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劍陣通天
    韓立所化巨魔眼角猛一跳動,口中發出一聲大喝。

    其六只拳頭黑光大放,同時上面也綻放出耀眼星光,并往中間瞬間一凝,化為一個星光紋陣印在拳頭上,然后一搗而出。

    呼呼之聲大作!

    六團實質般的拳影脫手射出,上面黑光星光交織閃動,爆發出的力量波動更遠在先前的黑色拳影之上,射向半空的黃云。

    與此同時,時間法則晶絲所化的兩道金色光刃,青竹蜂云劍所化的雷電巨劍也隆隆一響下,化為三道巨大金光電射而出,斬向黃云。

    “轟隆隆”一連串驚天動地的巨響!

    六團拳影首先打在黃云上,炸裂而開,化為六團黑白相間的巨大光球,沖擊在黃云之上,而后兩道金刃和雷電巨劍緊隨其后,斬在黃云正中位置。

    黃云雖然堅固無比,但被如此輪番攻擊,不僅也劇烈翻滾,嗤啦一聲,有些艱難的被撕裂開來,露出里面的黃色大門。

    韓立眼見此景,面上一喜,正要催動金刃和雷劍巨劍轟向那黃色大門。

    但就在此刻,黃色大門隆隆晃動起來,猛然一亮之下,一層黃色波紋從上面爆發而出。

    兩道金刃,雷電巨劍如遭重擊,轟然倒飛而回。

    韓立身軀也是一震,向后倒退了兩步才站穩。

    就在此刻,黃色大門光芒大放,緩緩打開一道狹窄的縫隙。

    “轟”

    無數黃芒從大門縫隙內滾滾奔涌而出宛如天河斷裂,又好像天空星辰一起掉落。

    透過縫隙,可以看到大門里面是一片浩瀚的土黃色空間,無邊的的土黃色光芒澎湃著,浪潮般掀起、落下。

    每一縷黃芒都是精純無比的土之法則,幾乎凝成液體狀,朝著外面蜂擁而出,形成一道巨大的黃色漩渦。

    黃色大門上的劍形紋理閃動不已,那些奔涌而下的黃芒立刻化分裂而開,化為一柄柄土黃色石劍,密密麻麻不知多少道,盡數鋪天蓋地朝著韓立斬下,發出可怖的劍嘯聲。

    每一柄石劍上都銘刻了法則紋路,散發出沉重無比的土之法則波動,原本便沉重無比的空間,再次加重了很多。

    韓立眼見此幕,面露驚色,手中急急掐訣。

    其原本百丈高的巨魔身上黑光閃動,頃刻間縮小十倍,化為十幾丈高。

    時間靈域飛快縮小,化為數百丈左右,卻也濃郁了數倍。

    那兩道金色光刃此刻也飛回靈域,碎裂而散,重新化為一根根金色晶絲,在靈域內游走,使得靈域威能更增。

    如雨而下的石劍進入金色靈域,速度立刻大減。

    而韓立趁此間隙,六只手臂凌空一抓。

    倒射而回的雷電巨劍雷光一閃,化為六柄略小些金色雷劍,分別落在一只手中。

    他手臂一動之下,變得模糊起來,六柄雷劍也化為一片模糊劍影,交織成一片劍網,和那些如雨而下的土黃色石劍撞在一起。

    轟隆隆的巨響連續炸開,如雨落下的土黃色石劍被金色劍網絞碎。

    但是韓立身軀也是大震,尤其持劍的六條手臂隱隱作痛,面色不禁大變。

    每一柄石劍都蘊含著不弱的土之法則,而且極為沉重,每擋下一柄石劍,他都好像被一座巨山砸中一次,以《天煞鎮獄功》之強,也有些支撐不住。

    半空中的劍嘯之聲越來越響,更多的石劍飛射而下,讓他的壓力越來越大。

    “該死!這到底是什么劍陣!”韓立心中怒吼,全力催動《天煞鎮獄功》,青竹蜂云劍,還有時間靈域。

    金色劍網再次濃密了幾分,頑強抵擋著如雨而下的石劍。

    ……

    與此同時,距離石劍廣場外千余里處的高空中,兩道遁光并肩而行,從遠處飛射而至。

    遁光中人,正是蛟三和狐三。

    “方才那龜背妖魔實在皮糙肉厚,我以這后土大印鎮壓過后,竟然還能翻身逃走,其實力當真不能小覷。”蛟三眉頭微驟,說道。

    說話間,她忍不住抬起手,翻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那枚暗黃色的方形大印,只見其上方盤踞著一頭猙獰異獸雕像,下方的印文上則篆刻著“皇天后土”四個大字。

    方印之上看起來并無多少寶物華光,但其上卻有陣陣濃郁的土屬性法則之力傳遞而出,時不時便有一層層土黃色的光暈從表面激蕩開來。

    “你畢竟修煉的不是土屬性法則之力,勉強催動此印已是不易,想要鎮殺那本就以體魄著稱的玄龜一脈妖魔,自然不易。不過看他的樣子,應該也不好受。”狐三笑了笑,說道。

    蛟三點了點頭,正欲翻手將黃色大印收起,突然眉頭一蹙,目光落在了眼前越來越近的石劍廣場上。

    此刻的廣場上,劍氣繚繞,里面一片混沌,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這是……”狐三也是眉頭一皺,疑惑道。

    “這劍陣看起來很是不凡,似乎已經運轉起來了,莫非已經有人闖陣了?”蛟三也有些驚訝道。

    二人堪堪在石劍廣場邊緣處落下,遠處又有兩道遁光聯袂而至,藍元子兄妹二人的身形從中顯現而出。

    眼見蛟三兩人立于陣外,藍元子的眉頭不易察覺地挑動了一下。

    藍顏瞥了一眼那座劍氣繚繞的石劍廣場,以及后方的那座雄偉大殿,眉頭也是不由自主的緊皺了起來。

    蛟三兩人與他們對望了片刻,誰都沒有主動開口。

    就在此時,又有三道遁光落地,雷玉策,蘇荌茜和文仲三人不知何時匯合一處,此刻也趕了過來。

    雷玉策方一落地,目光就落在了已經運轉起來的劍陣上。

    只見他一步趕出,在廣場邊緣來回走動起來,滿眼的激動神色。

    “通天劍陣……文師弟,看到沒?這才是真正的,完整的通天劍陣……”雷玉策滿眼驚喜神色,傳音給文仲說道。

    “門中已經傳承失序的劍陣,這里竟然還有?”文仲目光一變,忙回道。

    “我鉆研通天劍陣已經不知多少年了,卻始終無法將其完整重現,想不到這里竟然真的還有完整的劍陣存在,看來門中一直流傳的傳說是真的,當年太歲仙尊是真的將通天劍陣的陣圖帶走,放在了這里。”雷玉策依舊難掩驚喜,傳音說道。

    “雷道友,你這是怎么了?”蘇荌茜不明所以,只覺得雷玉策此刻的神情有些古怪,遂上前一步,開口問道。

    雷玉策聞言,這才回過神來,收斂了心神,有些赧顏道

    “乍見宗門已經失傳的通天劍陣,有些激動難耐,失禮了,失禮了……”

    “你是說,眼前這座劍陣,正是那大名鼎鼎的‘通天劍陣’?”蘇荌茜聞言,也有些意外,蹙眉問道。

    蛟三等人聞言,神色也是陡然一變。

    通天劍陣的得名十分有意思,并非是因其出身通天劍派而得名,相反的,通天劍派之所有得了“通天”之名,正是因為其立派根源,便在于這通天劍陣上。

    可以說,正是因為有了通天劍陣,才有了通天劍派。

    所以,由此也可知道,這通天劍陣對于通天劍派來說,有著何等重要的意義。

    作為通天劍派的鎮宗劍陣,其殺力之大自然非比尋常,對于修煉之人來說,越階殺敵不在話下,其珍貴程度也可想而知。

    “雷道友,看這劍陣架勢,里面必定已經有人在破陣了,我看事不宜遲,你還是盡快破開此陣,若是被什么妖魔捷足先登,可就不美了。”蛟三開口提醒道。

    雷玉策聞言眉頭一皺,遲疑了片刻,正要說話時,臉色忽然一變,扭頭朝后方望去。

    與此同時,蛟三等人的神情也是微微一變,望向了那邊。

    只見高空之中烏光涌動,黑霧漫天,七八道人影裹挾其中,飛射而至。

    這些人影當中,大部分都生的極其猙獰古怪,正是之前從各個祭壇當中,逃出來的幾頭為首妖魔。

    除了銅獅妖魔,白骨妖魔和血手妖魔之外,還多出來了兩個新面孔。

    其中一個身高十丈,通體烏黑,頭上生有龍角,身上附有龍鱗,背后卻背著一只巨大的青黑龜殼,上面密布著一道道十分古怪的各式符紋。

    只是在龜殼邊緣上,生有一道三尺來長的裂痕,邊緣頗為銳利,看起來像是新傷。

    此妖魔方一落地,目光就落在了蛟三身上,眼中神色頗為怨毒。

    很顯然,其身上龜甲上那一道嶄新的裂痕,多半就是之前被蛟三以后土大印所創。

    另一個妖魔身形與其余幾個相比不算出眾,體態容貌也沒有他們幾個那般古怪,其面容幾乎與人族一致無二,只是雙目呈現幽綠之色,鼻梁高挺,鼻頭彎折如鷹鉤,一雙白眉斜飛入鬢,看起來頗有些陰梟氣質。

    這鷹鼻妖魔的目光落在了藍元子兄妹身上,面色雖然如常,可眼底深處卻潛藏著蓬勃殺意,顯然他們之前在那處祭壇那里也起過沖突。

    眼見對方惡狠狠地望了過來,藍顏也不示弱,嗤笑一聲后,手腕一轉,掌心中就多出來了一根翠綠色的手杖,長著一根根柳條般的翠綠枝條,散發出強烈的木屬性法則波動。

    鷹鼻妖魔一見此物,目光一縮,臉頰微微抽搐了一下,顯然對其頗為忌憚。

    蛟三目光從五頭妖魔身上一一掃過,最終卻落在了另外兩人身上,他們周身并無妖魔氣息,顯然不是妖族,卻明顯是這一行人中的領頭人。

    那兩人不是別人,正是奇摩子和熊山。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