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不講究
    啼魂離開之后,韓立遂也沒有耽擱,直接飛身而起的來到了靈田上方。

    他懸立于高空,俯視大地。

    但見下方靈田之中,半數靈藥已經被采摘完畢,其中剩下的大多數都是年份不足百萬年,但卻有至少十萬年以上的靈藥。

    韓立目光略一逡巡后,便挑選了其中一塊靈藥密集,靈氣濃郁的靈田,身形一晃之下,便落在了邊緣處。

    他沿著那塊靈田邊緣飛快走了一圈,一邊走著,還抬腳在地上跺上一跺,力道看不出來有多大,但地面卻會隨之微微一沉,浮現出一道刀劈斧鑿般的裂痕。

    待其走完一圈之后,那塊方圓十幾畝的靈田,就已經徹底下陷了一尺,看起來與周圍大地已經分離了開來。

    韓立這時才蹲下身來,稍稍挽起袖口,雙手沿著靈田邊緣的裂隙探了下去,掌心之中涌出一片青光,順著地下延伸開來,將整塊靈田都包裹了進去。

    而后,便聽他口中一聲低喝“起。”

    那塊靈田就應聲而起,被他兩只手托著,像是捧了一大塊布匹一樣,舉過了頭頂,朝著銀色光門而去。

    不遠處,啼魂此時正在指揮巨猿傀儡收拾那幾種靈藥,看到韓立與那塊靈田極不成比例的鮮明對比時,不禁有些啞然失笑。

    “早知道還可以這么干,干脆全搬進去好了!”她幽幽嘆息一聲。

    只見韓立來到銀色光門前,手指微微一勾,銀色光門就瞬間漲大,直將他和那塊靈田全都吞沒了進去。

    光門之內,連接著的便是洞天靈藥田,韓立一直走到靈藥田之外,才找了一處空曠地方,將那塊靈藥田放置了下來。

    他當然也想過將外面所有靈田全搬進來,只是一來花枝洞天的地域終究有限,總不能全都用來安置這些靈田,二來時間也太過有限。

    況且之前在秘境逐漸顯露真容的過程中,他已經將各處出現的所有樓閣建筑都搜刮了一遍,里面凡有所藏能夠達到靈寶級別的法寶器物,他是一個都沒拉下,全都收入了洞天中。

    為了安置這些寶物,韓立還特意拆除秘境中的一座三層閣樓,重建在了自己的花枝洞天內,與那座靈藥園附近,被他命名“藏藥樓”的竹樓毗鄰而建。

    韓立放置好靈田之后,便立即出了花枝洞天,就看到啼魂也帶著其他巨猿傀儡,也陸陸續續地進了銀色光門內。

    “啼魂,我挖來的靈田只是放在了那里,之后還需要將之嵌入洞天地脈中,澆灌上靈液,才好落地生根。”韓立與啼魂錯身而過時,叮囑道。

    “主人放心,都交給我了!”

    啼魂領命而去,韓立則一揮手,關閉了光門。

    做完這一切后,他目光一轉,望向了秘境更深處。

    那里依舊是禁制重重,想要過去,顯然殊為不易。

    韓立看了片刻,眉頭忽然微微一蹙,壓下一身仙靈力波動,身形貼著地面疾奔而走,很快就消失在了丘陵之后。

    他才離開沒多久,高空就有幾道人影朝著這邊飛掠而至,其中凌霄門,烈光城以及青索谷三派宗門赫然都在其中。

    幾門之人爭先恐后落下,凌霄門的那位闊面大漢張開雙手攔住眾人,朗聲提醒道

    “諸位,此次天水宗和通天劍派等高門大宗都插手進來,我們必須團結一氣,方能在這秘境中搏一份機緣收益,切不可為了一時之力自戕。”

    “于闊海,你廢話少說,到底是想怎樣?”一名烈光城長老皺眉道。

    “陽長老,諸位稍安勿躁,我只是提議大家團結一氣,共同收取這片靈藥園,之后若是有其他宗門想要染指,我們也需同心對抗,如何?”闊面大漢說道。

    “這個提議倒是不錯,不過這秘境塵封多年,靈藥園中的收獲定然豐沛,咱們該怎么分?”青索谷那名面目英朗的青衣男子問道。

    “傅谷主,園中不是共有三層么,咱們各選其一就是了。”于闊海說道。

    “好,那就這么說定了。”陽長老說道。

    三派宗門商定之后,便各帶人馬進入了靈藥園中。

    不過片刻之后,一連串怒喝之聲不斷從靈藥園中傳了出來。

    “這是怎么回事……”先是烈光城陽長老一聲暴喝。

    緊接著,就聽青索谷傅谷主咆哮道“是誰捷足先登了……”

    不等這邊聲響停歇,又有一個出離憤怒的聲音,歇斯底里地傳了出來

    “是哪個王八蛋,連靈田都給挖走了?”

    聽到于闊海這一聲怒吼,其余兩個宗門先是一愣,繼而看向自己所處的靈田,雖然里面年份足夠長的靈藥已經被采挖一空,但好歹還有些數萬年乃至十萬年的靈藥,更不至于連靈田都被挖走。

    一時間靈藥園中,咒罵之聲此起彼伏。

    于闊海臉色鐵青,看著眼前滿目瘡痍的地面,那仿佛被鏟過一層地皮的深坑中,土質還很濕潤,顯然是剛剛被挖走不久。

    他身形一躍,到了高空之上,四下掃視而去,想要找到那個做事如此不講究的家伙,卻終究是一無所獲。

    等到三派宗門將這里剩下的殘羹冷炙打掃干凈重新聚在一起,便又將那先一步采挖靈藥的人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

    “現在繼續在這里罵那個無良之輩,也都沒什么用了,方才我們趕過來時,黃風門和墨香樓的人似乎去了一處建筑,離我們倒是不遠,現在趕過去或許還來得及。”于闊海強壓怒氣,說道。

    “這么一來,難免要和這兩派起沖突……”傅谷主有些猶豫道。

    “區區黃風門和墨香樓,又不是天水宗這些龐然大物,怕什么?”陽長老哂笑道。

    “那就一言為定,他們若是肯讓出一部分寶物還則罷了,若是絲毫不肯讓利,那就別怪我們下手無情。”于闊海冷笑道。

    三派商定之后,立即飛掠而起,朝著那邊趕了過去。

    然而,才剛飛過一半路程,就看到黃風谷和墨香樓的人正朝著他們這邊飛來,那邊的隊伍中還新加入了白云山莊和忘憂閣的人。

    兩支隊伍于高空相遇,遙隔數百丈,各自停了下來,彼此面面相覷,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心中都有了一種不妙的預感。

    “你們那里……該不會也已經被洗劫過了?”于闊海略一猶豫,試探著問道。

    “難道說你們那里也……”黃風門的灰發老婦眉頭一挑,也問道。

    “連靈田都被挖走了一塊……”于闊海咬牙切齒道。

    “我們這邊就差沒有拆樓了。”

    灰發老婦話音剛落,就聽身后一人說道“姥姥的,樓也被拆了一座……”

    雙方將各自看到的狀況一合計,竟是不約而同地齊聲罵道“這是哪個天殺的混賬東西干的?

    與此處相隔數百里外的山林中,韓立沒由來地打了個噴嚏,抬手揉了揉鼻子,感覺周圍的空氣似乎有些干燥。

    此刻,他的神色微微凝滯,顯得有些猶豫不決。

    先前秘境現世之時,外面明顯有破禁的波動傳來,很顯然是有外人進來了。

    不過為了不被發現,韓立沒有動用神識去仔細探查,所以也并不知道到底進來了多少人,自然也不知道進來了些什么人。

    眼下他距離秘境深處還有些距離,想要一邊破禁,一邊趕在那些進來的人之前到達那里,時間上根本來不及,更不要說還想早于這些人一步,拿到那里的寶物。

    一旦與這些人起了沖突,他的身份必定暴露,屆時即招來奇摩子等仙宮之人,又得罪了秘境尋寶的修士,他可沒有把握再像上次那樣全身而退了。

    不過,從他進入這秘境中的一系列境遇來看,這座仙府秘境絕對不簡單,在那核心之處藏有的東西也必定不是俗物。

    最關鍵的是,韓立能夠從那里傳來的波動,察覺到一絲絲時間法則之力的氣息,這就讓他實在有些心癢難耐,怎么都無法下定決心,就此抽身離去。

    他躊躇良久之后,還是沒有做出決定,不過卻想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

    計定之后,他便也不著急繼續向前了,而是稍稍釋放出一點神識之力,朝著附近區域掃了過去。

    片刻之后,他手掌一翻,取出一張輪回殿的赤色面具戴在了臉上。

    一陣光芒蕩漾過后,他的臉上形容變化,卻是變作了一個眉距頗寬的中年男子,眼角耷拉著,看起來有些呆訥。

    緊接著,也不見他動用仙靈力,身上便“噼里啪啦”一陣異響,體型直接收縮了一截,變得粗短壯碩,好似一個常年經營農活的莊稼漢。

    于是韓立便也不再完全壓制仙靈力,而是釋放出一部分靈力波動,將其恰如其分地控制在了金仙初期的樣子。

    他手掌一轉,掌心之中清光凝聚,匯成了一面水鏡。

    他照著鏡子左右看了看,摸著自己的下巴點了點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收起水鏡后,韓立身形一閃,躍入了一旁的山林之中,消失不見了。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