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七百九十六章 以逸待勞
    一開始,韓立并不理解彌羅老祖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將大五行幻世訣拆分開來,后來才想明白了,其多半是想一明一暗,在那座記載功法的經幢之外,再給門人留下一份傳承。

    若非如此,這部真言門的鎮宗寶典,現如今就該徹底消失了吧。

    想到這里,他不由搖了搖頭,輕嘆了一口氣。

    如今他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將五部功法按照《須彌感應篇》所指示的脈絡,重新梳理了一遍,整合成了一部全新的《大五行幻世訣》九重功法。

    只是五部功法糅雜一體,當中還有許多細節需要推敲,但大體上已經完備了。

    韓立因為已經修煉了其中幾部功法,如今的層次大概相當于《大五行幻世訣》第三重,等到能夠將真言寶輪、光陰凈瓶、幻辰沙、斷時流火和東乙神木全部凝練出來的時候,就可以直接躍升到第六重。

    屆時他的修為境界,也就該是實打實的太乙中期了。

    由于這一功法是他根據《須彌感應篇》重新整合出來的,故而對于功法修成之后會有什么樣的神通變化,還尚不清楚,只是心中隱隱有個大致猜測。

    不過,五部功法原本就能修煉成的神通,自然是一個不少。

    只是修煉起來,會憑白多出許多麻煩,需要不斷在五種功法之間來回切換,功法口訣和仙靈力的運轉,修行難度自然是大大提升了。

    但一念及這部功法后期可能會演化出來的神通,那個他覺得有很大幾率可能出現的結果,他就覺得心癢難耐,恨不得立即找一處安靜且安全的所在,好好閉關修煉去。

    可眼下這種狀況,自然是不可能的了。

    韓立目光微斂,手掌輕輕一招,一道銀色光門就從院外移至了身前。

    他一步跨出,回到了青蕭院的閣樓之內,正看到了在光門之外盤坐調息的蟹道人。

    “厲道友,前些日子石道友曾前來拜訪過,稱你若出關,便邀你前去與他見上一面。”蟹道人睜開雙眼,緩緩站起身,說道。

    韓立先是點了點頭,然后又開口問道“這段時日以來,關于你以前主人的遺愿,可還有什么記起來的嗎?”

    “沒有。只有積鱗空境四字,還時不時會浮現在腦海,揮之不散。”蟹道人搖了搖頭,說道。

    “這些時日有勞了。”韓立對蟹道人略一施禮,說道。

    后者默然回了一禮,轉身步入了銀色光門內。

    關閉花枝洞天后,韓立走出閣樓,出了翠竹環繞的小院,一路往幽荷院而去。

    幽荷院建在一座湖心小島之上,四周是一片水域面積頗廣的小型湖泊,當中布滿了田田荷葉,上面水霧彌漫,煙波渺渺。

    韓立沿著湖中廊橋一路前行,臨近登島之時,就看到石穿空早已從島上迎了上來。

    “厲兄,可把你給等來了。”石穿空一見到他,立馬說道。

    “石兄,你是把這整座小島都包了下來嗎?怎的將感應法陣都布置到了湖中,我剛上廊橋,你就已經察覺到了吧?”韓立眉頭微蹙,問道。

    “法陣只在島上有布置,湖里不過是投了幾十尾觀瀾魚,你一上廊橋,身上散發的波動就會被這些小東西感知到,我在它們身上留了印記,自然也就能察覺到。”石穿空如此說道。

    “布置這么多手段,怎么,是出了什么狀況嗎?”韓立一邊跟隨石穿空朝島上走去,一邊環顧四周,開口問道。

    整座小島掩映在茂密樹叢之中,按理說應該多有鳥雀啼鳴之聲,可此時的島上卻是一片寂靜,顯然是布置的諸多法陣,驚走了所有鳥雀。

    “前些日子,我去了趟行腳齋,收到了三哥的傳信。”石穿空眉頭緊皺,說道。

    “信上說了什么?”韓立問道。

    “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我三哥已經派人來接應我們了,壞消息,則是大哥那邊只怕也已經收到消息了。”石穿空苦笑了一聲,說道。

    “按照你之前的說法,黑鼬大王一直傳送假消息的話,應該至少能給我們拖延五六個月的時間,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既然你大哥已經知道了消息,那我們的位置也很有可能已經暴露了。現在就看是殺手先到,還是援兵先到了。”韓立想了想,緩緩說道。

    “我也是這么覺得的,所以才急于見你一面,商量一下應對之法。”石穿空點點頭,說道。

    “看這云山繞客棧的規模,背后應該有人坐鎮,防止外人搗亂吧?我們作為賓客,他們理應庇護。”韓立沉吟著說道。

    “怕就怕來者不善,這云山繞也管不了。但是離開了這里,更不安全,倒不如留在這里,以逸待勞。”石穿空嘆了口氣,說道。

    “為了以防萬一,咱們還得做些別的布置。”韓立沉吟良久后,說道。

    “愿聞其詳……”石穿空神色微凝,開口說道。

    兩人對坐一直細談到了日暮時分,韓立才起身返回青蕭院。

    之后接連幾日,石穿空都往返于城中商鋪與客棧之間,韓立除了夜里修煉之外,大部分時間也都留在幽荷院所在的這座小島上。

    ……

    時間一晃,又過去半月有余。

    這一日夜里,韓立正在青蕭院閣樓上靜坐調息。

    忽然之間,其眉頭一挑,心有所感地飛掠而出,身形懸停在了竹海上方,朝著那座湖心小島的方向遙望而去。

    這時,就見一青一紫兩道遁光從遠處疾射而過,臨近小島時忽然左右一分,其中青色遁光朝著小島上飛落下去,紫色遁光則直奔韓立而來。

    來人速度極快,幾乎瞬間就懸停在了韓立身前。

    其身著一襲紫色水裙,衣衫略帶透明紗質,將其玲瓏婀娜的體態勾勒得恰到好處,給人一種柔弱無骨的天然媚態,加之其容顏絕美,衣帶飄搖,看起來簡直恍如神仙妃子。

    女子明眸微動,上下打量了韓立一眼,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厭惡之色,但面上神情掩飾得極好,若非韓立洞察力遠超常人,還真發現不了其細微處的變化。

    “這位道友,不知怎么稱呼?”紫衣女子溫柔一笑,沖韓立施了一個萬福。

    “我原本以為一碰面,就該打生打死才對,仙子這么一來,倒讓我有些手足無措了。”韓立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我家主人要的只是島上那位,對于道友你卻是生出了愛才之心。只要道友你作壁上觀,不去摻和島上的事情,靜待青菱姐姐那邊處理干凈,主人就有一樁潑天富貴贈與你。”紫衣女子溫婉笑道。

    “如此說來,厲某倒是因禍得福了。”韓立臉上笑意似多了幾分。

    “等此間事了,厲道友不如隨我們返回夜陽城,屆時……”紫衣女子盈盈一笑,但其話還沒說完,神色就忽然一變。

    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傳來!

    遠處湖心小島上亮起一片絢麗白光,一道高達千丈的銀色符陣從島上升了起來,將整座島嶼連同臨近水域整個籠罩了起來,從中傳出陣陣強烈的空間波動。

    緊接著,一陣劇烈的爆鳴之聲響起,整座島嶼之上火光沖天,引動得周圍水域白浪翻騰,升騰起陣陣白色蒸汽,就連韓立身下的大地也是劇烈震顫,整片竹海隨之聳動不已。

    在隆隆聲響中,整座島嶼竟是隨著銀色符陣一同沉入了湖底。

    紫衣女子神色一變,目光轉向韓立,正想開口怒叱,就見身前一道金光亮起,一輪巨大的金色寶輪已經隨著韓立的身影驟然閃至。

    金色光芒照耀之處,時間流速驟然一減,紫衣女子只覺得神識一陣遲緩,整個人好像漂浮在虛無空間之中,周圍的一切都變得緩慢了起來。

    韓立見狀,眉心正中忽然有晶光閃動,

    數條晶瑩剔透的鎖鏈從他眉心處飛射而出,上面黑色符文若隱若現,直接刺入了紫衣女子的頭顱之中。

    下一瞬,其識海之中一個方形的鎖鏈囚籠交織而成,里面赫然囚禁著一個紫氣濛濛的神魂小人,正不斷變換形態,試圖從中掙脫出來。

    不過,不管其如何掙扎,神念囚籠始終穩固如山,沒有絲毫崩潰痕跡。

    韓立目光微斂,見紫衣女子懸于高空,仿佛陷入水面一樣,身軀不再動彈,這才收起了真言寶輪,隨手朝前一揮。

    一道銀色光芒閃過,花枝空間的大門被打了開來,石穿空邁步從中走了出來。

    “大哥真是舍得,竟然派了自己的親信美姬前來殺我,若是沒有厲兄幫我謀劃,這次我肯定是要栽在這紫青雙姝手上。”石穿空看向那紫衣女子,神色微微一變,開口說道。

    “怎么?聽你的語氣,似乎對這兩人頗為忌憚?”韓立目光微閃,問道。

    “這次若不是提前布置,以我的一縷分魂作為誘餌在島上設陣,你又主動現身,誤打誤撞將她們分散了開來,我們決計沒有這么容易得手。不管怎么樣,還是先將她處理掉,以免后患。”石穿空眉頭緊皺,說道。

    “她如今被我囚禁住了神魂,反抗不了的,你盡管出手便是。”韓立點了點頭道。

    石穿空聞言,正要動手,異變陡生!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