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大羅鬼王
    原本對上青龍混元陣還悍不畏死的陰煞鬼物,在遇到這滾滾襲來的辟邪神雷時,無可遏止地生出本能的恐懼之感,竟是紛紛潰散而逃。

    然而,金光雷電的追擊速度實在太快,只是幾個閃動之下,便有近半的陰煞鬼物被吞噬進去,并在一陣滋滋聲中頃刻間燒成了飛灰。

    之前幾乎被鬼物整個淹沒的幾人,此刻重見天日,一個個神情激動,欣喜不已。

    特別是傅谷主,望著韓立的身影,臉上凝固著震驚和喜悅,心中久久無法釋懷,這位石道友莫非是一名太乙修士?

    靳流與蘇荌茜互望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震驚。

    韓立一擊過后,目光仍是望向高空,他的注意力始終放在頭頂積壓地那片鉛色云海上。

    但此時自然已沒人敢在對其保有不敬之色了。

    蘇荌茜此時循著韓立的目光注意到了那片鉛色云海,美眸中閃過一絲疑惑,想要開口說些什么,卻突然秀眉一蹙,沖韓立大聲喊了一句“石道友,小心!”

    話音剛落,一道勁風呼嘯而至。

    韓立眉頭一皺,就見一柄巨大的降魔杵從前方疾飛而至,朝著他當頭砸落而下。

    降魔杵上陰煞之氣凝結,帶著滾滾黑煙,尖端處更是凝著一團幽紫磷火。

    韓立雙足一跺大地,絲毫沒有避讓開來的意思,身形直沖而上,迎向了那柄降魔杵。

    他的速度極快,幾乎瞬息之間,就來到了降魔杵前。

    只是他卻并沒有以力相抗試圖將那降魔杵打飛,而是身形一錯,雙手直接環抱住了那急速墜落的降魔杵,腰身驟然發力一擰。

    “呼……”

    那看似勢不可擋的降魔杵,竟是硬生生被韓立扭轉了方向,雙手環抱著反朝那天王塑像飛砸了過去。

    “砰砰砰”

    韓立腳踏虛空,蹈需而行,使得降魔杵飛回的速度更快數倍。

    那天王塑像見狀,忙揮出一拳,前來阻擊。

    韓立見狀,沒有絲毫停歇,直接運轉天煞鎮獄功,大力沖撞了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

    降魔杵直接砸碎了天王塑像的拳頭,濺起大片石屑碎渣,繼而又貫穿了它的胸膛,又一聲爆鳴之下,一片雪亮星輝從其破敗的身軀中透射出來,將之炸成了粉碎。

    另一尊天王雕像這時也已經趕了上來,手中降魔杵朝著韓立橫掃而過,卻被其輕易躲過。

    韓立足尖在降魔杵上輕描淡寫的稍稍一點,身形在那天王手臂之上連閃,雙足狂奔之下,很快就來到了它的肩膀之上。

    其一手攀住了天王雕像的頭盔的邊緣,如猿猱一樣蕩到其胸前,朝著其面目揮起一拳砸下。

    只聽“砰”的一聲響,那雕像的惡鬼面容就被一拳砸碎。

    其臉上的泥塑殘塊紛紛掉落,變成了無數碎渣,露出來一個巨大的空洞,里面凝聚著一團濃郁無比的陰煞之氣,上面亮著兩點鬼火,顫動不已。

    韓立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笑意,一把探入空洞中,猛地一扯。

    一聲如鬼泣半的尖嘯聲響起,那藏身天王雕像內的鬼物,就被他一把扯拉了出來。

    韓立拖拽著鬼物來到雕像頭頂,仰天望去,朗聲大笑道“閣下還真是沉得住氣……”

    說罷,他五指一張,掌心金色電絲狂涌而出,直接將那鬼物打成了飛灰。

    高空陰云依舊毫無動靜,只是那十名紅袍鬼將神色紛紛發生了變化,朝著這邊望來,其中有些更是怒不可遏,作勢就要追殺過來。

    奈何天水宗眾人雖然無法盡快勝出,卻能夠死死纏住它們,令其無法脫身。

    “既然閣下依舊不肯現身,那我就只好逼你一把了。”韓立目光一冷,口中一聲暴喝。

    這一聲響起,他手掐劍訣,抬手猛地一招。

    只見地面上插著的十八柄青竹蜂云劍紛紛巨顫,一聲錚鳴之下,全都倒掠而起,飛回到了韓立身邊,環繞著他懸空而立。

    緊接著,這些青竹蜂云劍四周又有劍光亮起,一柄柄青竹蜂云劍接連浮現而出,細數之下,竟然足足有三十六柄之多。

    飛劍環繞,劍身顫鳴不已,一個個表面隱隱有金色電弧跳動,蓄勢待發。

    “去!”

    韓立手上法訣一變,暴喝一聲。

    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得到指令,立即發出一陣歡快劍鳴之音,在青光裹挾之下,朝著高空陰云之中飛射而去。

    天穹之下,一柄柄飛劍激蕩起一片燦爛劍光,三十六柄主體劍身之外,再激蕩出無數影影綽綽的青色劍光,彼此匯集一處,竟化作一條氣勢凜人的青光劍龍,直搗鉛云。

    “嗷……”

    好似有一聲清越龍吟之聲響起,青光劍龍一頭扎入了濃厚的云海之中,不見了蹤影。

    一陣寂靜之后,一聲震徹天地的轟鳴之聲響了起來。

    “轟隆隆……”

    一片耀眼的金色電光從云海之內狂涌而出,無數金光雷電四散奔騰,化作一條條巨大無比的金色雷鞭,朝著四面八方狂掃不歇,鞭撻不止。

    廣場上的陰煞鬼物望向高空,一個個恐懼不已,發出陣陣嗚咽之聲。

    十名紅袍鬼將,也是紛紛色變,面露畏懼神情。

    辟邪神雷對他們這等陰煞之物的天然壓勝,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蘇荌茜望向韓立的身影,美眸中異色一閃而逝,另一邊的靳流面色一真陰晴變化,似乎對于韓立突然展現出的實力吃驚不小。

    他們原以為這位“石道友”,最多也不過是一名保命手段不俗的金仙修士,可看其眼下展露出來的威力,顯然已經不是尋常太乙境玉仙可比了。

    韓立仰望高空,眉頭微蹙,眼中反而沒有了之前的輕松之色。

    “桀桀桀……”一陣令人牙酸的古怪笑聲,驀的從高空鉛云中傳了出來。

    萬鬼聞聲,躁動不已。

    “恭迎烏巢鬼王……”紅袍鬼將紛紛喝道。

    蘇荌茜與靳流聽聞這個名號,神色驟然一變,異口同聲道“怎么會是他?”

    對于他們的疑問,包括天水宗眾人在內的其他人,皆是一臉疑惑,他們根本從未聽說過金源仙域有這么一號……鬼物?

    “竟然是他?他不是應該待在仙獄中么,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韓立心中同樣疑惑不已。

    對于烏巢鬼王這個名諱,他其實并不完全陌生,當年知道奇摩子執掌仙獄之時,韓立就曾通過輪回殿收集過一些相關消息,其中就包括一些關押在仙獄中,赫赫有名的囚犯。

    這位烏巢鬼王便是其一。

    這時,高空中幾乎遮蔽天日的濃厚鉛云如同沸騰了一樣,先是一陣劇烈翻騰,繼而開始飛速收縮,最終徹底凝成了一團漆黑霧團。

    韓立目光一凝,望向那團黑霧,但見其幽深如夜,根本什么都無法看清,長時間注視之時,反倒有一種將要被吞噬進去的錯覺。

    他體內煉神術忙運轉而起,神色隨即恢復了正常。

    “小子,你很不錯,只可惜還沒有死,否則這十殿閻羅,本王倒是可以給你留一席位置。不過世事無常,說不定你下一刻,就死了呢?”一陣沙啞聲音傳出,那團漆黑霧團之中,走出來一道人影。

    韓立定睛一看,就見一名身材高大,身著儒衫,頭戴方巾的中年書生,從中走了出來。

    其容貌看起來頗為普通,眉眼之間卻帶有著一股讀書人特有的從容,身上更是干干凈凈,絲毫不見任何鬼氣,任誰看去也只會當他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讀書人,哪里會將之與那萬鬼之王聯系起來?

    韓立心中卻清楚,此人便是烏巢鬼王無疑了。

    據傳,當年那烏巢鬼王尚在人世之時,根本連修士都算不上,只不過是一名凡俗王朝儒家學子罷了,只是其屢試不第之后,逐漸對那已近沒落的王朝產生了怨恨。

    之后,那凡俗王朝經歷天災,時局不穩,烏巢便順勢而起,揭竿起義,其帶領的反叛大軍所向披靡,很快就將大半個王朝攻打了下來。

    只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叛軍的人數暴漲,糧草嚴重不足。

    為了解決糧草一事,烏巢也不知從哪里聽來的計策,竟喪心病狂的用了人飼之法。

    此舉一出,王朝近半人口淪為了烏巢叛軍的口糧,數十座城池被其吃得白骨累疊,幾乎與城墻等高。

    若不是王朝所在地域的仙家宗門都看不下去,違背不得干預世俗的準則出手,只怕不止那一個世俗王朝要遭受厄運,臨近數國都要被其整個吃空。

    卻說這烏巢兵敗貪狼谷,身死之后,精魂千年不散,硬是通過吞噬無數殘魂,化為了兇悍厲鬼,修為依次從結丹元嬰到了化神,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避過了無數次大小天劫,一路突破至煉虛,合體,乃至大乘。

    之后其又因各種機緣造化,成就鬼仙,并一步步修到了大羅境,成為了一名大羅鬼王,由于其性格暴戾,嗜殺成性,自然在整個仙界引起了一片血雨腥風。

    最終還是天庭出手,將其捉拿了回去,鎮壓在了仙獄之中。

    然而,從眼前的狀況看,此獠只怕早已經脫出了仙獄,卻不知為何被鎮壓在了此處?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