不小,他倒也拿得出來,可誰又愿意就這么白白送給別人?他不禁開始重新考慮去不去真言門遺跡這件事情。

    因為《真言化輪經》和陸仁岬的緣故,韓立對真言門自然抱有著不小的興趣,先前之所以不愿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對狐三和石穿空的不信任。

    可現在這件事情成為了輪回殿的一個千年任務,就又有些不同了。

    至于應對煞衰一事,輪回殿內發布的任務暫時沒有什么回應,他能夠用的法子還是原先那些老一套,所以實在真言門遺跡中,還是在逃亡的路上,沒有太大區別。

    “到底作何選擇,快點決斷。”這時,那名輪回使突然開口催促道。

    “這個任務,我接下了。”韓立朗聲回道。

    “好,完成了此任務后,一千年之內你便是自由之身,只要花費相應的仙元石,輪回殿內一應資源都可借用。”輪回使點頭說道。

    說罷,他手掌一揮,一片銀光在虛空之中凝聚,匯集成了一張幅員遼闊的地圖,在其中央處,標示著一個紅色光點,上面寫著“圍鵲山”三個字。

    “記住這副地圖,你與狐三會面的地方就在這里,你需在半年之內趕到。逾期便視為拒絕執行任務,本殿自會追責。”輪回使說完之后,身影便漸漸消散開來。

    韓立目光在地圖上來回掃視幾遍,結合地形地貌查看了片刻,很快就找到了自己如今所處的這片山脈,一看標示才知道是個名叫“老凹山”的地方。

    再仔細對比此地與圍鵲山之間的距離,發現路途不算太遠,他以碧玉飛車趕路的話,差不多三個月之內就能到達。

    韓立記下地圖之后,身前虛空中的光影便一陣扭曲淡化,直至消失不見了。

    他腦海中又回憶了一遍地圖后,抬手屈起中指和食指,其上銀光一閃,便打開了“花枝”洞天的大門,步入其內。

    ……

    三個多月后。

    一座數百丈高,形似饅頭的孤聳山峰上,三道人影圍坐在一張雕花精致的白玉石桌前,手中各自捧著一只銀色酒杯,推杯對飲著。

    酒杯之中,盛著暗紅色的葡萄美酒,散發出陣陣微澀的醉人香氣。

    三人之中,以一黑袍青年最為恣意,一手捧著酒杯,一手提著銀色酒壺,興起時便直接仰頭,高提著酒壺傾倒酒液入喉。

    也不知他這酒壺是什么法器,里面就好似裝有無數美酒,不管怎么倒,都不斷有酒液流出。

    “狐三道友,說起來厲道友倒是與你同好杯中之物,他若是沒有離開,只在這飲酒一事上,你們倒可以互相引為知己。”坐在青年對面的一名白發老者說道。

    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熱火仙尊他們。

    “哦?這么說來,倒確實是有些可惜了,不過人各有志,強求不得。”狐三聞言一愣,隨即無所謂的笑著說道。

    “狐三,你說的那人到底什么時候來?”坐在他身側的石穿空目光一直在看遠處風景,對于喝酒一事有些心不在焉,這時候才回過頭來問道。

    “應該快了,應該也就這一兩個月了吧。這次任務殿里高層頗為在意,前來輔助我的人,應該也是精心挑選過的,耐心等等吧。”狐三又倒了一口酒,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眼眸忽然一亮,復又說道“嘿,居然比我想的還來得早了一些。”

    只見一道碧綠遁光從極遠處長掠而至,在半空中驀地一收,只余下一道青色人影從高處飛落,直接落在了三人身前。

    三人看到從天而降的這個身影,臉上神色頓時變得精彩萬分。

    “厲道友,你這是?”熱火仙尊先是一驚,繼而欣喜道。

    “熱火道友,還有兩位,別來無恙啊。”韓立笑了笑,沖三人拱了拱手說道。

    狐三與石穿空相互對視一眼,兩人眉頭同時緊蹙了起來。

    “你……你就是前來輔助我的殿內成員?”狐三目光微凝,看向韓立。

    “我也沒有想到,這次的例行任務,居然就是輔助你探索真言門遺跡。”韓立嘆了口氣,開口說道。

    說罷,他抬手在自己臉頰上一抹,面上一陣光芒閃過,“龍五”面具隨即浮現而出。

    狐三仔細打量了他的面具片刻,眉頭一挑,忽然說道

    “嘿嘿,真沒想到啊……你就是龍五?”

    “怎么?你認得我?”韓立手掌撤開,重新恢復了之前容貌,疑惑道。

    “聽蛟三說起過,龍五在煉丹一途和修行上都天資卓絕,所以對你有些印象,一直想要見上一面呢,結果這么快就見到了,真是驚喜。”狐三咧嘴一笑,說道。

    這次輪到熱火仙尊有些難以置信了,他望向韓立,緩緩問道

    “厲道友你……也是輪回殿成員?”

    愛尚地址: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