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權國 > 3817 意志與野心(十一)
    “是雷神,帝國雷神!”

    “我們被困住了“

    “轟轟轟!”

    亞丁第十六兵團長司塔法在一連串的雷神打擊下臉色鐵青,他將六千部隊以中心王殿為中心布置,是做的將帝國軍隊拖入巷戰的打算,撒密度大綠洲不像作為門戶的波卡大綠洲,還有一個白沙坵,撒密度大綠洲周邊都是一眼能夠看到大地邊線的開闊沙地,帝國軍隊以遠程弓弩震懾整個歐巴羅,往往大軍推進之前,就是一片片密集的讓人頭皮發麻的箭雨把對手直接打翻,然后再以騎兵展開突襲,步兵集群隨后猛撲,不知道多少歐巴羅大陸名將就這樣生生被沖垮,被拖死

    跟帝國軍野戰爭奪是打不贏的,司塔法將部隊以建筑物林立的王殿為中心布防,在布置上也體現出相當的軍事素質,只是司塔法做夢都沒想到,帝國軍隊竟然能夠把沉重的雷神炮帶來,僅僅這一點,就可以看出帝國軍隊為了此次作戰動員了何等規模的運輸力量

    “注意,帝國軍隊進城了!穩住!”

    亞丁步兵隊長們的喊聲此起彼伏,密集的人群當中。突然就騰起了一團團的煙柱,六千多名亞丁士兵擁擠在以王殿為中心的六七百多平方米的范圍內,隨著騰起地煙柱落下,人群就多了一個缺口“轟隆隆”步兵隊長們的聲音再次戛然而止,被猛烈的爆炸聲所覆蓋,炮火從前面犁到后面,彈片四下呼嘯飛舞,每一聲爆炸,就騰起一團血肉,猛烈的炮火沒有絲毫停滯的跡象。轉眼間炸開了中心王殿外的阻擋建筑,每一次爆炸,就是將破木頭和血肉一起掀上半空。亞丁人所設的鹿線眾深足有百米左右,這一下就被清除了半數,卻也還剩下幾十米。層層疊疊的都是木樁木架土石障礙。亞丁人躲在這些木架子后面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帝國軍隊開入大綠洲,前面的士兵紛紛將這些阻擋物扯開,性急的就從上面翻越過去,成百上千的帝國弩手瞄準了前方亞丁人的防線微微顫動,呼呼呼,雷神炮彈再次襲來,頓時在對面閃起一排排大大小小的火光!在障礙里面掙扎的亞丁士兵就象突然被雷劈中

    “啊啊啊”火團如同被擠壓的西瓜一樣,啪的爆開,亞丁士兵抖動著倒下一大片。慘叫聲也不可遏制的響起,橫七豎八,到處都有一頭栽到的人。亞丁人也真是有股狠勁兒。只要軍官沒有逃跑,這些士兵都沒有逃,這讓看見這一幕的帝國士兵也有些欽佩

    “果然不愧是前身在亞丁與埃羅帝國大戰期間,以四千兵力硬抗埃羅皇帝麾下八千禁衛軍猛攻三日的亞丁王國第四軍,戰損三分之二,依然拼死不退的亞丁王牌部隊“

    從瞭望鏡里邊審視著戰斗的拉姆拉克深吸了一口氣,親眼看見了超密集的人流在深遠的鹿區域內掙扎,死的人一片一片的,已經無法估算。但是還有更多的人氣喘吁吁地向后退,亞丁人將所有士兵布置在障礙之內。眼看得沖過去的人:經密密麻麻的布滿在對面大綠洲的位置

    城內竟然還挖了一條壕溝,壕溝前面是有一道薄薄的鹿掩護,用來阻止帝國士兵的沖擊。尖銳地木樁成三角狀深深地砸進地上。

    亞丁人在大綠洲駐扎了十萬兵力,并不是什么保密的事,甚至那個部隊的指揮官,人數,兵種配給都相當詳細,而撒密度大綠洲的駐扎部隊亞丁第十六兵團,更是威名赫赫,雖然是一只后來從新整編的部隊,但論及戰斗力,絕對在十萬大綠洲駐軍中也是相當有名的,有鋼壁鐵衛兵團的稱號,如果不是這樣,拉姆拉克也不會寧可多等上三個小時的時間,等到將帝國雷神拉到位置才發起進攻,而亞丁人的布置也證明,對方的亞丁指揮官非常聰明的避開了與帝國軍野戰的弱勢,而是選擇了更加能發揮出亞丁軍隊戰力的巷戰!

    其實對于普通亞丁士兵來說,是根本就沒有地方可以躲避這些如流星一般亂炸的雷神彈,后面的王殿更是一個突出的活靶子,躲在這里的亞丁士兵耳邊全都是雷神彈從自己頭頂呼嘯而過的聲音,可想而知,后面王殿方向比自己這邊慘多了,這里不是帝國雷神照顧的重點區域,五發雷神彈只有一發落在這邊“穩住!,不要亂!”亞丁軍官手中的指揮刀仍然筆直向前,前面在爆炸中趴在地上地軍官和士兵紛紛爬起來,被炸出空缺的位置,立即就有人滿臉堅毅的自動上前補上位置

    “南面,南面發現大量”

    “西面,西面也被堵住了!”

    “殺上來了,帝國軍隊殺上來了

    一面面幾乎沒見過的旗幟密密麻麻的從大綠洲入口位置涌入進來,旗幟下面是黑壓壓一片,人潮一般的長線,完全看不清有多少人,,只知道所能看見的范圍都是無數的雪亮的長槍朝天,在暗淡的天色下,依然閃動著亮光,黑色的鎧甲遠遠看去,就像一片閃爍著黑色寒光的密林,一排排的鋼鐵大盾,也從幾個方向樹立一道道盾墻,盾墻后面完全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絕對超過目前亞丁軍隊的人數,帝國軍隊在開始準備總攻了

    “我軍這樣死守,最終結果除了被帝國軍隊用雷神全部炸死,不會有其他可能!”亞丁軍官們在動搖,帝國雷神的可怕威力讓他們堅守之心在動搖,帝國軍的弩射手也打得士兵堆當中不斷濺起血花,慘叫聲連天接地。有的亞丁軍官大聲下令,組織起弓箭手射擊,但是帝國弩的射程明顯要比亞丁復合弓的射程遠,看著箭簇最終輕飄飄的落在距離帝國軍隊二三十米的前方,亞丁軍官發瘋一般的用手中佩刀猛砍在前方的木樁上,

    帝國軍隊在遠程上占據了絕對壓倒性的優勢,面對如同金屬瀑布一般飛撲而來的帝國箭簇,面對狂轟亂炸的帝國雷神,亞丁軍上下都感覺自己死守王殿就是巨大的錯誤,帝國軍隊的遠程武器實在是太強大了,帝國軍隊僅僅使用雷神就能夠將整個王殿地區夷為平地,而完全不需要動用步兵強攻,就在司塔法還在猶豫的時候,位于王殿最高鐘樓位置的瞭望哨傳來讓亞丁人臉色突變的消息

    “大人,帝國軍隊在王殿西南面三百米外的沙丘上正在布置投石器!”

    “投石器!”

    那名亞丁軍官看見兵團長司塔法身軀一顫,臉色一下變得極為難看

    看見帝國雷神時,司塔法還沒有動搖堅守的決心,可是聽到投石器卻是露出猶如聽到洪水猛獸般的神色,帝國軍隊就地砍伐樹木建造投石器不可怕,可怕的是,帝國軍隊有好幾種搭配投石器使用的可怕武器,其中最為臭名昭著的就是帝國燃燒彈,帝國雷神雖然爆炸猛烈,造成了相當的傷亡,但畢竟還是有可以躲避的死角,可如果帝國軍隊對中心王殿使用燃燒一切的燃燒彈,自己的這六千人怕是沒一個能夠活下來!

    “傳我的命令,各中隊集結,準備突圍!”

    司塔法目光掃看了一眼已經全黑下來的天空,手指猛的握緊,帝國軍隊能夠將沉重的帝國雷神都運來,那么燃燒彈也一定是帶了的,“呼啦啦”夜風劇烈的刮過空曠的大綠洲,中心王殿濃煙滾滾,閃爍的火光中,亞丁軍隊開始悄然聚攏,越聚集越多,黑壓壓一片,一道爆炸的雷神閃光,照亮了司塔法冷峻的臉,濃黑的眉毛下,目光深邃的猶如夜空的感覺,此時突圍,六千人能夠活下三分之一就是謝天謝地,可戰死總比活活燒死的好,而且帝國軍隊方面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會突然放棄王殿防御趁夜突圍,這大大增加了自己突圍成功的可能

    “大人,已經準備完畢”

    一名軍官向司塔法報告,黑夜,就連夜風都變得凄凄瀝瀝,前方,進攻的帝國軍隊在半個小時前就停止了進攻,而且開始拉開與亞丁軍隊的距離,這是即將展開燃燒彈攻擊的前兆,燃燒彈的威力太過猛烈,而且大火一起,就算是靠的太近的帝國軍隊也會被波及到,

    空氣中,似乎已經提前彌漫著燒焦的氣息

    司塔法冷峻的轉過身來,跨上身后的戰馬,向北突圍,雖然距離下一個大綠洲還有八十里,但這是唯一可能活下去的選擇,他目光掃過身后黑壓壓一片士兵,神色復雜,六千士兵只剩下眼前不到四千人,最后還不知道最后能夠有多少人活著抵達下一個綠洲,

    “為了亞丁的榮耀,所有人跟上我”

    司塔法拔出佩劍,歷聲喊道,第一個沖入眼前的主道路,猶如無聲的黑色長線,亞丁士兵緊隨其后,越過前方一道低洼地后,來自側面響起密集的聲音,鋒芒畢露,就像在黑夜里中,突然翻起的一片光明之河,馬蹄轟隆,大地顫抖,“有帝國騎兵埋伏!”凄厲的報警聲,帶給人撲面而來的冷冽,馬蹄的崩裂就如暴風掠過大地,就看到一片戰刀如雪。猶如鷹翼一樣展開的帝國黑甲騎兵沖擊線,突然如雪崩般借著地面起伏弧度俯沖而來

    “上當了!”

    司塔法腦袋里第一個想到,帝國軍隊是不可能使用帝國燃燒彈的,因為燃燒彈的破壞能力太強,一旦點燃,完全沒法控制,整個大綠洲都會變成一片火海,而帝國軍隊想要在大綠洲立住腳,就絕對不會對大綠洲實施毀滅性打擊,否則,帝國不但會自己毀了所取得的大綠洲,而且還會因為這場毀滅性大火,成為整個大大漠的死敵!所以帝國軍隊布置投石器,要么是裝裝樣子,要么就是將自己從中心王殿逼出來,帝國軍隊早就張開了口袋,就等著自己轉進來!

    馬蹄聲轟然翻卷,怒吼聲、廝殺聲、金鐵相擊的各種聲音同時沸騰,帝國鐵甲騎兵在近距離內猝然發力發動的截殺,就算是歐巴羅的重甲步兵也擋不住,而因為天氣炎熱的關系,亞丁軍隊在大綠洲的駐軍大部分都是輕裝步兵,

    在大綠洲能夠并行四匹馬的主干道路上,突圍而出的亞丁士兵完全來不及躲避,帝國騎兵猶如高速飛馳中的鐵錘,一下就在亞丁士兵群里邊炸開了火

    最前端的披甲騎兵手執騎槍和盾牌,如同一枚尖銳的釘子猛地撞入眼前亂流一般的人群里邊,

    ”啪啪啪”,飛揚起的馬蹄狠狠將前面的人撞飛出去,鋒銳刺槍,大片閃光

    剎那間,猶如一道道鋼鐵重錘在撞擊在炸開的火星,在這一刻,無數的武器撞在一起,盾牌,馬甲,長槍,帝國戰刀,伴隨著扭曲的金鐵刮擦聲,

    披甲較輕的突擊帝國騎兵緊隨其后,在沖開的人群缺口力,立即如分割線一樣將散開的亞丁士兵砍翻,馬蹄之下,人頭翻滾,位于后面的亞丁人都還沒搞清楚是什么情況,帝國騎兵的巨大的沖擊力迅已經將前面的人兇猛踩踏在了地上,整隊的亞丁步兵就如密密麻麻的鴨子一樣,轟的一下帶著血漿傾倒在地,沖入人群里邊的黑甲騎兵實在是太多了,到處都是亂砍的寒光從頭上落下來,一名步兵隊長因為盾牌稍微抬起的角度高了點,鋒銳的帝國騎兵長槍就刺入了他身上的鐵片,痛苦的發出一聲吶喊,數支騎兵長槍就順著他的聲音,從他鎧甲薄弱的背部透出帶血的搶尖,這名步兵隊長目光呆滯尸體被戰馬一下撞出去幾米遠,他麾下的士兵被黑色如潮的披甲騎兵直接淹沒

    “第二次沖鋒準備!”

    沖擊亞丁軍隊的是兩千名帝國騎兵,帝國第十一騎兵旗團長斯蒂芬索斯在沖過人群后五十米后,猛力轉馬,騎兵們重新整隊,脊背開始灌滿了力量,最前端的兩百名身穿重甲的帝國重甲騎兵,全身上下已經完全被血肉染紅,馬蹄沉重的踏進撒密度大綠洲松軟的沙土,發出啪啪的脆響,長長的重騎兵長槍整再次齊并排放下向前,凜凜寒光如雪,隨著斯蒂芬索斯的吶喊聲,帝國重甲騎兵的隊列再次開始躍動向前,鐵甲洪流猶如死神的鐮刀一般,收割向亂成一團的亞丁人

    血霧已經不是一簇簇的濺起了,而是在一團一團,仿佛噴涌一般彌漫

    筆趣閣 www.nskcvm.live 更新速度最快!
一波中特猪在家是什么生肖