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七百九十八章 自家地盤
    聽了青菱所言,另半邊臉的紫禾神色卻是一斂。

    不等其反應過來,身下的地面上就忽然射出兩道銀色光柱,將其身形籠罩其下,剎那間無法動彈分毫,連臉上的表情也隨之凝固。

    但見密密麻麻的銀色符文從銀色光柱傾瀉而出,上下翻飛繚繞之下,頃刻間凝聚成了一座簡易法陣,當中嵌著兩面造型古樸的銀色古鏡。

    古鏡鏡面之上,蕩漾著陣陣強烈的空間漣漪,其上映射而出的銀色光芒更是蘊含著一陣強烈的法則波動,將紫青雙姝映照其中,死死禁錮在了半空。

    這時,地面趴著的那具石穿空的尸身朝外翻了起來,接著一個身影從中爬了出來,竟赫然也是石穿空。

    此時的他臉色蒼白,目光有些渙散,腳下步子虛浮,站立都有些不穩的樣子。

    之前他是真的受到了不輕的神魂創傷,才墜落在地的,只不過他身懷可以護住神魂的異寶,墜地之后沒多久旋即轉醒了過來。

    他沒有貿然采取什么行動,而是心念一轉之下,將計就計使了一個金蟬脫殼的法子,無聲無息的分出一縷神魂留在假軀之中繼續昏迷,真身則施展空間秘術,潛入地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布置了這座法陣。

    石穿空用力晃了一下腦袋,頭昏腦漲之感才稍有緩解。

    他沒有去看韓立那邊,而是單手掐了一個古怪的手印,沖某處虛空一點,頓時一道銀光飛射而出,一閃而逝的打在了懸于高空中的琉璃燈盞上。

    “噗”的一聲!

    燈盞的主人被銀色古鏡禁錮,單憑法寶自身威能根本抵擋不住這一擊,被打得劇烈一顫,滴溜溜旋轉著朝地面上墜落了下去。

    與此同時,韓立識海之中倒映出的琉璃燈盞虛影,也同時一顫,消失不見了。

    韓立只覺神識一松,接著整個人不由自主地朝著地面上墜落下來。

    “砰”的一聲響。

    其身子重重的摔入地面之上,陷下去一個大坑。

    但緊接著,他一臉蒼白的從坑中爬了出來,額頭之上冷汗淋漓,一副虛脫之狀。

    石穿空朝他望了過來,兩人遙遙相視了一眼,面面相覷,同時苦笑一聲。

    “石兄,你有這寶貝為何不早些拿出來,害得我們如此狼狽。”韓立長出了一口氣,說道。

    “厲兄此言差矣,這銀宵雙鏡乃是我三哥的貼身寶物,此次為了助我,幾日前才以傳物法陣送到行腳齋,我無法煉化,只能借助法陣之力才能驅用,實在也是不得已啊。”石穿空大呼冤枉的說道。

    “先不說這些,把眼前這紫青雙姝處理了再說,若是再給她們逃出來一次,你我就真要把性命交代在這里了。”韓立擺了擺手說道。

    “石穿空,你敢殺我,主人他一定會將你抽魂煉魄,敲骨吸髓的。”紫衣女子身形被銀光禁制,連嘴唇也無法開合,只能以神念波動怒斥道。

    “不過是大哥用得順手的玩物罷了,還真當自己是仙子了?再說了,就算不殺你們,石斬風他就肯放過我了?”石穿空冷笑了一聲,反問道。

    他說完,也不等對方再說些什么,雙手在身前一交錯,掐了一個法訣,朝著地面法陣上猛地一指。

    只見法陣之上銀光一閃,兩只圓鏡立即相互一錯,交換了位置。

    其上投映出來的兩道銀色光柱,卻是在虛空之中猛地一扭,禁錮其中的紫青雙姝同時發出一聲慘呼,身軀立即被扭曲的空間絞碎,化作了一攤肉泥。

    而藏匿于其中的元嬰小人,同樣也被空間碾碎,化為了虛無。

    待銀色光柱撤去,其血肉模糊的肉身立即摔落下來,濺了一地。

    與此同時,星星點點的青紫光芒從中逸散而出,朝著四周飄散而去。

    “神魂強勁如斯也實在是少見,明明已經破碎不堪,竟然還能保持殘魂不徹底消散。”韓立嘖嘖稱贊著,隨手一揮袖將其殘魂全攬了過來,攝在了掌心之中。

    而后他先是一招手,將所有飛劍全部收起,繼而轉身朝著遠處竹林之內走去,將那盞古怪的琉璃燈盞也拾了起來。

    他摩挲了幾下燈身,打量了一下已經熄滅的琉璃燈盞,略一思量,將手中的殘魂余燼倒入了燈盞之中。

    青色燈盞上立即符紋一亮,從中生出一片忽明忽暗的光芒,將那些星星點點的殘魂籠罩了起來。

    韓立等了片刻,見琉璃燈盞并未重新點亮,之前亮起的光芒也黯淡了下去,只有那些殘魂余燼被鎖在了燈盞之內。

    他一時間也不清楚這是怎么回事,就隨手將之收了起來。

    走回來時,石穿空正從那攤血肉之中,撿拾出來一枚紫色儲物鐲。

    他將其上污穢除去之后,煉化了儲物鐲,將之打了開來。

    鐲內存放的法寶器物不多,基本上全都是些需要以魔氣催動之物,倒是一些裨益神魂的丹藥和靈材不少。

    “厲兄,這些法寶于你用處不大,丹藥靈材倒是正合你用。”石穿空略一探查過后,沖韓立說道。

    “你此次神魂損傷不小,丹藥靈材我們各取一半。那些法寶器物我一概不要,只是那本小冊能否割愛給我?”韓立指著一本薄薄的青色古籍,問道

    石穿空瞥了一眼古籍封面,見上面寫著“噬魂煉元”四字,略一猶豫后,還是點頭道

    “怕又是什么不知從何處搞來的邪門歪道修煉之法,既然厲兄喜歡這種古里古怪之物,那給你便是。”

    “多謝。”韓立接過青色古籍,笑道。

    而后兩人分了一下丹藥,各自服用了一些,待在原地調息了片刻。

    “鬧得如此大動靜,這云山繞客棧也沒有一位客卿前來探查,整個客棧都顯得靜悄悄的,看樣子是早就已經被打過招呼了。”韓立突然想到了什么,開口說道。

    “大哥的勢力和實力,一向是兄弟姐妹中最強大的,能有如此手筆,不奇怪。原本只是暗地里折騰的話,天鉞侯還可以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現在這么一鬧騰的話,他只怕也得被迫選邊站了。”石穿空眉頭緊蹙,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這雄踞城沒法待了?”韓立眉頭一挑,問道。

    “不錯,你抓緊恢復,一會咱們得立即離開。”石穿空點頭說道。

    “可你三哥那邊不是……”韓立遲疑道。

    “唉,形勢所逼,就留個信吧。”石穿空嘆了口氣,如此說道。

    ……

    約莫半柱香后,雄踞城北一處偏僻巷弄之中,兩道人影疾閃而至。

    兩人俱是書生裝扮,步履匆匆走進巷中,只不過一個是酸腐老儒,一個卻是青衫少年,他們不是別人,而正是韓立和石穿空。

    巷弄盡頭處,有一間門面極小的低矮商鋪,門扉半掩著,里面沒有多少光亮,顯得有些晦暗不明。

    扮作老儒的韓立和少年模樣的石穿空對視一眼,緩緩搖了搖頭。

    兩人身形一閃,同時射入店鋪之內。

    只見本就狹仄的鋪子里,此時貨架東倒西歪,各種物件灑落了一地。

    石穿空對此視若無睹,徑直來到鋪子里墻,抬手在墻上某一塊看似平常的青磚上拍了下去。

    隨著“喀嚓”一聲輕響,接著一陣“隆隆”之聲響起,一面磚墻緩緩退開,露出一道隱藏起來的暗門。

    石穿空當先踏入門內,韓立緊隨其后的跟了進來。

    結果這暗門后的密室,里面同樣混亂不堪,一座精密的小型法陣已經徹底毀壞,斷裂的石柱旁還倒著一個伙計模樣的青年男子。

    其身上沒有多少外傷,甚至連血跡都沒有多少,只是圓睜的兩只眼睛已經變成了灰暗之色,沒有了半點神采。

    “識海干涸,神魂全消,應該是紫青雙姝所為。”韓立略一探查,沉吟半晌后,開口說道。

    “如此看來……信件也不用留了。”石穿空神色微凝,緩緩說道。

    “接下來呢,離開雄踞城之后,我們又該去哪里?”韓立又問道。

    “稔山城,那里我經營的時間比雄踞城久,算是自家地盤,相對能安全一些。而且,那里也有一座傳送法陣。”石穿空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既是你的自家地盤……之前我們為何不直接去那里,豈不更安全?”韓立眉頭微挑,問道。

    “我在稔山城經營多年,這件事誰都知道。所以誰也都想得到我會去那里,之前不去是擔心有人路上設伏。現在嘛……既是無奈之舉,也是應有之選。”石穿空苦笑了一聲,說道。

    “既然你大哥得了消息,派人來了雄踞城,那稔山城那邊多半是能安全一些。”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但愿如此吧,事不宜遲,我們走吧。”石穿空說了一聲,當先朝著門外走去。

    片刻后,二人就出了雄踞城北門,來到了城外。

    石穿空抬手一揮,祭出烏神飛梭。

    兩人身形一動,站到了飛梭之上,石穿空單手一掐訣,飛梭化為一團黑光傾瀉千里而去,一個閃動便消失在了遠處天際。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