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六識盡失
    “難道是吸光禁制?不對,是我的眼睛看不到了!”韓立很快意識到了真正的原因。

    他面色有些難看,心中愈發覺得有些不妙起來。

    這里的情況太過詭異了!

    自己的神識本已無法釋放,現在又被封印了視力,如果剛剛那種光箭再來,想要躲閃就困難了。

    結果想什么來什么,韓立這個念頭剛剛閃過,前方便傳來“嗖”的一聲銳嘯。

    他急忙側耳聽風辯位,勉強判斷出那黑色光箭的位置,猛地朝著旁邊躲閃而去。

    “噗嗤”一聲,他小腹邊緣處先是一涼,隨即一股劇烈無比的痛楚傳來,讓他再次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韓立伸手在小腹上一抹,立刻感覺到那里的皮肉少了一大塊,似乎被什么東西腐蝕掉了一般。

    他立刻運轉《大周天星元功》,三十六個玄竅內噴出一道道清流,朝著兩處傷口涌去。

    《大周天星元功》練成之后,不僅僅只是力大無窮,也能夠加快肉體的自愈,兩處傷口的劇痛頓時緩和不少。

    同時,韓立單手一揮,一口氣將收入體內的九柄青竹蜂云劍,藍色小盾,金色小鎖,還有玄天葫蘆盡數祭出。

    其他仙器,此前被他收入了儲物法器內,現在已盡數失去了感應。

    不等他再做出什么,前方又是一聲銳嘯聲傳來。

    韓立聽風辨認出那黑色光箭的位置,二話不說的抬手一拳轟出。

    九柄青竹蜂云劍也隨之立刻飛射而出,彼此交織之下化為一朵巨大青色劍蓮,朝著黑色光箭罩去。

    玄天葫蘆也被其催動,葫口噴出一道綠色霞光,朝著黑色光箭卷去。

    幾乎同一時間,藍色小盾表面光芒大放,化為一面數丈大小的藍色盾牌,擋在了其身前。

    至于那個金色小鎖,雖然不是防御仙器,也變大擋在了身前。

    但是就在下一刻,韓立小腹再次一涼,然后一股劇痛傳來,整個人被往后打飛了出去,口中“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

    他眼睛雖然看不到,卻能感覺到小腹被洞穿出了一個大洞,五臟六腑似乎都在被烈火和毒液舔舐浸泡,

    韓立身子重重砸落在地上,立刻便翻身站了起來。

    這樣的傷勢還不會讓他失去行動能力,體內《大周天星元功》在受傷的瞬間早已是全力運轉,全力治愈著小腹傷勢。

    “究竟是怎么回事?”韓立身上的傷勢雖重,但心中的震驚卻更大。

    他眼前依舊漆黑一片,但心神和青竹蜂云劍,藍色小盾等都還有著聯系。

    剛剛這幾件仙器完全沒有和那黑色光箭碰撞的感覺,那黑色光箭仿佛是某種無形之物一般,輕易穿過了幾件仙器,重創于他。

    韓立一時心亂如麻,單單是失去神識和視力已經夠麻煩,這黑色光箭竟然還有這種無視防御的能力。

    不等他考慮出對策,熟悉的銳嘯之聲再次響起。

    可謂是禍不單行,那黑色光箭出現的頻率,似乎越來越快了。

    韓立大喝一聲,再次將所有仙器擋在身前,同時全力運轉《真言化輪經》,張開真言寶輪領域。

    不過鑒于剛剛的結果,他展開真言寶輪領域后,立刻朝著旁邊躲閃。

    “噗嗤”一聲輕響,韓立肩膀再次一涼,整個人再次被打飛了出去。

    幾乎下一瞬間,韓立便翻身站了起來,心底更加冰涼。

    他最引以為傲的殺手锏之一,真言寶輪竟然也沒有用!

    就在此刻,他神情忽的愕然了一下,呆立在了那里。

    周圍空間忽的一靜,所有的聲音盡數消失。

    他最擔心的事情終究開始發生了,聽覺也沒有了……

    韓立心中咯噔一下,一顆心沉入了冰冷的海底。

    沒有了聽覺,讓他如何躲閃,豈不是徹底淪為了待宰的羔羊?

    正當其心中念頭急轉之際,下一刻皮膚忽的感覺身前氣流有異,身體急忙朝著旁邊躲閃。

    但他身體剛動,胸口立刻傳來一陣撕裂般的劇痛,整個人再次被打飛了出去,胸膛上被洞穿出一個大洞,幸好沒有命中心臟。

    “該死!”韓立翻身跳了起來,臉上滿是猙獰之色。

    以那黑色光箭的速度,沒有了神識,視覺和聽覺,根本不可能躲得開。

    即便他肉身恢復之力強橫,但誰敢保證,此地沒有其他變數?

    難道竟要隕落于此了嗎?

    他怒吼一聲,不再理會周圍的什么光箭,全力向著前面飛遁而去。

    韓立剛剛飛出不遠,身前氣流微一波動,又是一道光箭射來。

    他此刻向前全力飛遁,根本來不及做任何動作,右邊手臂再次傳來一陣劇痛,然后肩膀忽的一輕,整條右臂被離體切斷。

    韓立眼角抽搐了一下,絲毫沒有停下身形,繼續向前全力飛遁。

    他鼻子忽的抽動了一下,整個人再次一怔。

    他的鼻子突然失去了所有感覺,身上鮮血淋漓,卻沒有聞到一絲血腥氣。

    “嗅覺也喪失了嗎……”韓立心中苦笑了一聲。

    緊接著,他身前氣流一動,又是一道光箭從前方飛射而來,這次命中了他的右腿,劇痛再次傳來。

    韓立緊緊咬牙,絲毫不理會身上傷勢,繼續向前全力飛遁,只是煩悶感愈發強烈。

    無論他如何飛遁,前面似乎沒有盡頭一般。

    自從來到真仙界以來,他心中首次生出了絕望之極的念頭。

    但韓立守住腦海中僅存的那一點清明,并沒有放棄。

    轉眼間,他身上再次中了七八道光箭,被洞穿出幾個大洞,整個人看起來像個破口袋,幾乎沒有一塊好的地方,所幸其憑僅有的一點觸感,使得幾處要害之地尚沒有受傷。

    不過受到如此重傷,即便以韓立的強健體魄,腦海中也一陣陣發昏。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他飛遁的身形忽的停下,落在地上,大口喘息。

    韓立原本以為這通道沒有多長,全力飛遁的話,拼著再受幾次傷,應該能飛出去。

    現在看來,是自己想的太天真了。

    他全力運轉《大周天星元功》,試圖恢復身上傷勢,但他受傷太過嚴重,以《大周天星元功》的恢復能力,也遠遠跟不上了。

    “怎么辦……”

    韓立腦海中全部的思維竭力運轉,考慮對策。

    但就在此刻,他身體微顫了一下,表情再次一滯。

    他的皮膚瞬間失去了對外界的一切感應!

    “觸覺也失去了嗎……”韓立面上露出無奈的苦笑。

    沒有觸覺,他徹底沒有了躲避光箭的可能。

    就在此刻,韓立小腹一涼,一股冰冷的能量穿透了他的丹田。

    劇烈的痛楚爆發,淹沒了他的腦海。

    “就這么結束了……不,我不甘心!”韓立萬般不甘,張口想要大呼,卻無論如何也發不出一點聲音。

    無論他何等不甘,丹田元嬰被毀后,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似乎朝著一個無底深淵墜去。

    就在此刻,他殘存的意識中忽的浮現出一個溫婉的倩影,正是南宮婉。

    “婉兒!”

    韓立心底吶喊了一聲,殘留的意識忽的劇烈翻滾,頑強無比的盤踞了那里,不肯消散。

    怎么可以就此結束……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不行,絕不能放棄!

    韓立的意識死死繃住最后一根弦,停留在那里,好像一葉扁舟,在怒濤中艱難掙扎。

    時間一點點過去,不知過了多久,他腦海中忽的響起一個脆響,像是什么東西突然碎裂了一般。

    下一刻,一股龐大暖流驟然涌來,注入到韓立的意識中。

    他緊繃的心弦不由自主的一松,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厲道友,厲道友……”一個聲音在韓立耳邊響起,一開始仿佛在天際盡頭,極為朦朧縹緲,慢慢才變得清晰。

    韓立腦海中的意識慢慢恢復,豁然清醒了過來,發現自己站在一處青色大殿內,身上的傷勢盡數消失不見。

    熱火仙尊此刻正站在他身旁,目光關切的看著他。

    “剛剛我怎么……”韓立有些弄不清楚狀況,說話也語無倫次的。

    說話之間,他朝著周圍望去,身體忽的一停,目光朝著身后望去。

    他身后是一條漆黑甬道,正是他們先前進來時的通道,里面一道道黑光涌動,時聚時散,不停凝聚成各種形狀,好像有生命一般。

    “這是彌羅老祖的六識真言禁制,我也是進去之后,才回想起來。這禁制屬于煉心禁制的一種,會將你拖入幻境之中,經歷六識封閉的過程。”熱火仙尊解釋道。

    “幻境……這種程度的幻境,幾乎比真實的情形還要真實幾分。”韓立聞言,苦笑一聲道。

    “不錯,身陷六識真言禁,心性不夠堅毅之人會在失去第一亦或是第二識后便神志全失,永遠迷失在其內,能夠堅持到第三第四識之人已是屈指可數。此禁制除了用來對敵之外,也同樣被用來對內部弟子作為考驗。我以前體驗過此禁制數次,所以這次才勉強通過,厲道友你毫無準備,便踏入此禁制,竟然還能掙脫而出,心性之堅,真是讓在下佩服。”熱火仙尊看著韓立,欽佩的說道。

    “熱火道友你過獎了,在下也只是誤打誤撞,勉強掙脫而已。”韓立擺了擺手的說道,心中卻不禁暗自腹誹了幾句。

    “道友莫怪,在下之前實在不知此處會有此禁制。話說回來,此禁制雖然危險,但通過之后,好處也不小,尤其是第一次經歷這六識真言禁制,好處尤其明顯,厲道友你感覺一下,神念之力是否增強了?”熱火仙尊似乎看出了韓立心中有些不滿,話鋒一轉的說道。

    愛尚地址:

    筆趣閣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